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零六章:触之必死
    唐虎双目暴睁,血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眼白上蔓延。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此时此刻,唐虎他蝙蝠侠蜘蛛侠钢铁侠小飞侠灵魂附体,他不是一个人,他不是一个人!

    他是全世界所有父亲的集合体,是能为了小公举与全世界为敌的男人。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爸爸。

    唐虎动了,参与华山论剑综合格斗冠军赛以来,唐虎第一次主动出击!

    朴镇海仿佛有一种错觉,好像向他扑啥过来的不是唐虎,而是一头真正的……猛虎!

    “杀!”

    唐虎怒吼一声全力出击,

    朴镇海强行镇定,看准机会一手格挡,一手挥拳攻向唐虎下颚。

    但此时此刻唐虎的拳头,岂是他能够抵挡得住的?

    挡?

    挡得住么?

    八极奥义之……左右硬开门!

    手臂与拳头相接,朴镇海只觉一阵剧痛,竟连挥出去的拳头都控制不住,只想要收回来捂住手臂。

    但他没机会了。

    唐虎一拳砸开他的手臂,整个人已经欺身到他跟前,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拳挥空,然后就看着一个狰狞的手肘,在瞳孔中越变越大。

    砰!

    肘击正中朴镇海脸颊,他顿时一阵眩晕,站立不稳跌倒在地。他原本是应该昏迷了的,但颧骨碎裂深刺入肉的痛楚,有让他昏不过去。

    浑浑噩噩之间,他只能本能的蜷着身躯,双手抱头,迎接唐虎狂风暴雨般的打击。

    说起来长,但这一切其实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还在加油的观众顿时就懵了。

    这么快?打完了?什么情况?

    裁判也微微愣了一下,毕竟一直以来唐虎都没主动进攻过,谁知道这次居然……来不及多想,朴镇海已经失去反抗的能力,比赛结束了。

    随着裁判的指令,结束的钟声敲响,但唐虎还在挥拳。

    裁判一看不好,赶紧冲上去想要拉开唐虎。但唐虎现在就跟人形暴龙似的,岂是个把个人力能够拉开?

    李健宇反应最快,当先冲进拳笼,照着唐虎的面门就是一拳。

    而这时,主办方的员工也都冲了进去,隔断的隔断,拉架的拉架,场面一下子混乱不堪。

    江一鸣抱着欣儿倒是不好过去帮忙,不过见唐虎有些反常,赶紧让欣儿喊两声。

    “爸爸~爸爸~”

    女儿的呼唤,也只有女儿的呼唤,才能让暴走中的父亲瞬间冷静下来。

    唐虎看着欣儿,在看看冲他叫嚣的李健宇,以及躺在地上被现场医生检查着的朴镇海,心中虽有些担心,但并不后悔。

    好一会后,主办方的员工才恢复了现场的秩序,由于朴镇海已经送医,由于唐虎在结束的钟声响起后还在攻击,所以本场比赛,无效。

    全场嘘声大起,拳笼外,李健宇恶狠狠的瞪着唐虎,右手在自己脖子上拉了过去。

    江一鸣带着欣儿进入拳笼,带着唐虎退场。

    ……

    网上,最先炸开了锅。

    “握草,有生以来看过最暴力的一场拳赛,八极之虎,猛爆了。”

    “太尼玛给力了,拳拳到肉,我所在的位置正好能看见朴镇海被抬出去的模样,惨不忍睹啊,脸上全是血,都打变形了。”

    “不过唐虎为什么突然暴走?”

    “不清楚啊,唐虎参赛以来第一次失态,裁判都喊结束了他还在打。虽然感觉有点不地道,但感觉这才是真实的拳赛,以前看唐虎的比赛都没这么爽。”

    “你们都是冷血的吧?唐虎明显犯规了,这应该禁赛。”

    “你他妈南棒奸啊?发布会的时候看见朴镇海多嚣张了吗?没死是命大,打死是活该。”

    “草尼玛,老子就事论事,奸尼玛戈壁。”

    “确实,比赛而已又不是生死战,对手失去反抗能力,裁判终止比赛,唐虎确实不应该追打。”

    “我感觉这里面肯定有隐情,唐虎一直以来都是以武会友的含蓄打发,以往他的对手最多轻伤,这次唐虎为什么暴走?”

    ……

    珊亚枫叶海龙湾体育中心会议室。

    “什么情况?”江夏拍着桌子怒吼:“唐虎,不管是什么原因,你也不能不顾比赛规则?现在朴镇海还在医院,如果他有什么事,你是要付法律责任的你知道吗?”

    唐虎正要说话,江一鸣抢言道:“所有拳手参赛之前,都是签署了免责协议的,江总咱俩还是本家,唬我?”

    “可裁判已经终止比赛了!”

    “那也在免责协议之内,更何况这是朴镇海自找的,我相信现场有摄像机拍到了,江总为什么不先看看?”江一鸣陪唐虎离场时,就知道了唐虎为什么暴走。

    江夏吐了口气,偏头看向旁边的员工,“有没有拍到?到底是什么?”

    一名员工道:“好像是朴镇海对唐虎说了什么,但现场太吵,所以……”

    “裁判呢,拳笼里就他站得近,让他进来。”

    不一会,裁判被喊了进来,但他同样没听清朴镇海说了什么。

    江一鸣指着电脑道:“还需要问什么?看他的嘴型,因为不熟悉龙国语言,所以嘴型的变化很明显。”

    江夏凑过去看视频,视频播放,江一鸣配合着视频里朴镇海的口型说:“垃圾,她,*……后面的我都说不出口,这已经不仅仅是人身攻击了,还侮辱唐虎的家人,并且是侮辱一个年仅四岁的小女孩,他才需要付法律责任。”

    “你说是就是啊?”江夏烦躁道,他身为华山论剑的董事长,考虑问题自然是站在他事业的角度上。

    江一鸣道:“可以把视频送给专业人员,消掉现场的吵声后,自然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江总,借一步说话?”

    江夏想了想,让员工先把视频送去处理,让后才跟江一鸣走到旁边。

    ……

    珊亚人民医院。

    手术室门口得灯还是红色的,随行而来的教练,助理,以及李健宇等人,都焦急的在来回走来走去。

    “啊西吧,那个狗杂种!”李建宇一脚将铁皮的垃圾桶踢的凹陷,“裁判终止他还打,我们要告他,要告他!”

    “没错!我们去向大使馆投诉,给国内打电话,让外交部的人给龙国施压。”

    “不,有免责协议的,这除了道德谴责,没什么用。”教练道:“裁判终止后第一时间就拉住了唐虎,这在免责协议之内。”

    “难道镇海哥就白……阿西吧!”

    “楼下不是有跟来的记者吗?用舆论的力量,或许能行。”

    李健宇眼前一亮,招呼了两个随行人员,这就匆匆的到了医院外面。

    蹲守在医院外面的记者看见后立马围了上去,有询问朴镇海伤势情况的,有询问李健宇对这次拳赛看法的。

    李健宇脸上挂着两滴眼泪,痛心疾首的说:“我对贵国的比赛很失望,对贵国主办比赛,以及参赛的拳手更加失望。裁判明明已经终止了比赛,唐虎却还在挥拳,这是不尊重比赛,不尊重对手,不尊重体育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