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六九章:宿醉
    龙元69年7月22日,祥峰小区。

    江一鸣还在呼呼大睡,但闭着的眼皮前面,好像总有一个影子在晃来晃去,脸上也痒痒凉凉的。

    他费力撑开眼皮,就见欣儿好似只偷腥被抓住的小猫,捂着小嘴瞪圆了眼睛。

    等等!

    “你手上拿的什么?”江一鸣宿醉未醒,视线模糊。

    欣儿闻言把小手藏到身后,抿着小嘴忍笑不住道:“大懒猪,花脸猫。”

    嗯?

    江一鸣脑子也有些浆糊,昨儿庆功宴上,被余东来带去结识音乐圈的高人,真的陪也不是,不陪也不是。

    本着不得罪人的心思,在加上长年累月形成的陪酒习惯,那一顿可以说是喝得宾主尽兴,从中午一直喝到了下午。

    等结束后,又被余东来拉着换了个场子,一直折腾到接近凌晨,才被王朔给送了回来。

    哎,这思绪跑得好远。

    江一鸣用力甩了甩头,坐起来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一些,见欣儿还在床边指着他笑,他也是顾不得了。

    一想就头疼。

    先下床,找着药浴倒进浴缸,然后整个人泡进去,顿时就感觉到一阵清爽,丝丝药力顺着毛孔透入体内,解乏提神。

    “还笑,是不是在叔叔脸上画乌龟啦?”清醒一些后,江一鸣马上就反应过来,没好气对脚跟脚追进来的欣儿说道。

    欣儿闻言也不捂着嘴了,咯咯咯的笑得相当开心。

    “哼,好大的胆子,看叔叔给你画个满脸花!”江一鸣吓唬着一个起身,顿时就把欣儿吓得尖叫着逃了出去。

    江一鸣笑着摇头坐回浴缸里面,把自己整个沉入了药浴里面。

    憋着气,回忆着昨日的过程。

    然后探出水面,自言自语道:“看来以后喝酒真的省着点,居然断断续续的记不清昨天的事情,也不知道有没有说错话。”

    穿越前,哪怕喝再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江一鸣也都是能控制得住的,虽然这样很累,但这样也让他靠酒桌应酬拿下不少生意。

    等充分吸收药力,精神清醒过后,江一鸣擦掉脸上的笔迹带着欣儿来到八极门。

    “醒了?”唐虎关心道:“不能喝就少喝点,别以为内伤好了就能胡来,喝酒伤身不是说说而已。”

    “没办法,为了以后不喝酒,必须得喝啊。”

    唐虎好笑道:“你这又是什么歪理?”

    “应酬嘛,一切为了发展。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总是充满着荆刺。等成功以后,我不喝酒没人敢举杯,我不起筷没人敢吃菜。”

    唐虎:“……”

    黄鹤:“鸣哥,你这是装逼还是成功啊?”

    江一鸣挥手道:“一切不以装逼为目的的成功,都是假奋斗。”

    唐虎:“……”

    黄鹤:“……”

    “哎?”江一鸣看见拳馆里多了台新机器,上前道:“拳力测试机,终于到啦。虎哥,有没有试过?”

    唐虎还没开口,黄鹤抢先一步说道:“我们都试过了,你看,这上面的记录就是虎哥打的。”

    江一鸣看着上面的数字,160公斤,厉害啊,相当于一拳打出了个大胖子。

    黄鹤道:“刚才我上网搜索过,世界拳王也就两百多公斤,虎哥老厉害了。”

    “是吗?”江一鸣对这个也不是很懂,但听说世界拳王居然能打出两百多公斤,那岂不是说唐虎距离世界级还有很长的距离?

    这不科学啊,系统给的药方,全方面强化训练了近两个月,还有这么大差距?

    看着江一鸣的目光,唐虎解释道:“其实拳力测试做不得准,打它你可以蓄力,而实战中你却没时间去蓄力,拳力至少得减半。”

    唐虎原本的意思,是说他没有蓄力。

    但江一鸣却听岔了,心想着160公斤再减一半……靠!才80公斤?这就跟不科学了吧!

    好在这时黄鹤就在旁边,他是亲眼看着唐虎测试的,所以知道唐虎在测试时,并没有蓄力,于是他说:“虎哥,那你全力打一拳,岂不是能打破世界拳王的记录?”

    嗯?江一鸣一愣后反应过来,心道我就说嘛,系统出品必属精品,原来是虎哥还没蓄力啊,那如果他蓄力的话,160翻倍,靠!320公斤,甩了世界拳馆进100公斤,牛大发了。

    江一鸣正歪歪着,却听唐虎谦虚的说:“哪有那么夸张,我蓄力估计也就200往上走一点。更何况发劲伤身,想来拳王在测试的时候,也没尽全力。”

    这话倒是挺有道理,江一鸣暗中点着头,人家拳王的职业生涯就那么长,力气当然要留给比赛。

    不过我就不一样了,易筋经在手,招招暴击都不怕……嘿嘿嘿,要不要教唐虎联内功呢?

    江一鸣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响了,他比划一下,走到旁边接听。

    “喂老王,听说昨晚是你送我回家的?”

    “是啊,不用谢。”

    “别自恋,我的意思是说,你昨晚有没有趁我喝醉就毛手毛脚的?”

    “……”

    “喂?喂!我开玩笑你还当真……哦~~你还真对我下黑手了?”

    “你麻痹……”王朔满头黑线。

    江一鸣笑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啥事?”

    王朔平复了下道:“本子我写好了,但不知道行不行,你帮我看看?”

    本子?写好了?不知道行不行?帮忙看看?

    短短一句话,几个关键词,但江一鸣听出了另一个意思,这个本子绝对和他有关。

    嘶~碎片似的记忆里闪出几个画面。

    昨晚和余东来告别后,由王朔扶着跌跌撞撞的拦了辆出租车,然后再出租车的摇摇晃晃的,整个人就变得迷迷糊糊的。

    好像是跟王朔提了个什么剧本,好像还是跟凯达传媒下一步要主推的新人,果儿有关。

    “老江?老江?”王朔听话筒里没声,误会道:“酒还没醒呢?那我明天在……”

    “不用,我已经在拳馆了,你直接拿过来。”

    江一鸣直接打断了王朔,昨晚和王朔说剧本这事想起来了一点,得把人叫过来,看自己有没有说什么胡话。

    不一会,王朔背着个单肩包就来到了八极门。

    他和唐虎,黄鹤等人都是喝过酒的,先打招呼寒暄一下,然后才上前和江一鸣谈正事。

    “我们去办公室谈。”江一鸣指路,由回头说:“虎哥,有事叫我。”

    唐虎摆手:“去你的吧。”

    “……加个忙字你会死啊?”

    唐虎一愣,并没发觉他刚才的话还有第二层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