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九二章:留着养金鱼啊
    晚上十一点多,唐虎终于回来了,江一鸣关掉音乐,把欣儿和房子都交接过去,“王朔电影大卖,让我过去跟他庆功,估计得很晚才会回来,明早别叫我了。”

    “行,你自己也少喝点,别忘了内伤刚好。”

    江一鸣也没回头,举起右手挥舞了两下,开门离开。

    不过他没急着去赴约,毕竟再过一会就十二点了,任务更新啊大哥,很重要的。

    所以他一直等到过了十二点,才下楼离开小区,挥手拦下出租。

    司机:“去那?”

    “咚喵~你有个平凡的任务,请注意查收。”

    嘿嘿,搞定,报上地名完成任务,手机一点,悲怆第三乐章,走起。

    音乐响起,经验上涨。

    已经被江一鸣消化的差不多的经验,让他从一个只知道听流行音乐,然后跟着瞎哼哼的路人,迅速演变成了一位懂音乐的高人。

    出租车司机每天见过的人可不少,但上车后听钢琴曲,还能听得入神手舞足蹈的,那可不多。

    而且听这音乐耳熟,司机就忍不住搭话道:“哎你这是什么音乐啊?听起来耳熟。”

    “贝多芬嘛,能不耳熟么。”江一鸣睁开闭着享受的双眼,右手却还不自主的在空中跟着弹动。

    “哦贝多芬啊,我说怎么耳熟呢。”司机说着,就听音乐进入了*部分,他听着有节奏的按键,也有些感慨的说:“要不说人家是音乐大师呢,这曲子听起来热血激昂的,但又不会觉得吵闹。”

    司机说着尴尬一笑,“我不懂啊,就随便胡说的。”

    江一鸣笑道:“不,很精辟。我认为,任何不能被大众所接受的艺术,就是失败的作品。而作品连被大众所理解都做不到的话,那就是垃圾。”

    司机一愣,赞倒:“你这才精辟呢,有些电影我觉得就难看得要死,么偏偏它还这个奖那个奖的拿到手软。”

    江一鸣保持着微笑,重新闭上双眼去享受这优美的乐曲。司机见状,也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咚喵~钢琴经验加20,钢琴经验加25。”

    “咚喵~钢琴殿堂级!”

    江一鸣猛的睁眼,让正好看着后视镜的司机,仿佛看到两道精芒从江一鸣眼中射出来一样,很是吓了一跳。

    而江一鸣也是吓了一跳,钢琴等级提升到殿堂级了,虽然还是不明白系统的分级原因,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八极拳经验居然往上涨了100点。

    这是怎么回事?

    江一鸣看向趴在他脚上的系统喵,想问又怕被司机当成神经病……毕竟艺术家和神经病,那也就一线之隔。

    好容易等车开到了地方,江一鸣下车后马上就向系统喵问出了这个问题。

    系统喵道:“少见多怪,触类旁通懂不懂?”

    触类旁通?你跟我解释下弹钢琴和八极拳是怎么分到一类去的……

    当然,江一鸣并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反正知道了提升八极拳的新姿势就够了嘛,等……

    好像知道了目前也没用啊,系统哪里只能兑换上限为初级的能力……

    江一鸣挠着系统喵的后脑勺咬牙,算你狠,尽给老子画饼充饥望梅止渴。

    这时,电话又响了,还是王朔打来的,多半是催魂的。

    “喂老江啊!你到哪了?不是又放我鸽子吧?”

    “在门口啦,催催催催魂啊你。”

    “喂江帅哥~”估计是电话被某个妹子抢走了,“我们王导可把你夸上天了,你真不来让我们一睹庐山真面目么?”

    “都说我在门口啦!”

    “真的!”电话里的妹子尖叫着,同时还有酒瓶什么的被撞翻的声音,“你等着,我出来接你。”

    “电话还我啊!”这时王朔的吼声,不过估计妹子跑得挺快,王朔的声音听起来好远。

    妹子果然跑得很快,没一会,江一鸣看见一个穿得相当清凉的妹子,从酒吧里奔了出来。

    手机还在她哪里,她站在门口举目四望,然后瞬间就锁定了江一鸣。

    “我是不是看见你了?”

    江一鸣挂着坏笑展开双臂,“你猜?”

    “啊!”妹子尖叫着冲了过来,一个飞身直接扑江一鸣身上去了。

    江一鸣眼前正对着山沟,鼻尖不光能闻见香水气味,还能闻见微微的汗味,以及刺鼻的酒味。

    这到底是喝了多少?一点矜持都不讲了?

    妹子挂在江一鸣身上不下来,以江一鸣现在的身体素质,倒也不觉得重,就这么抱着她进了酒吧,正好也吃吃豆腐嘛。

    进了酒吧,镭射灯把原本就昏暗的环境射得更让人眼花缭乱。

    江一鸣拍了拍妹子的屁股,“专业点,接人得引路啊。”

    妹子这才从江一鸣身上下来,但半个身子依然好像挂在江一鸣身上似的,一边夸着江一鸣人帅身材好,一边指着路。

    江一鸣也不客气,揽着她一边往前走,一边嘻嘻哈哈的打闹。

    走了没多远,到了。

    王朔现在可嗨皮得不得了,虽然不是万花丛中一点绿,但卡座上也绝对是阴盛阳衰,两三个妹子围着他,他很有些疲于应付,但又享受这种应付。

    嗯,这就叫痛并快乐着。

    不过这地方设计得不错,卡座虽然是开放式的,但通过摆放陈设,却达到了包厢的效果。

    “老江!你终于来了,来来来,坐这坐这。”王朔看见江一鸣,拨开挡在他前面的妹子热情招呼,然后有回头冲在座的男女介绍道:“呐,这就是我好兄弟,铁哥们江一鸣了。”

    “哇~”顿时就有好几个妹子起身,围着江一鸣叽叽喳喳的说。

    “你就是一鸣惊人?”

    “默默把你想就是你写的?”

    “你怎么写出匆匆那年的?”

    “听说匆匆那年是你的故事?”

    “喂!”

    去接江一鸣的妹子护猎物似的拦开另外几个妹子,却不想被另外几个妹子合力拉开,丢到了沙发上面,一通挠痒伺候。

    “小浪蹄子还想造反了你!”

    江一鸣乐呵呵坐下来,这四周的氛围好啊,就好像又回到了穿越前似的,糜烂而荒唐,醉生梦死。

    “别闹别闹,都起开。”王朔醉醺醺的过来,把妹子们都赶到一边,自己靠着江一鸣坐下,搂着江一鸣的脖子说:“我跟你说,匆匆那年,火啦!”

    江一鸣闻见刺鼻的酒味皱了皱眉,拍着王朔道:“我知道!”

    王朔咧嘴笑着,从桌上拿了两杯酒,“啥都不说了,干!”

    “干。”

    江一鸣举杯,喝了一口。

    王朔哈着酒气,把空酒杯重重放下,又道:“来老江,我给你介绍,这位是程总,投资人。”

    这么快就有投资人了?还是个大光头,看着不怎么像好人呐。

    江一鸣笑着端起酒杯,“程总你好,初次见面,敬你。”

    程奇脸上却有些不爽,但并没有马上发作,和江一鸣碰了下杯后,自己仰头一饮而尽,然后看到江一鸣的杯子居然还没空,顿时就发作了。

    “你这是留着养金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