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八四章:不懂拒绝叶知秋
    第二天,东方的天际露出鱼肚白的颜色。

    唐虎的床铺上面,欣儿很没睡相的趴在江一鸣身上,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翻上去的,估计是后半夜气温转凉,她把江一鸣当暖宝宝了。

    而江一鸣也睡得正香,昨晚去见洪家鼎,他可是绷紧了神经,最后说服洪家鼎出来,整个人都松了口气,睡得很深。

    但就在下一刻,江一鸣突然惊醒,一副任凭处置的状态望着天花板,“欣儿,你又尿!”

    叫醒欣儿,再给她换洗一下,把尿湿的床单全换下来,正好可以给黄鹤加加担子,反正熬药又不麻烦,顺便就把床单洗了嘛。

    今天是周五,欣儿还是要去学校的。

    所以江一鸣给她换洗过后,看时间已经来不及做早餐,就带她在街上买了点吃的,边走边吃,最后送到幼儿园里面。

    送走小祖宗,江一鸣接了个电话,电话是王朔打来的,还埋怨江一鸣昨晚答应了却没去。

    不过江一鸣有个完美的挡箭牌,欣儿,这法宝一出,王朔直接就闭嘴了。

    不过他依然很亢奋的说:“昨天的票房已经出来了,你猜有多少?足足有五十多万。要知道,这可是只有不到30家电影院的票房。”

    你大爷,我还没猜呢!

    “而且今天又有更多新的电影院要加入,只要观众的口味不变,网上的口碑保持住,那票房的火爆已经是可以预见的。如果到最后闹成全国联影的话,那票房破亿绝对不是没有可能。”

    那就难怪王朔亢奋了,一百万投资,换回一个亿的票房,这绝对是奇迹,绝对会有很多人拎着钱去请他拍戏。

    “那就恭喜恭喜啦,对了,电影逆袭了,余东来有没有想要签你?”江一鸣丢出了一个问题,余东来又不傻,肯定是要签王朔的嘛,现在就怕王朔签的限制太多。

    “正要跟你说这事呢。”王朔道:“刚才就有人来通知我,我这正要上去见余总呢。”

    “那你可淡定点,别傻乎乎的什么都签。”

    “我当我傻啊?”

    “我就这么一说,反正时间越短越好。”

    “不说了,我到了。”

    挂了电话,江一鸣继续慢悠慢悠的往拳馆走去。

    现在的八极门已经极具规格,上下总共占据了三层楼。

    四楼作为以前的天武跆拳道馆,现在被分割成了一间间的教室,可以让教练在里面教学员打拳,也可以避免旁人围观,偷学的情况。

    目前,八极门开设的武术班可不少。

    八极拳的,跆拳道的,巴西柔术,泰拳散打都有,任君选择。

    不过八极门嘛,主打的还是八极拳。

    光八极拳就分了好几个档次,每个档次还根据学员的多寡,来决定要开多少个班。

    这也是时间对了路,七月底,还在暑假期间嘛,学生们时间多的很,光暑期班就开了十三个。

    而三楼,也就是之前的八极门,现在全部打通,弄成了个专门健身的地方。在这儿的教练,主要就是给会员们指导,如何有针对性的训练身体某部分肌肉。

    至于二楼,若不是门口挂的招牌依然是八极门的话,估计第一次进去的朋友,会把这当成澡堂子。

    男左女右,不管你进那一边,那都是雾气缭绕,药味扑鼻。

    不过因为代理商的出现,现在二楼的工作量已经大大减轻。

    毕竟一家拳馆所能辐射的面积是固定的,当第二家拳馆也能满足顾客的需求时,他们当然就会选距离更近的一家。

    江一鸣在路上晃悠着,对这个现象也有延伸的看法。

    同样是覆盖面积的问题,目前因为实力,八极门的覆盖范围被控制在了金铭区之内,等两家分馆开张,五家代理商也肯定完成了考核,从临时代理转变成了正式代理。

    到时候七家拳馆,每家每天1000份药浴,再加上八极门总店这边,一天就是10000份左右。

    供大于求啦!

    想着事儿,江一鸣已经到八极门楼下了,把手上的豆浆杯子捏变,隔着老远一甩手。

    豆浆杯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孤线,不偏不倚的落进了垃圾桶里面,气得旁边系着红袖章的大妈直跺脚。

    “嘿嘿。”江一鸣冲大妈一咧嘴,又让您失望啦。

    上楼,在各楼层转上一圈,视察视察工作最后来到四楼,只见叶知秋杵着拖把,又在教室外面旁听。

    叶知秋现在也升官了,作为八极门的后勤主管,手底下管着一票清洁工。

    时至今日他依然没走,依然对学武念念不忘,并且他旁听归旁听,从来不会耽误本职工作。

    这倒让江一鸣对他有些另眼相看,所以才对他打扫中不时旁听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江一鸣甚至有对他予以重任的想法。

    毕竟,在现如今这个大环境下,叶知秋这样的人,太少了。

    只不过他真的太腼腆了,又不会拒绝人。明明是他管理清洁工,可任凭一个清洁工,都能反过来管理他……

    “咳。”

    叶知秋听见身后响动,赶紧拿起拖把忙活起来,最后看见是江一鸣,才小声的喊了声:“师叔。”

    “你就这么想学武?”

    叶知秋咬着嘴唇用力点头。

    “是想学武,还是想像个男人一样?”

    “……都想。”

    “那我告诉你,要像个男人一样,靠的不是这里。”江一鸣抬起拳头握紧,然后有指了指心口,“是这里。”

    叶知秋茫然。

    “这里不改变。”江一鸣指着心口道:“你就算练得和虎哥一样,也是个胆小鬼。”

    叶知秋低头,也不反驳。

    江一鸣摇头道:“你哪人?”

    “金陵。”

    “挺近啊,在东海有亲人吗?”

    叶知秋摇头。

    “身上有多少钱?”

    “啊?”

    “身上有多少钱!”

    叶知秋掏荷包,数了数道:“132块5。”

    “给我。”江一鸣拿走所有的现金,又道:“银行卡里有多少钱?”

    叶知秋纠结了一会,还是回道:“大概两千多。”

    “别大概,开网银绑定了手机的对吧?”江一鸣直接掏出手机,“把钱都转给我。”

    叶知秋这次纠结得更久了一些,最后还是听话的把钱全部转给了江一鸣。江一鸣暗道:烂泥扶不上墙啊,你就不懂拒绝吗?

    “现在你还有钱没?”

    “没了。”

    “好,钱暂时由我保管,你自己想办法活下去。”江一鸣说着,又拿出一张百元大钞,在上面画了个记号后,拿给叶知秋。“这张钱我每天检查,如果不见了,你就不用来了。我代表虎哥,逐你出师门。”

    叶知秋拿着钱,呆愣当场。

    “现在放下拖把,进去学武。”

    “啊?”叶知秋全然蒙了,根本看不懂江一鸣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见江一鸣不像是在开玩笑,他心里倒也挺高兴的。

    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学习了,虽然不是跟着唐虎学,但至少……至少已经被认可了。

    看着叶知秋脚步轻快的进了教室,江一鸣笑着摇了摇头。

    乐吧,一会有你哭的时候。

    不过这小子万一还是不转变,饿死了咋办?

    江一鸣想到这一耸肩,关我屁事,给他机会也创造条件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