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八六章: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世界是个大舞台,每天都是现场直播。最好的演员不在台上,影帝都隐藏在人群之中→_→江一鸣语录。

    没有错,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登台献艺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把越来越多的面具戴在脸上,久而久之,自我本我超我融为一体,变成最真实的真我。

    江一鸣把情绪控制得很好,完美诠释了愤怒,自责,以及迷惘的表达过程。

    李心颖挂了电话,也很满意这通电话的效果,只是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江一鸣一定要强调明天早一些联系他呢?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毕竟她认识的江一鸣是个文艺青年,或许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接受,或许是需要清晨的……

    清晨,一日之计在于晨,难道他想重新开始?

    李心颖多心了,但也不能怪她,从江一鸣写出的三首歌曲来看,他或许真的能将那天的事给……

    第二天,上午九点半。

    手机铃声把江一鸣从睡梦中吵醒,他半梦半醒的摸到手机,直接接听起来。

    “喂谁啊?”

    “一鸣,是我。”

    “谁?”

    “是我,心颖,能帮我写歌吗?”

    江一鸣清醒了,计划很成功,李心颖很直接,但……今天更新的系统任务,已经被欣儿给祸祸掉啦……

    或许是前几次太惯着她的原因,因为唐虎的比赛都是在周末,所以欣儿不需要读书。

    而江一鸣为了不让欣儿跟着去拳馆捣乱,所以每次都拉着欣儿玩到很晚……这一次江一鸣倒是挺早就哄着欣儿睡觉了。

    可欣儿有了期望,那睡得着啊?她就等着唐虎不在的时候,能撒着欢儿的玩呢。

    而欣儿的需求又等于系统的任务要求,是江一鸣根本无法拒绝的,所以就悲剧了嘛……

    昨晚,江一鸣费劲心神,和欣儿斗智斗勇,最后欣儿终于答应乖乖睡觉了。

    但当她躺在床上,却掐着点儿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

    “欣儿要听着葫芦娃的故事睡。”

    “咚喵~你有个平凡的任务,请注意查收。”

    看看时间,秒针刚刚跳过十二点……江一鸣欲哭无泪,咬着后槽牙道:“好~话说三娃被蛇精穿了小鞋,葫芦藤上又有两个葫芦颤颤巍巍,一个红彤彤,一个蓝汪汪,葫芦落地裂成两半,从里面蹦出来两个葫芦娃……”

    江一鸣心想反正都反正了,欣儿你还想睡觉?睡你麻痹起来嗨噢!

    就这样,他带着欣儿疯了半宿,最后欣儿挨不住睡着时,已经是凌晨三点。

    这不,到现在江一鸣也才睡四个多小时,困着呢。

    所以他就打了个哈哈,说昨晚他失眠了,现在精神很不好,让李心颖明天在联系,并且再次强调,他现在要补觉,明天可以再早点打电话过来。

    ……

    李心颖挂了电话,对江一鸣失眠倒是可以理解,毕竟面对一个曾当面给他戴绿帽的前任,要轻轻松松就接受了那才叫诡异呢。

    所以又过了一天,李心颖提前到上午七点半,就给江一鸣打了电话过去。

    可……可一子棋错,满盘皆输啊。

    江一鸣周五那天晚上,就不应该把欣儿叫起来嗨。那晚上欣儿倒是睡得晚,第二天也起得晚,并没有跟着江一鸣去拳馆捣乱。

    可她周六起得晚,直接就导致了他在周六晚上睡不着……

    这不,又折腾到凌晨,系统更新的任务又让她给祸祸了。

    所以,江一鸣只能很惆怅的告诉李心颖,昨晚他又失眠了,不过他保证明天肯定能行,但你明天得再早点打电话过来。

    再一次挂断电话,面对江一鸣接二连三的强调早一点,李心颖就不得不思考了。

    早一点?为什么要早一点呢?每次都强调早一点是为什么呢?

    周六上午九点半,周日上午七点半,还早?那岂不是半夜三……哦~~

    李心颖悟了,她那一声哦,意味深长的很呐。

    不过这倒是出乎了江一鸣的预料,他现在全服心思都在想怎么自己来控制系统任务,根本就没往那方面去想。

    毕竟李心颖他看都没看过,想歪歪也无从歪起嘛。

    周日当晚……

    “欣儿,快点睡觉觉了,明天周一你得去上学啦!”江一鸣端着杯牛奶,跟着欣儿满屋乱窜。

    今天必须让她十二点之前睡,不能再坏事了。

    有道是事不过三,在坏事可就真的坏事了。

    欣儿跳上沙发,又从另一边跳下去,“欣儿睡不着!”

    “那明天迟到了咋办?”

    “蜀黍去处理呀,就向上次一样。”

    ……你说我上次带着她逃什么课呀?

    江一鸣追过去拉住欣儿,“你看你又跳得满头大汗的,坐好坐好。”

    欣儿坐好,“我要看动画片!”

    “行。”系统任务不能拒绝,江一鸣把电视换到动画片,又道:“可是明天你爸爸就回来了,你忘了上次逃课……你又去哪里啊?”

    欣儿闻言又跑回来,咕咚咕咚把牛奶喝光,然后拉着江一鸣的手往卧室走,“讲故事睡觉!”

    哎呀,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嘛。

    进了卧室,欣儿乖乖躺好,江一鸣继续说葫芦娃的故事,不过这一次说的就声音低沉了,好似摇篮曲似的。

    在加唐虎上次的批评严厉,欣儿记忆犹新,所以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见欣儿已经睡着,江一鸣帮她掖了掖被子,蹑手蹑脚推出卧室,但刚退到一半,手机铃声大作。

    握草!

    江一鸣顿时手忙脚乱,一边捂着裤兜,一边快步离开卧室,等跑到客厅,见卧室里依然没传来欣儿的声音,这才松了口气。

    拿起电话一看……亲亲老婆。

    “让你早点联系,可你早得过分了吧?这还没到明天呢。”

    江一鸣嘟囔了句,还是接听起来。

    “一鸣,你在哪?”

    她啥意思?江一鸣扣着皮头思考。

    “你没在以前那住了?”

    不会吧?

    江一鸣听见后面这个问题,抬脚就往防盗门那边走,然后透过猫眼一看。

    嚯~深v露背大长腿,大晚上的穿这样也不怕……等等!

    意外收获啊!

    江一鸣猛然醒悟,然后看着玄关鞋柜上面的镜子,就好像看着这个世界的江一鸣一样。

    兄弟,我顺便帮你报个仇你不介意吧?

    爽快!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

    次日凌晨六点半,唐虎回到祥峰小区。

    他现在可不得了了,作为龙国目前唯一为传统武术正名,并且用实力征服世界的男人,他的比赛可谓是万众瞩目,他的行程也是备受媒体追捧。

    这不,大清早的天都还没亮透,他就头戴鸭舌帽,脸上带着超黑太阳镜,行色匆匆的进了祥峰小区。

    在这个时间点,小区里就他一个人走着。

    但这时,正前方出现了个婀娜多姿的时髦女性,虽然也带着超黑太阳镜看不清模样,但就凭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也让唐虎忍不住侧目。

    等两人擦肩而过,唐虎骤然回头。

    “这不是……他俩……难道……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