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四零章:救场你别后悔
    演唱会已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现场可以说是高c迭起。

    别看果儿走的路线是乖乖女,青春可人。但演唱会的歌明显是有专业人士安排过的。

    那里应该平缓,那里应该起伏,那都是考虑到了的。

    而且江一鸣严重怀疑,现在观众里面,多半有余东来安排的职业粉丝。

    就是那种尖叫加100,流泪加200,昏迷加500的那种。

    现场气氛在这些人的带动下,那是相当的嗨皮。

    轻柔缓和的歌曲,荧光棒在他们的带动下左右挥舞。

    轻快愉悦的歌曲,全场粉丝在他们的带动下跟着舞动。

    每当两首歌曲之间的空档,果儿和粉丝们互动的时候,他们就放声尖叫,大喊果儿女神我爱你之类的话。

    而一旦果儿向着某个方向挥手时,那个方向必然有职业粉丝嗷的一声昏迷过去,然后被人拖去领钱……

    这时,江一鸣很明显看到果儿抬手扶了扶耳机,似乎听见什么不好的消息,微微蹙眉。

    但她并没慌乱,继续和现场的粉丝聊天互动。

    江一鸣想了想,拉着余东来耳语道:“好像出什么问题了,你最好去看看。”

    “不会吧?”余东来没有江一鸣的眼力,还浑然不知。

    余珊珊在旁边恰好听见,也道:“好像是出了什么问题,刚才果儿的表情明显不对,而且你看乐队那边,少了个人。”

    演唱会大多还是现场奏乐的,只不过因为主角是果儿,观众们也不会去在意乐队,所以乐队的位置都安排在不引人注目的地方。

    先前余珊珊就注意到了,只不过没有在意,现在被江一鸣这么一说,她才警觉倒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不会吧?”

    余东来话是这么说,但还是起身,和余珊珊一起绕道去了后台。

    到了后台,后台的工作人员马上问好,余东来见人人眉宇间都带着阴云,不由道:“什么情况?”

    余珊珊道:“果儿在台上互动的时间已经超标,是不是乐队出了问题?”

    “余总,余小姐……”秦威擦着汗水道:“是键盘手肚子痛,已经痛到昏厥了,可能是急性阑尾炎。”

    “我不管他是什么炎,你是现场指挥,没准备后备方案吗?”

    “我……”秦威额头的汗水更大了,擦都擦不完,很明显是没准备后备方案,但他脑子转得也快,“我已经让人去弄歌曲,可以放唱片……”

    “唱片?那就是假唱喽?”

    “不是,是……”秦威本想说是用唱片的配乐,但转念一想,配乐有了可唱片里的声音怎么办?

    果儿要唱现场的话,那就是两个声音,而果儿对口型的话,唱片里的声音和现场声音又怎么能一样?

    秦威不敢再往后说,但他是现场指挥,又不能不说,只好硬着头皮道:“余总,现在只能这么办了,剩下的歌曲不多,应该能行。”

    “能行?我记得还有首单独钢琴伴奏的歌没唱吧?删了?”

    “这……延长果儿何观众的互动时间,拉长每首歌中间的间隔,可以。”秦威也是骑虎难下,只能先这么弄了,不过今晚之后,他恐怕得重新找工作了。

    这时,余东来突然一拍脑门,风风火火的冲出后台,又绕回了贵宾席上。

    “江老弟,快,跟我来。”

    “干嘛啊?”

    “救场如救火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江一鸣莫名其妙被拉到了后台,余东来这才道:“听小王说,你会弹钢琴,而且还弹得很不错。”

    “一般般啦,乐队出问题了?”

    “是啊,你上?”

    “不好吧?”江一鸣倒不是胆怯,而是他除了自己写的,已经听过的钢琴曲外,别的歌都不会啊。

    “救场如救火啊老……老大。”

    看得出余东来也真是有点捉急,老大都喊出来了。

    但江一鸣还是扭捏道:“果儿要唱的歌里面,大部分我都不会啊。”

    话刚说完,秦威刷的就递了份乐谱过来。

    “呃……”

    “照着弹没问题吧?”余东来急问。

    “没问题倒是没问题,可……”江一鸣当然没问题了,开玩笑,钢琴殿堂级实力,能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就行,互动时间早就严重超标了,就当帮老哥一忙。”余东来边说边把江一鸣往舞台上推。

    江一鸣回头道:“行,算你欠我的人情啊?还有,你别后悔。”

    “你不会弹得很烂吧?”余珊珊怀疑道。

    余东来拉住女儿,你管他烂不烂的呢?他敢上台,再烂能烂到哪儿去?更何况他写歌写得那么好,再烂也有三斤钉嘛。

    “爸。”余珊珊挣扎道:“他还带着猫呢!”

    “啊……”

    江一鸣上了舞台,走到自己的位置,把系统喵放在键盘上面,翻了翻乐谱,回头冲乐队的吉他手道:“该那首歌了?”

    吉他手:“……”

    准备完毕,秦威抓着话筒,“可以开始,可以开始!”

    舞台上,果儿赶紧结束了互动,“下一首歌,童话镇,送给大家。”

    哦~童话镇啊,老子不看乐谱倒着弹都行。

    江一鸣丢开乐谱,这让后台的秦威看见后,又是一背的冷汗,手都悬在控制台上面了,就等江一鸣那边出声,万一有问题的话,那就把键盘手的收音降到最低。

    不过当音乐出来后,秦威愣了,悬在控制台上的手收了回去,这弹得……可以啊。

    余东来也松了口气,还好没出岔子,词曲双绝的人物,怎么可能弹不好嘛。不过他刚才说让我别后悔……是什么意思?

    余珊珊也在想这个问题,不过她认为,江一鸣现在没出岔子,那完全是因为童话镇是他写的,他熟。

    等一会弹不是他写的歌时,多半就要出问题了。

    不过还别说,这家伙人品虽然不咋地,还挺多才多艺。

    问题解决了,后台的人也都松了口气,听着优美的音乐,不由的,就陷入了和现场观众相同的意境之中。

    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放佛音乐声中蕴藏着一种魔力,能将人带入美好的环境之中。

    随着音乐,人们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无忧无虑的,快乐极了。

    但随着果儿唱到歌词中间,人们又没来由的生出一丝感伤,接着才是一幕幕生活的无奈侵袭过来。

    直到进入后半段,无形之中的坚持和坚定,又将人们从无奈的泥潭中拉扯出来。

    虽然身处泥泞,但远方依然光明,只要坚持不懈,必能通向幸福的彼岸。

    一曲终了,现场竟出奇的安静,大多人眼眶里还闪烁着泪光,但眼神坚定至极。

    我把自己唱哭了?

    果儿被万众瞩目着,最先回过神来,脸上痒痒的,她抬手一拭,竟然是泪!

    这时,现场才掌声如雷,而且不是被直接粉丝带动的,所有人都是发至肺腑的。

    后台,余东来握拳一挥,“这小子,可以啊,比刚才那键盘手弹得好多了。”

    余珊珊也往乐队了那边望了一眼,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还有种不详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