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六五章:夜谈
    晚上。

    江一鸣用欣儿当做借口,死皮赖脸的赖在唐虎家里。别说,这几天江一鸣和欣儿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在欣儿眼里,江一鸣那是狂拽酷帅吊炸天的叔叔,平日里唐虎不许她吃的玩的做的,在江一鸣这里都能够实现。

    所以欣儿现在对江一鸣的态度,那是突破了历史新高,就连睡前故事,都非江一鸣讲的不听了。

    哄着欣儿睡熟,江一鸣帮她掖了掖被子,轻手轻脚来到客厅。

    “虎哥,还气呢?”

    “犯不着。”

    “这就对了嘛。”听这话肯定就是还没消气,不过你都不承认,那就别怪我得寸进尺了。江一鸣坐下道:“既然不气了,那叶知秋……”

    “我收定了。”

    江一鸣抿了抿嘴道:“你先听我跟你分析啊,叶知秋,我们对他都不了解。你刚赢了一场比赛,他就眼巴巴的跑来拜师。虎哥,之前有多少人跑来要跟我们合作药浴,你不是不知道吧?”

    唐虎一愣,鄙视道:“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狭隘?”

    “这不是狭隘,这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八极门能发展得这么快,靠的全是药浴。如果配方泄露,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成浮云。”

    “不会吧,我看知秋不像那样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虎哥,更何况他要是带着目的而来,会那么容易让你我看出问题?”江一鸣道:“就算他不是带着目的而来,真的是来拜师的,但就他那小身板,我们得投入多少,他才能产生回报?”

    唐虎一愣,没怎么听懂。

    江一鸣解释道:“我们开馆授徒也是要赚钱的吧?他白天那么一跪,你就给他免费,以后所有人都跟着学怎么办?”

    “不至于吧?”唐虎这才反应过来,“以后我收费不就行了。”

    “说得简单,开弓没有回头箭啊虎哥。白天你收了他,你就没发觉有几个学员,也跟着你屁股后面转转悠,师傅前师傅后的喊着?”

    “那怎么办?”

    “听你这话的意思,还是要收他是吧?”江一鸣叹了口气,“既然如此,收就收吧,不过你别上赶着去教,先让他打杂。电影里面都有演,这叫考验他的心性,顺带着也让其他学员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唐虎想了想点头,“这样处理倒是不错,以前我拜师学武的时候,也是从打杂开始,光扫地就扫了两年。”

    靠,怪不得你这么古板呢。

    江一鸣暗自吐槽,然后又聊了会八极门目前的发展问题。

    八极门现在占据了两层楼,刚够容纳目前的会员人数。而唐虎参与华山论剑一战成名,之后肯定有慕名而来的客户。

    这里面或许一大部分会因为距离的问题放弃,但剩下的一小部分,却需要有空间去容纳。

    而且这一小部分,肯定是又有时间又有闲钱的,所以新场地必须拿上日程,而且得是精装修,从环境上提升八极门的形象。

    唐虎对此根本不懂,也不怎么上心,听了一会就表示让江一鸣去全权处理。

    江一鸣无语道:“你真让我全权处理,以后碰见叶知秋这种问题,就不要凭个人喜恶做决定。”

    “还不是你把我给气的。”唐虎想起昨晚的事就生气,“你说你……就不能正正经经的找个女孩子谈恋爱结婚?”

    “我这种人不适合结婚。”江一鸣耸肩。

    “……都不稀说你。”

    “那就别说呗,眼不见为净,对吧?”

    “这算什么歪理?你有病……”唐虎气得嘴角直抽抽,不过也无可奈何,只好说:“算了算了,以后你找跟你一样有病的我不管,但你要敢祸祸好女孩,我饶不了你!”

    能让唐虎这样的老古板妥协,江一鸣乐了,“那是,你看八极门那么多妹子,我不一个都没招惹么?”

    “那邓佳呢?她可是好女孩,你说最多两个就给我个交代的。”

    “哇,你还记着呢?”

    唐虎瞪眼道:“你一开始不会就是打算拖着拖着把事给拖过去吧?”

    “我倒想呢,不过……”江一鸣想了想道:“不过两个月还没到嘛。”

    “没几天了。”

    “到了再说。”

    看着江一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唐虎真感觉有点惆怅,摇摇头把这破事给抛到脑后。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

    江一鸣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打破沉默道:“时间不早了,那我就回去睡了。”

    “嗯。”唐虎点点头,又叫住江一鸣道:“等等。”

    “还有事?”

    “你鬼点子多,帮我想想叶知秋的事。”唐虎道:“他性格太腼腆了,来学八极也就是为了像个男人一样,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教。”

    “教啥呀?刚才不说好让他打杂的么?”

    “他要坚持下来了呢?”

    “……”江一鸣头疼,想了想道:“一个人的性格是很难改变的,办法我倒是有两个,但不合用。”

    靠,我想了一天一个办法都没有,你一会就有两个办法?

    唐虎没在意什么合不合用,直问道:“都说说,什么办法?”

    “他个性腼腆,说白了就是对自己不自信。要培养他的自信,就要不断让他达成一些小目标,这种事吃力不讨好,非亲非故的,对吧?”

    唐虎翻了个白眼,“那另一个办法呢?”

    “另一个不算办法,而且你更不敢用。”江一鸣撇嘴道:“当人遭逢剧变的时候,要么在剧变中死亡,要么在剧变中重生。”

    唐虎一愣,“好像你似的?”

    江一鸣也一愣,笑着点头道:“对,好像我似的。不过你也别想这么多。打杂,他坚持不下来,最多三个月,肯定走人。”

    交谈完毕,江一鸣回到公寓,放好药浴泡进去后,才想起今天并没有训练过,根本不需要再泡。

    不过泡都泡上了,也别浪费嘛。

    泡着药浴,系统喵跳了上来,蹲在浴缸的平台上说:“你一开始就没想踢叶知秋出局对吧?”

    “我能有什么办法?”江一鸣耸肩道:“唐虎现在可是八极门的形象代言人,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收的徒弟,要是出尔反尔踢出局,对他对八极门的形象都有影响。”

    摊上这么个合伙人也是醉了,没事不帮忙尽扯后腿,去帮他擦屁股还得考虑到他的情绪……江一鸣只觉心好累。

    “那你不直接说?”

    “直接说他能听?”江一鸣反问了句,狐疑的看着系统喵,心说这死猫今天怪怪的,平日里它可不会来关心这些问题。

    “哦~”系统喵恍然,然后吐槽:“矫情。”

    尼玛……你刚才说那么多就是为了吐槽我是吧?

    江一鸣翻着白眼反驳道:“你懂个屁,这叫说话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