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九四章:毛毛歌
    江一鸣走到台上,直接去了乐队那边。

    关于全身毛发的歌,当年哪位老艺人也是临场创造,所以节奏非常简单,来来去去就一个调子。

    “各位帅哥。”江一鸣冲乐队的人说:“一会你们……就这几个节奏,你们自行发挥,好吧?”

    “行,没问题。”乐队的人一听调子这么简单,当即就答应了。

    程奇等人也转到了靠近舞台的桌位上,这时见江一鸣真的上去了,程奇心里也是有些慌的。

    毕竟一千万啊,又不是大风刮来的。

    他按耐不住,起身起哄道:“行不行啊你?别拖延时间。”

    王朔道:“这还不到三分钟,离半小时长着呢。”

    江一鸣拿着话筒站到舞台中心,冲程奇这张桌子咧嘴笑笑,然后拍了拍话筒,“各位,今儿有幸,应这位程总的要求,现场做了一首关于全身毛发的歌,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首,毛毛歌~”

    场子里喝酒聊天的男男女女一听,全身毛发?毛毛歌?

    嘿!这歌有意思哈,一听就够污。

    于是,场子里的男男女女都挺捧场,起哄声里还夹杂了几个口哨。

    江一鸣这就回头,冲乐队那边一点头,音乐声马上就来了,节奏简单旋律轻快。

    “每个人的身上面啊统统都有毛,我今天来唱毛毛~”江一鸣配合着轻快的旋律,踏着诙谐的步子挤眉弄眼。

    场下顿时叫好成片,一大部分人都被江一鸣搞笑的模样给逗乐了。

    “到底我们身上都有些什么毛,我来唱给你们知道~”

    “头上那个毛毛叫做头毛,腿上面的叫做腿毛~”

    啪~啪~

    因为旋律简单,江一鸣刚才了两句,全场的男男女女都能跟着打拍子了。

    但程奇的脸色就不好看了,靠!你他喵的还真写出来了?一千万啊!

    江一鸣冲着程奇一仰头,右手从身上往下摸到:“身上短短的很多条,我们知道叫汗毛~”

    然后手腕一翻指着眉毛,“脸上弯弯的有两条,我们知道叫眉毛~眼睛上面是也有毛,大家知道叫睫毛。”

    “帅哥的睫毛是往下面跑,美女的上下翘。”

    江一鸣唱着还用手指在眼睛上拨动,全场又是一阵大笑,不过这唱的真够直白,而且挺到位啊。

    不过,等下一句歌词出来,顿时就有好几个妹子娇嗔不已

    “不过美女晚上回家睡觉,轻轻一拉就下来两条~”

    “吁~”

    好些妹子都在嘘,这叫什么意思嘛,人家这都是真材实料的,才不会粘假睫毛呢。

    江一鸣双手合十抱了个歉,继续唱:“鼻子里的毛毛叫鼻子的毛,耳朵里的叫耳毛~男人的嘴巴上面多了几条毛,我都叫它刷刷毛。”

    “哈哈哈~刷刷毛。”左边一张桌子上的帅哥大笑,然后抱着旁边的妹子,“来让我刷一下!”

    然后妹子反手就是一巴掌……当然,打闹而已,不是真扇。

    “还有一种藏在这里的毛毛。”江一鸣指了指腋下,“我们大家知道叫腋毛,帅哥的这个毛毛不重要,很多美女偷偷把它刮掉~”

    “还有一个莫名其妙这里也有毛。”江一鸣拍拍胸口,“我的这里没有毛,我想来想去这个应该叫做什么毛,原来他叫做胸毛。”

    程奇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不过他还抱着一线希望,毕竟这里是公众场合,他就不信江一鸣敢唱**部位的。

    哼,到时候你唱完了,我就说你没有唱遍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发,还是你输!

    看着程奇咬牙切齿的模样,江一鸣笑着过去,手指一点一点的唱道:“还有一种毛毛是更好笑,我们大家知道看不到~你要问我这个毛毛叫做什么毛,我自己也不明了。”

    “吁~”

    全场又起哄,因为全身上下都唱遍了嘛,只差一个地方了。

    程奇咬着后槽牙,嘴角也微微一翘。

    哼,不好意思往下唱了么?跟我斗。

    可他没想到,这时江一鸣挺起胯下,一脸羞涩的唱:“有一天我跟我儿子一起洗澡,他说爸爸怎么那里也有毛~我说小孩子不要吵,等你长大了也会有毛。”

    靠!还真敢唱啊?不过还好,他还是没有唱出来嘛。

    程奇愕然的时候,全场男女倒是沸腾了,又拍桌子又跺脚的。就连乐队的老师也被感染,节奏弹得更加带感了些。

    江一鸣声音一变,在小孩还和大人之间转换起来,“爸爸那个到底叫做什么毛,我说你爸爸我也不知道。爸爸你常常教我那个叫小鸟,你的是不是叫老鸟毛?”

    “哈哈哈……”

    “哎哟~眼泪都给我笑出来了。”

    “台上那哥们谁啊?太尼玛逗了。”

    不同于全场男女的欢笑,程奇的脸上阴得都快能滴水了。刚才江一鸣唱爸爸我也不知道的时候,为毛看着这边?

    什么意思啊他?

    就在程奇不爽的时候,同座一个妹子还很不识趣的,给另一个妹子耳语道:“他好像在指桑骂槐哎。”

    这原本是耳语,但江一鸣在台上唱歌,场子里声音本来就大,所以妹子不得不大声点说。

    这下可好,程奇也听见了,他拍案而起,“你说什么?”眼看就要动手打妹子。

    江一鸣跳下台,抓住程奇扬起的手腕道:“这位朋友你让我唱毛毛,是不是你身上没有毛?”

    这下程奇更下不来台了,因为江一鸣唱得搞笑,全场都看着他,现在他跳下台抓着程奇,程奇顿时也成了全场目光的焦点。

    而且更为可乐的是,程奇顶着个大光头,可不就是没有毛么,全场又是一阵大笑,有些人笑得前倾后仰的,直接从沙发上缩到了桌子下面。

    程奇眼睛里都在喷火,“你什么意思?”

    “唱毛毛歌啊?”江一鸣拿开话筒回答过后,把最后一句也唱了出来:“假如你没有毛也没关系,等下我拔下来我送你两条~”

    江一鸣唱罢,把程奇往沙发上一推,举手向全场挥了挥。

    而程奇被推倒后,第一时间就想抢桌上的支票。

    但王朔在江一鸣上台开唱时,就防着他这一手,抢先把他给拦住了,怒道:“姓程的,你他妈干什么?”

    “干什么?就也能叫歌?不算。”

    江一鸣拿着话筒道:“你说不算就不算?在场的帅哥美女们能答应么?”

    全场反应不强烈,没什么人愿意惹麻烦。

    于是江一鸣换了个说法,“帅哥美女们,刚才那歌好不好?”

    “好!”

    “听见了?”江一鸣拿开话筒,盯着程奇道:“群众的呼声。”

    程奇两眼一瞪,耍着流氓道:“一首歌就想拿我一千万?知道老子是谁吗你?吃下去多的都让你吐出来。”

    “愿赌服输,怎么就吃不下?”江一鸣还没开口,另一个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但那边灯光昏暗,也看不清是什么人。

    程奇闻言骂道:“你他妈谁啊?不想死少管闲事!”

    “宝青山,苏海。这事我还管定了。”三个人影从昏暗的角落里走了出来,为首那个正是苏海。

    他走过来,也不去搭理程奇,自有长得跟铁塔似的泰山站到了程奇面前。那身高和体型的压制,顿时就把程奇吓得坐回了沙发上面。

    “哼。”苏海不屑的哼了个鼻音,这才冲江一鸣点头笑道:“好巧啊江先生,要我帮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