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九五章:藏污纳垢
    江一鸣看支票已经在王朔手里,笑了笑道:“不用了,鼎爷还好吗?”

    “非常好。”苏海冲泰山摆了摆手,然后拉着江一鸣坐下道:“自从用了你的方法,鼎爷这几日笑得都合不拢嘴。”

    江一鸣附和笑着,只要有钱赚,和洪家鼎这种人就不会发生什么冲突,只不过……

    正想着,那边被泰山拎着往外走的程奇不干了,他挣扎着大喊:“你们这是敲诈!我要告你们!”

    王朔上去就是一拳,怒骂道:“我请朋友在这喝酒,你自个半道里眼巴巴的插进来,还有理了?”

    程奇还要叫嚣,苏海使了个眼色,泰山便大手一伸,直接把程奇的嘴巴给捂住了,然后架着他继续往外走。

    江一鸣眉头微皱,苏海却端起了酒杯,呵呵笑道:“不用担心,这种事泰山知道怎么处理。来,我借花献佛,敬江先生一杯,感谢江先生指的财路。”

    “财路原本就在鼎爷手里,我这充其量算锦上添花。”江一鸣举杯和苏海碰了下,依然只是浅尝一口。

    不过瞧人家苏海,他就视若无睹,乐呵呵的跟江一鸣扯着家常。

    所以说啊,真正有本事的人,那都是知道体谅别人,能站在别人的角度看问题的主。

    这不,喝了一杯,随便哈啦了两句后,苏海站了起来。

    “那我就不打扰江先生的兴致了。”

    “你忙,有空咱们喝茶,酒这东西……”江一鸣客气道。

    苏海哈哈一笑,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这时王朔才凑过来,神秘兮兮的问:“老江,你还真认识鼎爷啊?”

    江一鸣没有急着回应,而是看向徐东,这人怎么还在这里?他又是什么身份?今晚的事有点诡异啊。

    徐东见江一鸣看着他,赶忙解释道:“江先生不要误会,我和程总不是一起的,我也是凯达传媒的人。”

    江一鸣偏头向王朔确认,王朔点了点头,确认了徐东的身份。

    那就更奇怪了,程奇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难道他不知道余东来……难道这是余东来故意安排的?

    要不然大半夜的,苏海在这做什么?

    还有泰山,他可是摇钱树,不去打黑拳来着喝酒?

    江一鸣有很多疑问,但这里面千丝万缕的,不要好理得清楚,所以也没有表露出来。

    这时,徐东主动解释着原因道:“江先生,王导,其实是这么回事。程总他确实是个投资人,但刚刚涉足这个行业,用句比较时兴的话来说……人傻钱多。”

    徐东压低声音总结着程奇的为人,“这不,王导的匆匆那年投资小,回报大,所以他就上赶着想要参与进来。”

    王朔恍然道:“我说呢,这匆匆那年还没下映,我连个新本子都没有,怎么就冒出来个投资人。”

    原来如此,这下江一鸣的一些问题也有答案了,但其中依然存在了漏洞。

    只不过这些漏洞更不好明说,点出来得罪人不说,反而还可能打草惊蛇。

    所以江一鸣也不深究,打着哈哈说:“那我这一冲动可坏了余总的事吧?人傻钱多的这年头可不好找,长期投资被我给弄成一千万了。”

    徐东摆手道:“江先生言重了,他来投资也是为了赚钱。就以王导现在的实力,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嘛。”

    哼,这马屁拍的,王朔现在最缺的就是实力……又或者说是经验。

    不过看王朔乐呵呵的挺受用,江一鸣也不去拆台,锦上添花道:“那也得有好故事才行嘛,什么时候给我们王导弄个新本子?”

    徐东讪笑道:“没问题啊,有好本子,余总肯定是优先考虑王导的。到时候还得麻烦江先生写首歌,强强联手,再创辉煌。”

    “好,那就借你吉言。”江一鸣主动举杯,招呼道:“来美女们,走一个。”

    妹子们也都举杯喝酒,然后一大部分拽着王朔,说新戏要给她们留角色。只有两个妹子缠着江一鸣,莺声燕语的扭着邀歌。

    江一鸣那当然是一手搂住一个,穿越前为了谈生意,那基本上是三天两头就要经历这种场合。

    用时兴的话来说,老司机啊,闭着眼都能过发卡弯的主。

    而坐在对面孤零零的徐东就有点尴尬了,本来今晚是他牵线,带着程奇过后和王朔见面的。

    现在程奇已经被丢出去了,而且江一鸣认识鼎爷,这尼玛……惹得起个毛啊?怪不得余总对江一鸣都客客气气的呢,背景太黑了。

    而且现在投资人不见了,他这个牵线的人……似乎也没什么待下去的必要了。

    你看眼前的妹子,有一个拿正眼瞧他的么?

    “呃……那什么。江先生,王导,我先走了,你们尽兴。”徐东尴尬着起身,打了声招呼就匆匆离场了。

    不过他还是有点小心思的,心说江一鸣认识鼎爷,那今晚的事虽然不是他故意的,但也有连带责任。

    这要是让余总知道了,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啊。

    所以他就想把单买了,怎么着也能在江一鸣心里留下个好印象,就算这事捅到余东来耳里,他也好有个救生圈嘛。

    于是,他走到收银台那边,低头报了卡座以及王朔的名字,“他们消费了多少钱?”

    收银员操作了下电脑,彬彬有礼的回道:“已经有人买过单了。”

    “谁?”

    “苏海。”

    “……”徐东心头巨震,握草~握草!这关系不一般啊。

    不提徐东现在有多纠结,卡座这边,王朔想起江一鸣还没回答他的问题,这就从温柔堆里面爬出来,顶着一脸的口红印挪到江一鸣旁边。

    “老江,你……”

    “噗~”江一鸣忍俊不住,其余妹子一看王朔的模样,也咯咯咯的娇笑。

    王朔没好气道:“亲他!谁亲满十个口红印子,谁就是我下部戏的女主角!”

    顿时间,江一鸣就被红颜祸水给淹没了,等妹子们散开后,他脸上基本上找不出一块好肉。

    江一鸣心里感慨:这个世界的妹子,好生彪悍呐。为了一个机会而已,至于么?

    打闹过后,江一鸣和王朔两人都拿湿纸巾擦着口红印子,王朔边擦边问道:“刚问你呢,你怎么会认识鼎爷?你都不知道刚才多带感,我上去就是一拳,丫连个屁都不敢放。”

    江一鸣沉声道:“还小啊你?有些人,扯上关系不是什么好事。”

    王朔愕然道:“不会吧?鼎爷哎,你知道……”

    “我知道。”江一鸣打断道:“那你知道他这种人是不能见光的吗?”

    “那又怎么了?”王朔明显有些英雄义气的情怀。

    江一鸣摇头道:“知道尿壶理论吗?”

    “啥玩意?”

    哦对,这世界没有杜月笙。

    江一鸣解释道:“任何一个国……城市,都需要有藏污纳垢的地方,但如果夜壶用得太久,太臭太脏,你会不会换个新的?”

    王朔还是不解,“你说这个和鼎爷有什么关系?”

    江一鸣无语,拍了拍王朔的肩膀不在多说,“反正别和这种人深交就行了,不说这些,今晚算我给你补的庆功宴。美女们,在走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