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八二章:鼎爷说了算
    晚上,江一鸣刚把欣儿哄睡,就接到了王朔报喜的电话。

    没错,匆匆那年逆袭了。

    没错,唐虎提前去华山论剑的比赛现场了,这个周末,就是综合格斗冠军赛8进4的日子。

    挂了电话,江一鸣又去看了眼欣儿,确定她睡熟后,就准备出门去赴王朔的约。

    但还没出门,电话又响了,他还以为是王朔得意忘形,又打电话来催促,但一看来电显示,却是……

    “这么快就传他耳朵里了?”

    江一鸣嘟囔着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唐虎现在才8进4,就算今晚不接,明天也躲不掉。

    “鼎爷,还没休息呢?”

    “劳累命,下面那么多张嘴等着吃饭,哪敢休息啊?”

    “鼎爷说笑了,有事?”

    “来金鼎娱乐城,面谈。”

    “……”

    江一鸣脑子不由一懵,都不知是怎么挂掉的电话。他脑子里不断思索着:面谈,谈什么?是拳赛还是药浴?

    但不论是拳赛还是药浴,他都不想谈。

    反正唐虎已经有人关注,反正八极门已经成功推出。微博的关注量也有几十万,之后还可以写新歌提升关注……

    要不不去?

    江一鸣转动着脑筋,却不想没一会电话又响了,一个陌生来电。

    “喂?”

    “江先生,我苏海,你下来了吗?”

    草!

    “马上就来,穿衣服呢。”

    江一鸣挂掉电话,知道这事躲不过去,只能一边想着办法,一边出门下楼。

    到了楼下,只见靠近小区花园的角落里,有辆黑色的奥特闪了闪转弯灯。

    江一鸣呼了口气,走过去也不见苏海下车相迎……他喵的,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啊。

    定了定神,江一鸣直接拉开后车门,然后就懵了。

    “啊!!!!”女的尖叫。

    “草泥马!没见过车震啊!”男的暴怒咆哮。

    ……

    江一鸣狂汗,赶紧甩手把车门关回去,然后一溜烟跑远,这才拿起手机给回播过去。

    “喂海哥,你们在哪呢?”

    “小区门口啊。”

    “……不早说,我刚才下楼就看见有辆奥特在哪闪车灯,还以为是你呢,没想到拉开车门一看,我的个乖乖。”

    “看见什么了?”

    “大秘密。”

    “什么大秘密?”

    “我是说秘密,大秘密!”

    “秘……哦~~”苏海恍然,“你干嘛发音这么不标准?”

    “开玩笑,标准就被和谐啦。”

    ……

    走到小区门口,这下看仔细了,门口就一辆车停着,而且刚走到门口,苏海就从车上下来了。

    嗯,看来这是个好兆头。

    “江先生,请。”

    “海哥请。对了,鼎爷这么晚找我啥事?”江一鸣上了副驾驶,整辆车就他和苏海两人。

    苏海也上车,放下手刹开动汽车,“这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前两场拳赛打得不错,想来肯定是好事吧。”

    好事会大半夜叫我?信了你的邪哦。

    江一鸣心里嘀咕了句,不过苏海不说,他也不好追问,就在车上和苏海闲扯着别的东西。

    大半夜的,路上也没什么车,苏海吧车速保持在80多,一路风驰电击,没多久就到了地方。

    金鼎娱乐城,是一座坐落在江边的建筑。

    仰头望不到顶,正门瞧起来金碧辉煌的,相当大气上档次。

    不过单从外观来说,江一鸣到觉得更像个高档酒店,就是不知道提不提供特色服务……不过想来肯定是提供的。

    车并没停在正门,而是绕了半圈,江一鸣这才发现,金鼎娱乐城并不只是酒店,而是泛娱乐性质的一家综合场所。

    除了刚才看见的高不见顶的酒店,在酒店旁边,还有一处五层楼高的建筑,这装修就花里胡哨的了,各种霓虹灯闪得人眼睛发花。

    苏海停了车,马上就有穿着马甲的服务生过来,殷勤的喊着海哥,然后接过车钥匙,泊车去了。

    “江先生,这边请。”

    “哦好。”

    江一鸣跟着苏海过去,门童推开大门,立即就有悠扬的音乐传了出来。

    地上,还有镭射灯的光点在不停晃动,原来是个酒吧啊。

    进去后,穿着马甲的服务员,以及人高马大的打手,看见苏海都会喊一声海哥,看来他在洪家鼎的势力里面,地位还不低。

    继续往里走,最后通过一条有人看守的长廊后,进了电梯。

    江一鸣也不知道这里每层是做什么的,但地面那层是酒吧,地下一层肯定是迪吧,电梯从哪过的时候都听见dj音乐了。

    电梯最后停在地下二层,门开后就看见两壮汉站在对面。他们看见来人是苏海,也喊了声海哥,在看到江一鸣怀里的猫,又喊了声江先生。

    跟着苏海走出长廊,江一鸣终于知道所谓的地下拳赛,到底是开在什么地方了。

    挺会选的呀,楼上是迪吧,这儿别说大黑拳了,打枪也没人听得见。

    不过万一有警察叔叔来突击检查,岂不是全都得堵在这里?

    江一鸣胡乱猜想着,这就到了一间办公室的门口。

    苏海敲了敲门,等里面同意后才开门进去,“鼎爷,江先生到了。”

    “江老弟,过来坐。”洪家鼎热情的招呼道。

    江一鸣走进去,正前方是一大块透明玻璃,正好能看见下面在笼子里拼搏的拳手,以及四周疯狂叫嚣的观众。

    不过这儿隔音效果很好,并听不见他们在叫嚣些什么。

    “鼎爷……”

    “嘘,先看拳。”洪家鼎指着笼子里的拳手说:“你也是练八极的,说说谁会赢?”

    其实不管江一鸣说谁会赢,洪家鼎都会让那个人输,然后以此进入正题,谈一谈唐虎拳赛的事情。

    不过江一鸣见洪家鼎不说正事,反而让他猜那个拳手会赢,那就让他不得不多个心眼了。

    他根本就不顺着洪家鼎的思维走,反而咂吧着嘴说:“啧啧,可惜了,可惜了。”

    洪家鼎闻言一愣,心说这小子可以啊,不按套路出牌,还成功激起了老夫的好奇心。

    “什么可惜了?”

    “哦,我就看两个娇滴滴的姑娘在下面打生打死的,拿来玩多好?”

    “娇滴……口味挺重啊老弟。”洪家鼎道:“喜欢那个?一会我安排。”

    “不可以两个都要?”

    “两……哦哈哈哈,可以,猜对了,两个都是你的。”

    “鼎爷说笑啦。”江一鸣回头道:“在这,谁赢谁输,还不是鼎爷说了算。”

    洪家鼎又笑,拉着江一鸣在沙发上坐下,往杯里倒了些酒,“老弟果然是个明白人,在这,的确是我说了算,但是在华山论剑,就得老弟你帮忙了。”

    果然是拳赛……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