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二四章: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海威体育馆,记者招待会现场。

    近乎满场的南棒记者,突然听见一句龙国的声音,所有人都不由侧目。后排的记者更是两侧分立,看起来好像众星揽月似的。

    当然,他们只是侧向自己习惯的那边,好看清到底是谁这么嚣张。

    不过此时的江一鸣霸气外露,大步进场给人一种气势逼人的感觉,将后排的记者都逼得倒退了两步。

    现场,少许龙国的记者眼前一亮,但随即又暗淡下去。八极之虎都输了,你来又有何用?

    台上,姜志勋从翻译哪里知道了江一鸣在说些什么,拍案而起道:“事实就在眼前,我对战龙国拳手,无一败绩。”

    “就是,我们姜志勋是最强的。”

    “我看他又想扯那些高手在民间的话。”

    “哈哈,龙国人不都这样么?台下全是高手,上台尽是垃圾。”

    江一鸣也听不懂他们在废话些什么,不过现场有翻译,将姜志勋的话翻译了一下。

    江一鸣闻言,指着姜志勋笑道:“你之所以无一败绩,全是因为私下绑架威胁。我师兄投鼠忌器,不得不输。”

    “哇!”

    这话一出,全场龙国记者哗然,网上还没关闭直播的粉丝哗然。

    “我就说这场比赛虎哥怪怪的,原来是这样,狗日的的南棒渣渣,他们还真干得出来。”

    “怪不得直播的时候,鸣鸣和欣儿一直没露面,原来是被绑架了,草他大爷的。”

    “麻痹的,输不起就别打,玩这些烂招,我呸!”

    网上,龙国粉丝怒了,四处发帖呼朋唤友。

    南棒的粉丝也怒了,但他们不是怒假拳,而是怒龙国人输不起。你江一鸣说绑架威胁就绑架威胁啊?你有什么证据!

    “你有什么证据!”

    这话,同样被现场许多记者,以及主办方和姜志勋问了出来,大有你江一鸣要说不出个一二三,那我们就要告你诬陷!

    “对你,还不需要证据!”江一鸣上前一步,盯着姜志勋道:“比赛过程如何,大家有目共睹……”

    没证据?没证据你说个瘠薄。

    不等江一鸣说完,全场南棒记者就起哄了。龙国记者也摇头叹气,还以为峰回路转呢,没想到……他们都没发现,台上的姜志勋,明显松了口气。

    江一鸣一直盯着,自然留意到这一幕,虽然这也不是什么证据,但……他还需要证据么?他只需要心安而已。

    江一鸣高举双手两拳一握,全场一时安静后,他昂首道:“当然,不管比赛过程如何,我没证据,说再多也是无用。”

    “你知道就……啊呸!你到现在还血口喷人!”一名就在江一鸣旁边的南棒记者吼道。

    江一鸣也不理他,站到椅子上遥指姜志勋,“所以我来了。”

    众人一怔,你来做什么?

    “代师兄,教你做人!”江一鸣说着一握拳,骨节啪啪脆响,气势一时无二。

    全场安静,下一刻哄堂大笑。

    “哎呦笑死我了,他还想和姜志勋打?”

    “还没姜志勋胸口高,这特么找死也不带这么找的吧?”

    “瞧他那细胳膊小腿的,大腿还没咱们姜志勋胳膊粗,眼泪都给我笑出来了。”

    南棒人全在捧腹大笑,龙国记者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又羞又愤啊。唐虎输拳已经够糟心的了,你还跑过来丢人现眼?

    哎~

    不过这些南棒渣渣也真是太欠扁了,笑,笑你麻痹!

    “不敢么?”江一鸣心无旁骛,只盯着姜志勋怼,“没了人质胁迫,你怕了?连我都怕。”

    “你说什么?”姜志勋大怒,被人拦着怒吼道:“放开我,我要教训他!”

    拉着他的教练大喊:“别冲动,没有免责协议,你打他就吃亏了。”

    “哈哈哈……”江一鸣继续激将道:“都看见了吗?以他的身形和力量,两三个人能拉的住?大家还记得上次他怎么捣乱我师兄的记者招待会吗?十几个人都拉不住。可现在呢?他怕了,他全靠威胁才能不败,他就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啊!!!”

    姜志勋大怒,甩开教练后一脚踹飞了两张椅子,不过他还是没有冲动的扑过去打江一鸣,而是愤怒的说。

    “好啊,别在这瞎嚷,敢进场和我打吗?”

    “求之不得!”江一鸣昂首挺胸,一副慷慨赴义的表情。

    姜志勋一愣道:“要签免责协议的,打死了活该。”

    “当……当然,那正好,我的功夫可没打达到收放自如的程度。”江一鸣故意磕巴了一下,在次挺高胸膛道:“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所有人都听得出江一鸣的磕巴,不由暗笑,心说自己把自己给说死了吧?骑虎难下拉不下脸来了吧?还特么死鸭子嘴硬,上了台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网上,正在看直播,以及刚刚被喊回来看直播的粉丝,也全都是醉了。

    “鸣鸣啊,别犯傻。”

    “我们都相信虎哥是被威胁的,可你也别去送死啊。”

    “这下好喽,等他也被南棒渣渣痛扁,龙国功夫可就算是彻底抬不起头了。”

    “南棒渣渣好尼玛无耻啊,选在中立的北熊国了,还玩阴的。”

    “哎~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没证据啊,没证据啊,我挑!”

    “这辈子最糟心就今天。”

    “我觉得虎哥此时肯定也有楚霸王的感觉,非战之罪啊。直爽汉子碰见无赖,那真的是很无奈。”

    “哎~”

    网上的龙国粉丝还在叹气,招待会现场的江一鸣,却还在……在外人看来还在死鸭子嘴硬。

    他鼻孔朝天的说:“你要休息几天?我要跟全胜状态的你打,免得赢了你们又说我玩车轮战,胜之不武。”

    哎哟我的鸣哥,你就别撑了行吗?既然虎哥这次是被逼输的,那等养好伤在揍他就行了嘛。

    看直播的网友都如此想着,但他们却不懂江一鸣的苦心,江一鸣等不起啊,他必须现在立刻马上开打。

    好在姜志勋还挺配合,他哼哼狞笑道:“收拾你还需要休息?你自找的。”

    说罢,德鲁的员工马上找到华山论剑的人,开始商量新一场的决斗。华山论剑的人一边拖延,一边叫人来劝江一鸣。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说你上去找什么死呢?你死了到没啥,可你死了会把龙国功夫,以及整个龙国竞技搏斗拖入谷底的知不知道?

    对此,江一鸣就回了一句话,你们不做,德鲁单搞我也打。

    “你……”江夏见劝不了,急得身体直发抖,真想拂袖而去。不过他不能走啊,身为龙国人,怎么能看着……搞搞搞,怎么也不能让画面太难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