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一九章:社会我秋哥人狠话不多
    海威,酒店,唐虎所在的套房。

    江一鸣想了,以洪家鼎在东海的势力,就算联系不到自己,他也也可联系到唐虎。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留在唐虎这边比较好。

    至于那种事,等唐虎睡了也可以……是吧。

    更何况阿丽娜拿到唐虎的签名和合影,那就跟所有的小迷妹一样,早就高兴的找不着北了,现在正充当免费保姆,在那陪着欣儿疯呢。

    唐虎的视线来回看着,他很有些纳闷,心说江一鸣和这洋妹子怎么……有点反常啊。

    “一鸣,你……”

    “休息,休息一下。”

    “……”

    唐虎顿时无语,用一种年少不知精珍贵,老来那啥空流泪的情绪,摇了摇头。

    而江一鸣则已给手机充电为由,把他和唐虎的手机都拿到一起,调成静音后,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时间过得很快,窗外的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

    洪家鼎没有在打来电话,但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却始终没有淡去。

    期间,江一鸣也给八极门打了电话,不管是分馆还是药厂,都是顺顺利利的。

    而唐虎和欣儿相依为命,现在欣儿就在唐虎跟前,洪家鼎还能用什么作为威胁?难道是我想错了?

    江一鸣切开牛排,用叉子叉在半空,却因为想着问题,老久没有送进嘴里。

    阿丽娜抿嘴笑着,给欣儿使了个眼色,欣儿也嗤嗤的偷笑,然后撑着桌子小手一拍,把江一鸣的叉子给拍到了桌上。

    一大一小两个妹子咯咯大笑,笑得没心没肺的。

    唐虎面对刚认识不久的阿丽娜又不好发火,只能没好气的去教育欣儿。而欣儿和阿丽娜玩了一天,现在熟得不得了,两人还击掌庆祝呢。

    ……

    入夜,东海。

    黄鹤接上下了班的李娜,拎上点宵夜回了麒麟花园小区。

    他俩好了过后,就在这租了个一套一的房子,那小日子过的,是相当的舒心。

    开门进屋,黄鹤刚把门关上,就转身抱住李娜,低头闻着李娜身上的气味,李娜拍了他一下道:“洗澡去,一身的药味。”

    “一起?”

    “呸。”李娜红着脸呸了一口,把黄鹤给踹进了洗手间里面,然后把宵夜拿出来装盘。

    笃笃笃~敲门声响。

    “谁啊?”李娜还在倒腾宵夜,就顺口问了句。

    “我们是楼下的,刚听见你们回家。”

    “哦,有什么事吗?”

    “漏水啊!”

    漏水?

    李娜也没多想,只觉得给楼下的邻居添了麻烦,赶紧擦擦手,就过去霸防盗门打开了。

    却不想刚刚拉开门栓,外面的人就猛的一拉,连带着李娜也跟着往前踉跄了一步,她正要发火,脖子被一个冰凉的刀口给顶住了。

    “别吵,进去。”

    李娜也不敢乱动,只能顺着来人退回屋里,这才道:“我只是个打工的,家里没钱。”

    “放心,我们不求财。”

    持刀的歹徒笑了一声,架着李娜继续往里走,而另外两名同伙,则在进屋后,关上了房门。

    李娜扯着开衫的衣襟遮住胸口,心道完了,不求财,那岂不是……

    不止黄鹤和李娜,还有侯晓峰,廖云,韩伟以及江一鸣远在蜀地的父母,都同时被歹徒给控制住了。

    除了一个人,叶知秋。

    ……

    他在东海,孤身一人,每天不一定是最早一个去上班的,但每天绝对是最晚一个回家的。

    夜已深,送走八极门最后一位员工,叶知秋才锁好门,戴上加重的绑腿后,跑步回家。

    他始终记着江一鸣的嘱咐,唐虎这场比赛结束后,就要他来挡住所有的挑战者,他必须更加努力,不能让人失望。

    “呼呼~呼呼~”

    配合着呼吸,叶知秋回家的路线,都是车辆较少的辅道,或者根本没有车辆的步行街。这样能少吸些汽车尾气,大都市嘛,实属无奈。

    今晚,他如往常一样,钻进了一条昏暗无人的小巷里面。

    但等他看到小巷出口时,却发现有两个人影挡着,而且在昏暗的视野中,还看到猩红的烟头,以及……

    小混混?劫道的?

    叶知秋虽说在江一鸣的帮助下改变了性格,但大晚上的,在这种黑漆漆的地方碰见这种事,他的小心脏还是不争气的加快了跳动。

    算了,没必要惹你们。

    叶知秋下意识就转身往回跑,但回过头来,却见来路也有一个混混,嘴里叼着烟头,手里拿着管制刀具,蹭得墙面火光四溅。

    进退两难,叶知秋一下陷入了困兽之斗的局面,而这个局面,也一下子激起了他隐藏的狼性。

    “朋友,认错人了吧?”

    “谁他妈跟你是朋友?”

    拿着匕首的混混骂骂咧咧的上前,和另外两个混混把叶知秋夹在中间,他用匕首顶着叶知秋的肚子,另一只手则抹着叶知秋的荷包。

    “哟,挺肥啊。”拿着匕首的混混把叶知秋的钱包摸了出来,看见里面有不少钞票,就笑着用钱包拍着叶知秋的脸说:“卡,密码。”

    “密码可以告诉你。”叶知秋眼里闪着凶芒,“但钱包里有一张钱对我很重要,可不可以还给我?”

    “草!给脸不要脸是吧?”匕首混混一钱包拍叶知秋脑门上。另外两个混混也从后面用钢管捅着叶知秋,“别他妈乱动。”

    这一下可好,后腰被钢管捅到,叶知秋身子自然就往前挺,而前面肚子上又顶着匕首,顿时就见血了。

    刺痛,冰凉,以及昏暗环境中刺痛的地方,体恤正在变色,暗红的面积还在飞快扩大。

    这一切,让叶知秋眼中凶芒大作,脑子更是嗡的一声。

    他动了,动作飞快,在三个混混都没反应过来的时间里,夺过匕首,并将匕首转向,捅进了刚才手持匕首那个混混的肚子里面。

    “嘶~~”匕首混混倒抽凉气,惊恐道:“你……”

    唰!

    匕首在他肚子里一搅,然后被叶知秋拔出,并顺势转身,反手插进了身后一名混混的脖子里面。

    同时一个肘击,将身后另一名混混打得晕头转向。

    那混混吃痛之下,也没注意到同伙被杀,凶悍的挥舞着钢管砸了叶知秋一下。

    叶知秋中招之后还能跟他客气?一手护住头脸,另一只手抓着匕首,连续在混混身上连捅十七八刀。

    这时候他也还顾得上用什么功夫,全是本能的动作。

    直到那混混萎靡倒地,叶知秋才气喘呼呼的站起来,提着滴滴答答滴血的匕首,转身看向最先中刀的那名匕首混混。

    匕首混混这时早就吓傻了,坐在地上捂着肚子,见叶知秋就跟浴血修罗似的,脸上身上全是血。

    “不……我我错了大哥,你放,放放过我。对对对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叶知秋闻着刺鼻的血腥味,蹲在匕首混混跟前道:“下辈子投胎,聪明的。”

    噗嗤~

    匕首扎进了混混的太阳穴,拔出来时带着一汪红白相间的东西。

    叶知秋深吸口气,眼中凶芒闪烁着,嘴里喃喃自语:“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