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四一章:主唱杀手
    又一曲终了,江一鸣照着乐谱依然弹得非常顺利。

    舞台一暗,专门给果儿更换演出服饰留时间的舞者上台的同时,后台工作人员也把江一鸣给拉了回去。

    江一鸣:“我完事了?”

    余东来:“没有,下一首只有钢琴伴奏,你跟着他走就行。”

    “只有钢琴伴奏?”江一鸣一愣,刚才有其他乐器中和,再加上他没有尽全力,以及用的不是专业钢琴,这才没让殿堂级的效果太夸张。

    “一会效果要出来了,我可是收不住的哟。”

    “你这意思是刚才还没出全力?”余珊珊蹙眉,但看江一鸣挤眉弄眼的样子,顿时就把担心给抛之脑后,冷哼着扭过头去。

    江一鸣跟着工作人员来到了舞台的正下方,这儿有个升降台,升降台上放着一台钢琴。

    旁边,果儿已经换好了演出服,上面贴着亮片,在灯光下一闪一闪的极为好看。

    她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站到了升降台上。江一鸣也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抱着系统喵上去。

    “哎,猫!”

    江一鸣把系统喵往钢琴上一放,“请叫它黄总大人。”

    “……不是啊,你把猫给我。”工作人员急道。刚才你在乐队那边不显眼也就罢了,现在你和果儿上去就等于独角戏,万众瞩目还带只猫?

    “没事,战神上拳台都带着它,在说小猫也挺可爱的。”果儿开口甜甜的说道。

    工作人员还想说什么,就听步话机里传来秦威的喊声:“上上上!舞者退场了。”

    那怎么办?上呗。

    工作人员退开,操纵升降台把果儿和江一鸣,以及系统喵都送了上去。

    舞台上,观众看到果儿出现,都大声的欢呼着。

    果儿拿着话筒道:“接下来的这首歌,很欢快,就像我现在的心情一样。因为,为我伴奏的,是龙国功夫的骄傲,战神,江一鸣!”

    江一鸣顺势向大家挥了挥手。

    现场的观众,不管认不认识江一鸣的都是一愣。

    只不过不认识的愣得久一点,心里都在嘀咕:这货谁啊?还战神?龙国功夫弹钢琴?玩呢?

    而认识,或者听说过江一鸣的粉丝就激动了。

    “江一鸣!真的是战神?”

    “是他是他就是他,我认得那只猫!”……尼玛,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英雄小哪吒也比这强嘛。

    “战神还会弹钢琴?”

    “战神词曲双绝,弹个钢琴算毛线。”

    “主办方牛啊,把战神请来给果儿撑场子。”

    听见认识江一鸣的观众这么说,不认输江一鸣的观众可就不乐意了。

    什么叫给果儿撑场子?他一个打拳的武夫,果儿还需要他来撑场子?

    “一个打拳的,行不行啊?”

    “就是,天天捏着拳头还弹钢琴,手指头够不够灵活啊?”

    “可别拖果儿后腿。”

    不管观众如何议论,在可以容纳一万八千人的会场里面,他们这点议论声,根本影响不了什么。

    舞台上,江一鸣的手指轻轻放在琴键上面,然后深吸口气,十指联动,欢快的琴声,顿时通过喇叭,在会场中回荡起来。

    没有其他乐器干扰,哪怕江一鸣未尽全力,也在瞬间抓住个所有人的注意。

    然后随着旋律,所有人都被征服,欢快的琴声,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喜上眉梢。

    “喂~喂~”江一鸣弹着琴,小声提醒道:“该你开唱了,傻盯着我做什么?”

    果儿这才回过神来,赶忙找了个空隙加入进去。

    但此时,所有人都如痴如醉,有没有她的歌声,已经不重要了。

    就好像音乐和歌声颠倒了主次一样,歌声虽大,只是点缀。大家主要欣赏的,是琴声。

    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安静的聆听着,生怕打扰了这一份意境。

    他们仿佛置身田野,听着虫鸣蛙叫。他们又仿佛身在花丛,眼看蝴蝶飞舞。

    太静了,现场只有琴声和果儿的歌声,慢慢的,就连果儿的歌声也停了下来,她的潜意识仿佛在告诉她,停下吧,别去破坏著完美的演奏。

    也不知何时,在没有人去协调,没有人去带动的情况下。

    所有人,包括舞台上的果儿,身子都随着旋律,有节奏的摆动起来。

    而江一鸣,此刻也沉浸在情绪之中。

    他闭着眼,用心去感受,去掌控着一切。

    在这音乐的世界里,他就是王者,他能用旋律,征服一切……甚至包括他自己!

    当当!

    连续两声重音,江一鸣有感而发,自主的变动了曲调,欢快的琴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激昂的琴声。

    我将扼住命运的咽喉,我将掌控自己的命运!

    这是一首英雄意志战胜宿命,光明战胜黑暗的壮丽凯歌。

    没错!

    它就是贝多芬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c小调第五交响曲。

    又名。

    命运交响曲!

    旋律刚刚开始,就调动了所有人的情绪,那排山倒海般的节奏,就仿佛让人们置身战场,面对着千军万马的敌人,人们无所畏惧!

    因为这激昂的旋律,让人们有着必胜的决心。

    向前!向前!向前!

    不管战斗有多么惊心动魄,但胜利,必将属于我等!

    接着,旋律变得抒情,温柔而优美。

    但很快!琴声又回到不安的旋律之中。

    激昂,抒情,琴声在这两种对立的旋律中无休止地反复,调性不断转换,力度不断加强!

    人们看见了,还是那个战场,它又出现了,敌人好像杀之不尽,战斗好像无穷无尽。

    人们明白了,抒情的旋律,它抒发着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渴望与追求。

    那个战场的名字,叫生活。

    这就好像无数革命先烈一样,他们堵着抢眼,撑着炸药包,慷慨激昂的向战友们喊着:“为了新中国,向我开炮!”

    不知何时,江一鸣也被旋律所感染,小时候看到这种情节都不成伤感的他,今日回想起来,却泪流满面。

    他双手不停飞舞,因为速度太快,都仿佛带出了残影似的。

    不安的旋律多了起来,节奏也变得快了起来,四周好像一片黑暗,再无光明,战斗,最终还是,输了吗?

    不!

    当人们以为最终将会被生活打败的时候,琴声骤然一顿,变成了雄伟壮丽的凯旋进行曲,和弦饱满有力,旋律积极向前。

    胜利了?

    胜利了!

    不断高涨的琴声,汇成了欢快的海洋。哪怕其中又插入了不安的旋律,但这不过是敌人苟延残喘的声音,它阻止不了人们的胜利!

    生活不能让我低头!生活不能让我屈服!我要战斗!我终将战胜生活!

    一曲终了,琴声绕梁。

    全场寂静,只有粗重的喘息。

    现场每一个观众,心里都燃烧着一团烈火,久久无法平息。

    江一鸣也双手悬空,闭眼体会着这一切。

    好一会过后,现场才有人反应过来。

    当第一个掌声响起,下一刻,全场起立,掌声如雷。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表达最高的敬意。

    张一鸣在掌声中站起来,向观众们致意:握草,一不小心就喧宾夺主啦。

    而在后台,同样在鼓掌的余东来也猛然回过神来:尼玛的……主唱杀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