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三三章:说服苏海
    “特赦令?”何常军惊愕了声。

    江一鸣顺势解释道:“是啊,一份是给虎哥徒弟的。当时洪家鼎威胁我们打假拳,就把虎哥的徒弟,还有我的亲人都绑了起来,这里面还就叶知秋没被抓住,但他和歹徒搏斗的时候,错手把歹徒给杀了。”

    “那就是防卫杀人嘛,正当防卫致人死亡,不需要负刑事责任。”总理道:“还有份给谁?”

    这算几个意思?直接定性了?

    好像不对,总理说正当防卫致人死亡,不需要负刑事责任。那民事责任要不要负?防卫过当又怎么算?

    江一鸣脑子里快速略过几个疑问,但他对叶知秋杀人的过程也不清楚,所以也不好追问太多。

    反正总理都开口了,叶知秋最多算防卫过当,进去也就坐几年班房而已。

    “还有份,我想替洪家鼎的手下要。洪家鼎有犯罪事实,但一直缺乏他的犯罪证据,如果能从内部瓦解……”

    这应该由公安系统那边处理吧?不过由你江一鸣来说也无可厚非,毕竟你和洪家鼎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死局了。

    总理沉声道:“开外围操纵拳赛,损坏龙国形象谋取个人私利,这种社会毒瘤,早就该挖了。”

    好!这事成了。

    江一鸣大喜,又聊了几句后,总理要忙工作,就中断了今天的谈话。

    跟着,江一鸣死皮赖脸的,愣是在周红兵哪里讨了个少校军衔,这才屁颠屁颠的告辞。

    当然,药膳的配方还是要留下的。在江一鸣看来,这就是交易嘛。

    等江一鸣离开后,何常军对正看着电脑的周红兵道:“你怎么看?”

    周红兵正在看江一鸣写的,将八极拳全民推广的计划书,呵呵笑道:“小江挺聪明,但大多是些小聪明。这计划写得不切实际,想让国家帮他推广八极拳,还是全民推广,这怎么可能?龙国的传统武术那么多,一碗水端不平怎么行?”

    “老周,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周红兵合上电脑,“你我是军人,保家卫国才是我们的本职工作。”

    ……

    江一鸣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计划书有些眼高于顶的想法,毕竟在他看来,以目前龙国传统武术的形势,以及他身怀系统对八极拳的发展优势。

    国家大力推广八极拳,那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嘛。

    更何况弘扬八极拳是他的任务,这玩意想久了,自然就潜移默化了。

    不过,做人得靠自己这话,江一鸣也是明白的,他也一直坚持着这个信念。

    所以就算国家不方便帮忙推广,他也不怕。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有专营权的,而且还挂着宁京军区武术总教官的军职,这已经就是国家的大力支持了嘛。

    要是有这两样还不能把八极拳发展壮大,那江一鸣还不如找豆腐把自己拍死算了。

    目前最要紧的问题都搞定了,江一鸣坐在车上倒是放松了不少,挠着系统喵的下巴,小声道:“看看任务进度。”

    系统喵两眼放光,投出只要江一鸣才看得见的全息投影。

    “握草,完成度百分之十了!”

    江一鸣大喜,没想到一战封神的效果居然这么好,可惜这一战关注的人仍不太多,不然就……哎,说到底,打拳这种事,依然属于小众娱乐项目。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正想着,电话响了,江一鸣掏出手机一看,是陆局长打来的。

    陆建平来电要说的,自然和洪家鼎有关。

    洪家鼎在东海财雄势大,请得起大律师,给得起保释金。目前要抓他的证据本来就不足,是以协助调查请到公安局的。

    眼看着48小时的时间就要到了,所以陆建平打电话来跟江一鸣说一下。

    而且他消息还挺灵通,说江一鸣现在是宁京军区的武术总教官,洪家鼎肯定不敢来找麻烦,不然随便带两车战士,就把洪家鼎给突突了。

    江一鸣听得直翻白眼,别说带人去突突洪家鼎了,真要敢那么敢,第一个被枪毙的就是他。

    “这样陆局,你先别放人,我来试试。”

    “你?”

    “试试嘛,万一瞎猫碰见死耗子呢?”

    “那行吧,剩下时间不多,我等你。”

    挂了电话,江一鸣马上让开车的战士更换目的地,用最快的速度去东海公安局。

    军牌小车飞驰而去,不多久就到了东海公安局。

    江一鸣下车飞奔上楼,见过陆建平等人后,直接提审苏海。

    “呃陆局,录像是不是可以关了?”江一鸣道:“我又不是专业人士,如果说服不了,录了没用。如果说服成功,那到时候再录嘛。”

    陆建平点头,旁边的干警就把录像给关了。

    江一鸣把系统喵留在了单向玻璃后面的这间房里,防人之心不可无嘛,万一由开了录像,系统喵也可以示警一下。

    先到审讯室里坐好,就听喇叭里传来陆建平的声音。

    “小江,你坐反了。”

    “啊?”江一鸣赶紧一扭屁股,转向180度重新做好,不过感觉怪怪的。

    陆建平捂着脑门道:“我是说你坐嫌疑人位置上了。”

    ……汗。

    赶紧起来,坐到对面的位置上,就说怎么怪怪的,怎么会背对着……

    刚刚坐好,苏海被人给带进来,不同于洪家鼎,公安局掌握着他一些犯罪证据的,所以他手上带着手铐。

    不过除了手铐和服饰外,苏海看起来到和平常没什么不同,脸色依然挂着笑,看起来还是和热情的保险人员差不多。

    “没想到我俩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后,江一鸣首先开口了,“鼎爷这次玩得太大,必须有人出来顶,看起来好像是你?”

    苏海脸色毫无变化,靠着座椅望着天花板发神。

    “我打姜志勋的那场,你看了吗?”江一鸣换了个话题。

    “看了,很精彩,很厉害。”苏海还是望着天花板。

    “而这种厉害,是可以速成的,方法我已经献给国家,知道我刚去见了谁吗?”

    苏海微微一僵,看着江一鸣道:“谁?”

    “不重要,反正现在我和鼎爷是死局,不会因为你出来扛,他就没事。换句话说,你的牺牲,没有意义。”

    苏海眉头微皱,双拳紧握。

    江一鸣揉了揉鼻子道:“所以,鼎爷倒台只是时间问题,他就像尿壶似的,用得太久,太脏太臭。家里都有独立卫生间了,谁还会留着尿壶?更何况还是有脏又熏人的尿壶。”

    “尿壶?”陆建平在另一间房里倒觉得这个比喻有意思,难怪这小子不让录像呢。

    审讯室里,苏海对于这个比喻也微微一怔,心理防线稍有松懈。

    江一鸣又道:“我知道,这次外围牵扯的金额那么大,庄家肯定不止鼎爷一人。但这件事既然捅出来了,其余人只会自保,你说呢?”

    苏海这就有些不懂了,“既然都是尿壶,主人家为什么不一次性都扔掉呢?”

    江一鸣摸了摸鼻子,没听见系统喵的示警,这才到:“国家要的是稳定嘛,破案率在高,也不如犯罪率低来得漂亮。”

    陆建平干咳一声,这小子,还真敢说啊。

    苏海若有所思,“那你就不怕报复?”

    呵呵,哪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不过,这话就算没录像江一鸣也不会说,要不然这么说了,岂不是代表他以后还可能会和那些人合作?

    这不是找死么。

    所以江一鸣笑道:“我现在可是宁京军区的武术总教练,他们躲都来不及,还敢来找我麻烦?”

    见苏海的心理防线又有些松动,江一鸣感觉猛药下得差不多,可以小米粥暖胃了。

    便道:“特赦令我求了一份,鼎爷手下我也就和你认识,所以要不要戴罪立功,你自己考虑。江湖饭,吃不了一辈子,有机会做正行,就别当尿壶了。”

    见苏海似乎还有顾虑,江一鸣想了想道:“如果你担心被报复,这事之后,我领你入八极。”

    “当真?”苏海两眼一亮,但不怎么敢相信。

    江一鸣向后一仰,靠着椅背道:“赌一把嘛。”

    “好,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