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二二章:所谓变数
    龙元69年9月10日,清晨。

    决赛的日子到了,从海平面爬起来的太阳,将阳光撒进了海威酒店的海景套房里面,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但套房里的几人却不怎么舒服,眼瞪眼的坐了一宿,身体都快僵了。

    欣儿咂吧着小嘴,梦喃着翻了个身,搂着阿丽娜继续睡觉。

    唐虎和江一鸣看得都是心惊胆跳的,那刀口还架在她脖子上呢,这要一个不小心……唐虎就没闺女了,江一鸣可就没命了。

    还好阿丽娜反应及时,刀口一翻,欣儿的脖子只是蹭着刀背划了一下。

    冰冰凉的,她还拿小手挠了挠……真是不知者无畏啊。

    “呼~”

    众人都松了口气的时候,突然手机铃声大作。

    眼看欣儿要醒,唐虎和江一鸣指手画脚,大眼手忙脚乱的掏鼓着手机,阿丽娜伸手在欣儿脖子上一摁。

    欣儿又晕了,唐虎怒吼:“你干啥!”

    “你难道希望她看见这些?”

    阿丽娜的反问,让唐虎无言以对,他只能把怒火发泄到大眼身上,“你那手机就不能关静音啊?”

    大眼委屈看向江一鸣,“是他的手机。”

    “你放屁!”江一鸣矢口否认,但一看还真是他的手机,“我昨天就关静音了呀?肯定是你删录音的时候碰到了。”

    大眼一拍脑门,“哦对,昨晚听了录音,忘关了。”

    “谁打的?”

    大眼看了眼通话记录,“叶知秋。”

    叶知秋?对啊,昨晚就他没给我发短信,难道还有变数?

    江一鸣脑子里一转,伸手道:“你给我。”

    “你想干啥?”大眼戒备道。

    “我能干啥?”江一鸣一指阿丽娜,“你说我能干啥?”

    “呃……”大眼一看也是,但并没把手机给江一鸣,毕竟马上就要比赛了,不好节外生枝。

    又等了一会,敲门声响。

    “唐师傅~小师叔~”

    糟糕,是随行过来的八极门员工。

    “等一下。”江一鸣扯着嗓子喊了声,赶紧对唐虎说:“虎哥,这事不能让更多人知道了。要不你先出去?一会直接去赛场?”

    “那……”唐虎看向欣儿。

    “你放心,如果欣儿有事,我赔你条命。”江一鸣这话倒是不假,系统任务在那盯着,欣儿有事他想不死都不行,所以这话说得相当感慨。

    唐虎见状也是无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叹了口气往门口走去。

    大眼半道提醒,“虎哥,记住输得漂亮点。”

    唐虎冷哼一声,手扶着门把回头,“欣儿就交给你了。”

    江一鸣认真点头,“放心,有我。”

    唐虎这才开门出去,把随行的八极门员工带到了另一个房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江一鸣如坐针毡,他急啊。叶知秋为什么打电话?他昨晚为什么没发短信?这是不是一个变数?

    大眼又给洪家鼎去了个报平安的电话,然后就打开手机的移动数据,江一鸣瞥了眼,这是已经开始直播了啊。

    没时间了,行不行也得试试。

    “你看啊,比赛直播已经开始了,唐虎都已经出发了。现在她这样,她也被她这样,我还能怎样?你老大跟我都那么说了,我现在也只能那样妥协了,现在就想知道家里怎样,就这点小事你还要做得那样?”

    大眼听的头晕,“这都什么啊?”

    “简单点说,这次我们虽然是被迫和你老大合作,但毕竟是合作嘛,给他赚老鼻子钱了,以后说不定还能有合作的机会,合作你懂吧?战略同盟,合作伙伴,朋友啊。”

    “呃……”

    “来朋友,手机给我。”

    “你站住!你在往前一步试试?”

    江一鸣往前一步,“咋的?”

    “我……”大眼突然发现,在这个房间里面,他和眯眯眼的地位似乎是最低的。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把手机一丢,“给你。”

    江一鸣也刚刚才反应过来,但反应过来也没什么卵用。欣儿在阿丽娜手上,就算打死大小眼,也救不出来啊。

    还是先看看叶知秋这边有什么变数。

    回拨电话,大眼道:“免提,免提。”

    “我不免提你能咋的?”

    “我……”大眼就跟个小受似的,委屈极了,“万一是警察呢?”

    阿丽娜闻言一怔,江一鸣抢先道:“是警察也是龙国的警察,这是北熊国,你说呢?”

    阿丽娜一想也是,耸耸肩不说话了。

    大眼见阿丽娜不帮忙,便说这事关系重大,必须免提,不然就打电话给洪家鼎。

    还没了解到底是什么变数,江一鸣也不想节外生枝,便按开免提,并以让大小眼听清,免得误会为由,往大小眼那边靠近了些。

    电话终于接通。

    江一鸣绷紧肌肉,“知秋,什么事?”

    “师师叔……我,我杀人了。”

    “你……你什么?”江一鸣惊呼,叶知秋杀人了?把洪家鼎的人给干掉了?那岂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变数啊变数,这特么都变得没数了。

    也罢也罢,看来国内是凶多吉少了,尽人事听天命,能就一个算一个吧。

    “我说,我杀……”

    江一鸣那还有心思去重听一遍?

    他再一次向阿丽娜确认她的任务只是确保唐虎输掉比赛后,便一个饿虎扑食,三拳两脚就把大小眼给打晕了。

    回过头来,叶知秋正在电话那头一个劲的喂喂喂,师叔你听见没有……

    “别跟我喂喂喂,听着呢。”江一鸣打断道:“你现在在哪?”

    “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师叔,我好怕。”

    “没事,没事。”江一鸣开动着脑筋,回想以前看过的罪案电影,“你现在挂电话,把手机卡丢掉,手机也丢掉,另外找一个电话打给……打这个电话。”

    江一鸣把酒店房间的电话报了过去,然后挂掉电话,冲阿丽娜说道:“你的组织,能帮人偷渡吗?”

    “可以。”

    “多少钱?”

    “杀人犯?”

    “……你还坐地起价啊?”

    “他要是被通缉,难度不一样嘛。”阿丽娜委屈道。

    江一鸣无语道:“行行行,你就说多少钱。”

    “三十万。”

    “三十万就三十万,我该怎么做?”

    “先找部电量充足的手机,然后打开唐虎的比赛直播。”

    “我……”

    江一鸣也是醉了,到现在阿丽娜还没忘了她的任务,也罢也罢,只要欣儿没事,唐虎输就输了。

    找来手机,打开直播,唐虎和姜志勋都已经抵达赛场了。

    阿丽娜这才报了个电话,接通后按开免提,她用北熊国的话和对方嘀咕着,不时又问江一鸣些情况,两三分钟就搞定了叶知秋偷渡的事情。

    不过叶知秋能不能成功避开黑白两道跑出龙国,那就要看他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