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零五章:龙有逆鳞
    下午,珊亚海龙湾体育中心,朴镇海休息室。

    “放松,放松。”李健宇帮朴镇海放松着肌肉,“他打了这么多场都是等人先进攻,就是想树立形象。你上去后什么都不要想,找机会让他心乱,在一次放翻他。”

    “嗯。”朴镇海坐在长凳上,弓着后背把双臂都撑在膝盖上,耷拉着头,双眼却直直的盯着正前方。

    哪里贴着他和唐虎对决的画纸,不过唐虎的脸已经被撕去了。

    “放松,放松。”李建宇拍着朴镇海的手臂,“别把精力浪费在不必要的地方,看着我。发布会上那个小女孩是他女儿,让他心乱最好的方式……”

    ……

    另一边,唐虎休息室里的气氛就轻松多了。

    欣儿撵着系统喵满屋跑,唐虎跟在欣儿屁股后面保驾护航,生怕她磕着碰着。

    而江一鸣则躺在长凳上玩手机,还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说:“早上我让你先吃点榴莲你不听,吃亏了吧?”

    “去去去,谁知道那什么朴镇海那么不尊重对手?接到主办方通知说赛前要开发布会,还要我俩面对面拍照的时候,我还专门刷牙漱口嚼了三个口香糖呢。”

    “哦哟,又不是要跟他打kiss,你说你弄那么香干啥?”

    “嘘!”唐虎粗着脖子比手示意:你丫又胡说什么呢?欣儿还是个孩子!

    江一鸣撇嘴道:“她又听不懂。”

    欣儿半懂不懂的说:“欣儿听得懂,打kiss就是亲嘴嘴。”

    唐虎怒吼:“你看你!”

    江一鸣讪笑道:“教育嘛,就是要从小娃娃抓起走。”

    “你还说!”

    “活跃一下气氛嘛。”江一鸣坐起来,“不过说正经的,我总感觉那朴镇海的反应有点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

    “我也说不上来。”江一鸣捏着下巴道:“不过上午的发布会在网上已经能看了,可以说是喊打声一片啊。正好,我觉得你可以响应一下群众的要求,别每次都耍那什么大师风范。”

    “以武会友,那叫礼貌。”

    “礼貌个鬼,那叫装逼。”江一鸣摆正脸色正经说道:“我说真的,你比赛的风格一直没变,朴镇海肯定对你做了针对性的研究,你现在变变,正好出其不意。而且他上午表现得那么讨打,全国人民都在等你揍他,你可别让所有人失望啊。”

    唐虎想到朴镇海上午的嘴脸,尤其是那句垃圾,太阳穴的青筋不由又炸了起来。

    ……

    比赛现场,座无虚席。

    拳笼里红蓝双方正在奋力拼搏,但四周的观众却反应不怎么热烈,只有解说和主持人在那描述着双方拳手的攻防。

    没办法,大家都是来看唐虎的,今儿决赛,谁还有心思来关注别的?

    “好的,我们看到来自北熊国的布伊乐夫斯基已经压制住了邱平,左勾拳,左勾拳,又一个左勾拳,他在寻找机会,他在寻找机……天哪!刚才发生了什么?布伊乐夫斯基居然被邱平打了一个正着,这一肘看来有些够呛啊,裁判示意暂停了,裁判在确定布伊勒夫斯基是否还能继续比赛。哦太可惜了,裁判终止了这场比赛,比赛的胜利者是~~邱平!”

    邱平振臂欢呼,然后和以往一样,纵身爬到了拳笼上面。

    全城观众:“哦~(终于打完啦),哦~(该唐虎上场啦)。”

    邱平还以为自己反败为胜激发了观众的热情呢,骑在拳笼上前显摆了好一会后,才被工作人员请下去。

    等他退场后,全场灯光突然一暗!

    然后一道光柱打在正中央,把主持人照得跟个鬼……

    “雷迪森and杰特们,下面就是我们期望的,华山论剑综合格斗冠军赛决赛的时刻,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最热情的欢呼,请我们的传武英雄,八极之虎~唐~~虎登场!”

    “哇!!!”

    “呜啦啦啦啦!”

    “唐虎!唐虎!唐虎!”

    光柱汇聚一点,音乐声起,干冰喷射,唐虎从一早就布置好的升降台跳了上来,就好像突然从地下变了出来一样。

    这画面配合着音乐,以及被镭射灯晃得五彩斑斓的干冰,让唐虎要多帅有多帅,要多酷有多酷。

    “啊!!!”

    “唐虎!唐虎!唐虎!”

    “八极,啪啪(拍手),必胜,砰砰(跺脚)。”

    全场尖叫,这环节让主办方给设计的,愣是把拳赛弄出了演唱会的感觉。

    江一鸣在拳笼外扣着鼻子,心说这是不是有点欺负人了?等会那姓朴的出来,万一全场嘘声……那他还打不打了?

    看旁边南棒过来的随行人员,一个个眼里都在喷火啊。

    唐虎挥手向四周观众致意,然后走到拳笼这边,戴上牙套,让裁判检查身上没有问题后,先进了拳笼。

    “下面,有请我们的蓝方拳手,来自南棒国,有着南棒第一猛人之称的,朴!镇!海!”

    当然不可能厚此薄彼,华山论剑要打造成国际赛事,公平公正是最重要的了。

    随着主持人的声音,全场灯光也突然一暗,然后再后台通往拳笼的路上,一组组射灯轮番闪耀,同时配合着节奏鲜明的音乐。

    朴镇海从后台走了出来,每一步,都踩在音乐的鼓点上。每一步,都踩在射灯的节奏上。

    全场还是有不少掌声响起,但和唐虎出场那情况相比,就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朴镇海脸色阴沉,一路走来都盯着拳笼里活动的唐虎,就连在让裁判检查时,也一直盯着。

    装腔作势的家伙,你以为这些外界的影响,就能动摇我吗?

    朴镇海戴上牙套,咬得死死的,或许他都不知道,他的确被影响到了,浑身肌肉紧绷,这才能压制住将要爆发的怒火。

    两人在拳笼里站定,对视间,仿佛就燃起了火药的气味。

    裁判站在中间,左右看看确定两人都准备好了后,才道了一声开始,然后退后两步。

    朴镇海紧绷得面部肌肉都有些抽抽,脚步一左一右,寻找着唐虎的破绽。

    唐虎并没听江一鸣的话,还是保持着他敌不动我不动的作风,双脚不丁不八的站着,等着朴镇海的进攻。

    朴镇海眯了眯眼睛,视线突然瞄了拳笼外的欣儿一眼,然后从牙缝里蹦出来一句蹩足的龙国话。

    “垃圾,她,*……”

    声音虽然不大,但字字雷,在唐虎的脑海中炸响。

    “握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