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八章:蝎子耙耙(三更求一切)
    回拳馆的路上,江一鸣也看了下微博。

    一鸣惊人的微博上,唐虎参加华山论剑这个原本没人在意的话题,现在已经被转载数百次,评论都已经过千了。

    只不过话题走向,是一面倒的骂声。

    什么又一个骗子大师,又一个丢人现眼的字眼层出不穷。

    这也很好理解,洪家鼎要搞外围,自然要把能赢的那个,无限度的贬低,往死了踩。

    到时候只要买唐虎输的人越多,他才能赚得越多。

    当然,也不是没人帮唐虎说话,毕竟完全一面倒的情况太假,太不真实。

    而且以传统武术目前的尴尬情况来说,逻辑思维正常的,都会买唐虎输。

    所以,洪家鼎不是只踩唐虎,而是要让这个话题越具有争论性越好。到时候全国人都参与讨论,那将是多大的潜在人群?

    再换个思维方向,洪家鼎只是东海市的地下皇帝,但他却把摊子铺向了全国,这说明什么?

    说明牵扯进来的利益集团更多了。

    “呼~”江一鸣长吁一声,虽然这样一来,他所希望看到的效果将会更好,但其隐患也江埋得越大。

    洪家鼎这些人逐的是利,而江一鸣求的却是名,这两者看似没有冲突,但其实是有的。

    以唐虎的实力,拿金腰带绝对没有问题。

    但以洪家鼎他们现在这种炒作方式,等唐虎最后角逐金腰带的那一场比赛时,呼声该有多高?

    到时候所有人都买唐虎赢怎么办?

    江一鸣头疼的揉着额头,穿越前那些道听途说的消息,不由自主的浮现在脑海之中。

    就拿罗纳尔多来说,他踢球厉害基本上是公认的,号称三四个人都防他不住。

    有他在场的那场球赛,不稳定的几率会很小,这就牵扯到利益集团的利益了,要不然他的腿为什么老出问题?为什么他不到三十岁就变成二线?

    还有国家队训练为什么都封闭式的?这里面牵扯的,可就不仅仅是利益问题了。

    当然,这些是江一鸣穿越前道听途说的,但逻辑上没有问题,那他就可以去相信。

    现在,他能预见在不久的将来,也会遇到这个问题,他该怎么办?

    既然是老江湖,那站在民族大义的立场上,说之以情晓之以理?

    这是个办法,但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他们是追逐利益的,就必须要在利益上做点文章,这样才能里子面子都有。

    另外,还需要一个平等对话的前提,弱国无外交嘛。

    利益……利益……

    ……

    车停,江一鸣给钱下车,回到八极门。

    现在的八极门已经饱和了,三楼四楼加起来,正好能容纳每日高峰时期的会员人数。

    黄鹤,侯晓峰,廖云三人都已经能独立教学,韩伟也熟悉了八极拳的基本套路,他手下的那些个教练,眼下也可以作为助教,参与八极拳的教学。

    不过问题依然还在,这是发展太快所带来的问题。

    开设分馆,那就好比是画地封官一样,信任是最大的问题。

    就目前来说,能胜任分馆负责人的,就韩伟一个。毕竟他有开罐的经验,但他八极拳造诣不行啊,而且江一鸣不敢把药浴的配方给他。

    想一想,居然堆积了这么多问题。

    江一鸣拍拍脸颊振奋一下精神,先把眼前最重要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回到八极门,前台李娜先甜甜的招呼了一声,进去后,黄鹤他们也纷纷问好。

    江一鸣笑着一一回应,走到正在训练的唐虎那边坐下。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先听那个?”

    唐虎继续卧推着道:“随便。”

    “你这人真没劲。”江一鸣道:“好消息是,刚才华山论剑那边给我打电话了,说综合格斗比赛有人退出,我们可以补上去。就含金量而言,综合格斗是最高的,也是最受人关注的。而就你的情况来说,综合格斗的规则比自由搏击的规则更适合你,所以我就同意了。”

    唐虎把杠铃放在器械上,坐起来擦了擦汗道:“这很好啊,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就是。”江一鸣道:“综合格斗,是允许倒地后继续使用擒拿技巧的。这一点恰好是你的薄弱环节。所以我有两个方案,看你怎么选了。”

    “你说。”

    “第一,就是抓紧这几天的时间,针对你的薄弱环节强化训练。不求你能在绞杀技巧上制敌,至少别让别人绞杀的时候抓瞎。”

    唐虎想了想道:“第二呢?”

    “第二……还是我昨晚的话,你得转变态度。既然没有绞杀技术,那就只能制敌先机,直接在站立的事后ok对手。”

    “那就第二嘛。”唐虎无所谓道。

    “真第二才行啊?”江一鸣表示怀疑,毕竟态度这个东西,从小养成,根深蒂固的,很不容易改变,所以……“我觉得还是了解下绞杀技术比较好。”

    “不用了。”

    “要的要的。”江一鸣这就转身往楼上走,问韩伟要了个练巴西柔术的教练,再回到八极门。

    看着唐虎满不情愿又带着三分不屑的表情,江一鸣头疼道:“还小啊你?学!”

    唐虎心不甘情不愿的上台,心不在焉的听着教练讲解巴西柔术。

    人家教练现在也是背靠药浴赚钱的,所以讲起课来很是认真。

    “在综合格斗里面,运用的较多的绞杀技巧有两招,一个是裸绞,一个是断头台,只要被锁死后,都是不可能解开的。所以对手一旦有这个意图,你就要制止他。”教练说着说着,也发现唐虎心不在焉,便道:“要不我们来演练一下?”

    “等等。”江一鸣叫停了,真没看出来,唐虎居然抵触外来武术,难道是个愤青?

    “虎哥。”

    江一鸣把唐虎叫过去,“这武术吧,没有那种是无敌的。巴西柔术在绞杀方面的确很厉害。”

    唐虎抓着痒道:“我不被他绞猪不就行了。”

    “你咋还说不听了呢?万一被绞住咋办?”江一鸣道:“我说万一你肯定又想抬杠,万一到时候没被绞住呢?那不是白学了吗?”

    “但我想说的是,未来是不可预测的。技术这种东西,就是平时学来急时用的。大大方方的学,不要扭扭捏捏的。要是你学了正好用上,你就会觉得庆幸。要是学了没用上,你也不吃亏嘛。怕用不上就不学,你放弃的不是一次学习机会,而是失去了咱们身为礼仪之邦的优良传统。”

    唐虎瞠目结舌,半响后道:“你大道理还一套一套的,不过我怎么听起来有点怪呢?”

    废话,这是哥撩妹的理论,两辈子加起来都没用在男人身上过,你也算得上是蝎子粑粑,独一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