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二八章:归国事忙
    “鼎爷,听说你打了好几通电话,有事?”终于结束了记者招待会,江一鸣回到休息室后,就听凌源说起刚才手机一直在响。

    “当然是恭喜江老弟扬我国威啊,早知道江老弟由此造诣,我就不弄这破事了。都是龙国人,怎么会拖祖国后腿呢?”

    “那怎么说起来,还是我的错喽?”

    “事情已经发生,在讲谁对谁错就没必要了。好在结束还算完美,钱赚了,名也没丢嘛。”

    这老家伙是想修补关系?

    江一鸣眼珠转动道:“名是我自己挣回来的,钱可就没有了。”

    “有,上百亿里面,有我的一份,也有你的一份,早就备好了。”洪家鼎笑道:“而且江老弟手上的药浴,价值何止百亿?”

    “所以……鼎爷是想合作?”

    “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嘛。”

    “说得好,不过合作归合作,以后鼎爷可不要在专断独行就好。另外,药浴的买卖,得我说了算。”

    “行啊。”洪家鼎爽利答应,“之前江老弟说总得有人背锅,我这手心手背都是肉,还真不知该推谁出去比较好。要不,你帮我拿个主意?”

    江一鸣笑道:“鼎爷,你知道我就认识一个海哥,都决定了干嘛还问我?”

    “那就算阿海运气不好了。”洪家鼎叹了声,道:“江老弟几时回东海?我摆两桌,请你和唐虎,过去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恐怕还需几日,虎哥伤得不轻。”

    “那洪某,就翘首以盼了?”

    “呵呵……鼎爷说笑。”

    挂了电话,洪家鼎的脸色马上一变,“我不管花多少钱,让他们马上动手!”

    “不行啊鼎爷,他们先接了江一鸣的任务……”

    “……那就找当地别的势力去做!”

    ……

    海威。

    “老东西……还套我话?”

    江一鸣冷笑着,还好之前阿丽娜表现敬业,所以他临时又委托了任务。但以目前来看,还是不可不防。

    老话说财能通神,洪家鼎赚了上百亿,鬼知道他丧心病狂的时候,拿出来的筹码够不够让阿丽娜他们改变原则。

    所以……

    江一鸣马上让凌源去订机票,订最快时间回国的,不管是哪一个城市都行。

    然后又拿起电话,给东海公安局长陆建平打了过去。

    “陆局长,是我。”

    “江一鸣!厉害啊。刚才我让人专门分析过,你最后那一下肘击,居然有接近一吨的冲击力……把专家都给吓着了。”

    “我还有速成的修炼方法。”

    “我就知道!你所说的葵宝,就是这个!”

    “是,不过现在我的处境很危险,葵宝可能要跟我入土了。”

    陆建平闻言一愣,马上明白了江一鸣打电话过来的原因,“你需要什么帮助?”

    ……

    五个多小时后,江一鸣一行回国,在冰城转机后,终于落在东海的地面上。

    刚下飞机,就见跑道旁边停着三辆车。一辆警用的吉普,两辆挂着军牌的客车。车上还有荷枪实弹的战士……

    同一航班下机的乘客都连连惊呼,whatareyou弄啥呢?

    这是在押解重刑犯?还是和什么大人物同机而行了?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答案。

    只见警用吉普车前的一名警官小跑上前,冲一名抱着小女孩的年轻人敬礼……啊呸!二代。

    也不知道江一鸣一行和来接江一鸣一行的人知道别的乘客是这种心思时,会有什么表情……

    不过这不重要了,不管是军人还是警察,他们内心里对于强者的敬仰,绝对是比普通人更加强烈的。

    警官上前啪的一个敬礼,有些小激动的说:“虎哥,战神!请这边走。”

    “战什么神啊?这都吓着逃回来的。”江一鸣和警官握了握手,“洪家鼎他们控制住了吗?”

    “已经控制了,用协助调查的借口,不过他的能量不小,估计控制不了太长时间。”警官引着路道:“战神,你看现在就和我们去局里?”

    “当然,不过别战神战神的喊,我没那么厉害。”

    不多时,江一鸣到了公安局,跟人进了一间会议室里。

    会议室里的人他都不认识,不过等其中一位起身开口后,他认得了,这声音不是陆局长是谁?

    “陆局长,闻名不如见面啊。”

    “来一鸣,这是……”陆建平简单介绍了下,会议室里再坐的,都是参与调查特大外围案的警官。

    不过现在情况不合适大家寒暄,所以简单介绍过后,陆建平就直入了正题。

    “证据你带来了吗?”

    江一鸣点头,把所有的录音都拿了出来,当场播放。

    当再坐的人听见“苟利国家生死以”时,都不由对江一鸣升起敬意。但听到江一鸣自比汉高祖,不顾亲人死活时,眼神又有些怪怪的。

    虽然他们也可以理解,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就算答应洪家鼎的要求,亲人也不一定就不会被杀人灭口。

    但江一鸣回答的那么坚定,那么快……铁石心肠嘛?为人子女的,怎么能一点纠结都没有呢?

    当然,眼下大家都不是来探讨这个问题的,所以等大家听完录音后……

    “还有别的证据吗?比如说账本,或者直指洪家鼎收受赌金的证据。”

    江一鸣摇头。

    “那就不好办了,单凭这些录音,根本办不了洪家鼎,现在请他协助调查,反而打草惊蛇。”

    陆建平看向江一鸣,江一鸣耸肩道:“单凭这些录音证据是不够,不过……可以试试从内部瓦解。”

    “哦?”陆建平挑眉。

    江一鸣重新打开一段录音道:“我对洪家鼎的组织不熟悉,但他手下的这个苏海,我还是比较了解的。这段录音,可以说洪家鼎是有心推苏海出来送死,那么是不是可以反过来,用它来让苏海指证洪家鼎呢?”

    陆建平点头,再坐的其余警官也交头接耳,表示这办法倒是可以试试。

    江一鸣又道:“最好是能给苏海看到希望,我也不是很懂啊,但看电影里,好像有种东西,叫特赦令?”

    特赦令?你以为这是萝卜青菜到处都有得卖呢?要申请很麻烦的。

    不过要能以苏海作为突破口,将洪家鼎这个毒瘤给挖掉,倒也是个不错的方向。

    于是,陆建平这就让人把录音给讯侦组的人拷贝过去,让其尽快撬开苏海的嘴,落实洪家鼎的犯罪证据。

    这事搞定,江一鸣又马不停蹄的坐上军牌客车,前往东海警备司令部。

    原本何司令派了两个车过来,是考虑到唐虎伤重,可以送往军区医院接受治疗的。

    但现在唐虎生龙活虎的屁事没有,好像有些浪费。

    不过正好,江一鸣让另一辆车的战士,送唐虎回家去,把药浴和药膳都准备一下,然后再到警备司令部汇合。

    现在要扳倒洪家鼎的证据不多,如果苏海不弃暗投明的话……那江一鸣至少得保证洪家鼎以后不敢来找自己麻烦。

    所以不光是药浴,药膳他也拿出来当筹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