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九三章:现场创造
    程奇一开口,还是板着脸开口,气氛顿时就有些僵。

    王朔赶忙打着圆场道:“哎哟程总,这事怪我,怪我没说,我这哥们本来就不会喝……”

    江一鸣见程奇面色没有缓和,就按了下王朔的手,插话道:“这事是我不对,初次见面嘛。程总,这杯我干了。”

    江一鸣仰头把杯中剩下的酒喝光,然后又满了一杯,“我在自罚一杯。”

    见江一鸣又干一杯,还反转酒杯示意没有养金鱼,旁边的妹子都赶忙打着圆场,嘻嘻哈哈的想要把这事给揭过去。

    但程奇却哼哼道:“一杯怎么行?这得三杯起步,不给面子?”

    这话一出,江一鸣也收起了笑脸,心说刚才用残旧敬你还没喝光,是我不对。可我认错服软,还自罚了一杯。

    大家都是刚刚认识,过分了吧?

    “程总,我兄弟他真的不能喝,另外两杯我替他。”

    场面再次冷场,王朔当然是站在江一鸣这边的,不过投资人啊,他也得罪不起,所以只能继续打圆场。

    程奇的脸色依然没有好转,而且还有进一步紧逼的架势。

    这时坐在他左边的一个人站起来,跨过中间的妹子坐到程奇身边,右手搭在程奇肩膀上道:“程总,人家一来就说了不能喝,不要强人所难嘛,给我个面子?”

    那人说着,又端起酒杯,“来,小王敬你,我陪一个。”

    江一鸣见状,也只好端起杯子,“程总,我也舍命陪君子啦。”

    “这就对了嘛。”程奇赚足了脸面,这才举杯。

    旁边妹子们见没事了,凭着花枝招展的本色,很快又把气氛给活跃了起来。

    这时,酒吧里响起熟悉的音乐,妹子们大呼小叫道:“匆匆那年,是匆匆那年!”

    王朔也乐道:“你看,这歌现在多火?还没下映,就大街小巷都在回荡。”

    “那还不是你电影拍得好。”江一鸣笑着捧了回去,毕竟投资人在这,人家是投资电影,又不会投资他写歌。

    有两个妹子站了起来,相邀一起上台献唱,临走时还故意在江一鸣背上摸了一把,这简直就太明显了。

    分明就是要展露歌喉,告诉江一鸣我们也很会唱啊,你什么时候也给我们量身打造一首歌呀?

    江一鸣歪嘴笑着,伸手在那妹子手心里一划,反正歌都是抄的,给谁不是给?

    当然,你要五音不全,那就对不起了。

    等两个妹子上了台,拿着话筒一亮嗓子,别说,唱得还可以,不过也就是还可以而已,没什么特色,就算凭歌火了,估计也就是昙花一现。

    正想着,程奇敲着桌子说话了。

    “这歌也是小江写的吧?小江你可是最近最火的插曲作者,叫什么来着?”

    刚才打圆场的徐东忙道:“一鸣惊人。”

    “哦对,一鸣惊人,这名字取得好啊,果然一鸣惊人。”

    “程总谬赞了。”江一鸣谦虚了句。

    “听说你最厉害的,是写歌非常快,而且首首切合剧情。”程奇先捧了一下,然后话锋一转,“可我就不怎么信,半小时一首歌,炒作得也太夸张了。”

    闻言,就算是江一鸣,也保持不住微笑,花花轿子人人台,可你这是拆台啊?上扬的嘴角微微一收,但很快又恢复了回去。

    王朔打抱不平道:“程总,写歌创作得靠灵感。灵感来了落笔成书,半小时一首歌,也不算夸张。”

    “是吗?”程奇不屑道:“那我也行,只是有人看着的时候,总是没灵感。”

    这他喵的就有点讨打了,给谁惯出来的呢这是?

    就连王朔都忍不住了,把酒杯往桌上一磕,发出重重的落杯声。

    江一鸣却还在忍,笑道:“程总说的对,七步成诗这种事,古往今来也就曹植一人而已。”

    程奇自认为又赢了一手,阴阳怪气的笑道:“哎哟,本还说能见识一下,我就多投一千万。可惜啊,没本事拿。”

    “谁没本事拿?”王朔愤然道。

    “有本事来拿呀!”程奇指着王朔和江一鸣的鼻子,“我这人什么都没,就是钱多。”

    “草……”王朔就想一瓶子砸丫脑门上,了不起投资不要了嘛,有钱了不起啊?

    江一鸣抢先把王朔拉住,看眼前这个情况,忍肯定是不能忍了,有些人从来不懂什么叫各退半步,你越退,他越是步步紧逼。

    不过只争口气而得不到实际利益的事,江一鸣又不愿意做,更何况之前低头不算投入啊?

    这要是掀了桌子,之前的投入可就打水漂了。

    所以江一鸣拉住王朔后,保持着微笑说道:“程总,口说无凭,我要写出来了你矢口否认,我也拉不长你不是吗?”

    “小小一千万而已,我会来赖你?”

    “那可说不准。”江一鸣也一脸不屑的讨打模样。

    程奇怒道:“那我们就签合同……”

    “合同?”江一鸣继续嗤之以鼻,“且不说这是否合法,就算合法,你铁了心要赖,我还是拉不长你啊。”

    程奇急了,从身上掏出支票本,刷刷刷画了一串零,然后拍在桌子上,“一千万,有本事,拿啊?”

    江一鸣瞥了眼支票,“出题吧?”

    “那就写一首有关全身毛发的歌,上去唱,怎样?”程奇抬手摸了摸他的光头,然后一把按住支票,眼睛眯成细缝道:“等等,你写出来了我给你一千万,你写不出来怎么办?”

    哟~暴发户反应还挺快嘛。

    江一鸣先前本来就是这个打算,只要程奇敢把钱亮出来,那就可以赌一把。反正赢了就是一千万,赌输却没有实际上的损失,怎么算都划得来。

    不过现在暴发户反应过来了……那也不怕,关于全身毛发的歌是吧?

    不好意思,哥们这脑子里,正好有一首。

    而且这首歌的出现,和现在的情况非常相似。穿越前哪位老牌艺人,也是在走秀场的时候,别一个暴发户给逼着临场创作的。

    程奇还以为将住了江一鸣,得意洋洋的说:“你要写不出来那也简单,当众给我磕头认错,在登报说自己徒有虚名。怎么样?你要现在认输,说句对不起我们就算了。”

    “神经病。”王朔直接站了起来,太欺负人了,关于全身毛发的歌,写尼玛戈比啊,“老江,我们走。”

    “怎么,输不起想走啊?”程奇也站了起来。

    “不是,他送我登台嘛。”江一鸣把王朔给摁了回去,笑着对再坐的妹子们说:“各位美女,做个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