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七章:临场换赛(求收求花)
    “泰山!”

    “虎哥!”

    “住手!!”

    几分钟后,江一鸣和苏海都同时出声制止。

    泰山鼻青脸肿的,嘴角还挂着血,但听见喊声后,抬起双手示意停止,倒退着退开了。

    唐虎也好不到那去,眉骨破了条口子,叫停后就揉着手肘,要不是苏海喊得快,怕是要被泰山把手给掰断。

    当然,如果泰山非要掰断唐虎的手,那唐虎运劲后的巴掌,也会落在他脑门上。

    所以江一鸣和苏海才赶紧叫停,大家是合作,而不是结仇。

    唐虎和泰山停手后,两人倒是生出点心心相惜的味道,江一鸣当先骂道:“打爽了吧?打嗨了吧?比赛的时候你要这么打,早让裁判给罚下场了。还拿金腰带?我直接去百货公司跟你买条裤腰带好不好?”

    唐虎挠着后脑勺傻乐,看得江一鸣大饭白眼,都不稀罕说他。

    旁边,苏海帮腔道:“可以打综合格斗嘛,那个规矩少,刚才都没犯规。”

    “可我们报的是自由搏击。”

    “也是。”苏海笑着,把卫衣递给泰山后,又和江一鸣交换了下联系方式,就带着泰山走了。

    江一鸣和唐虎这才关门回家。

    路上,两人就刚才的比试,做出了一些总结。

    首先,是唐虎的自我总结,实战和套路,那肯定是不一样的,高手那都是打出来的,没谁是练出来的。

    虽然江一鸣传授的经验,在比试中也起到了作用。

    但经验说破天还是理论上的东西,没有运用起来,在实战中就会迟疑,而实战中的迟疑,是致命的。

    关于这点江一鸣也没办法,授之以渔的技能可以把经验教出去,但没法子让接受经验的人,好像他一样可以把经验融入身体。

    简单点说,就是没有身体记忆。

    在简单点说,就是他们没得系统……

    但江一鸣认为,这不仅仅是系统,又或者说是身体记忆的问题。

    而是唐虎的态度问题。

    “比赛是什么?比赛就是争输赢,没有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参赛了,那就要有冠军非我莫属的态度。”

    江一鸣侃侃而谈道:“可你呢?面对泰山,还想着摆什么大师的架势,想动作飘逸,想着双方最好都不要受伤……你以为拍电影呢?”

    “我……”

    “你不要慌我没讲完,如果说泰山的实力在强一点,如果说你比赛的对手实力比泰山在强一点,那你礼让的后果,就是被人ko。”

    “我……”

    “你不要慌,我还没说完呢。什么叫抢占先机?拳台如战场,你不能等他打了你你才还手,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我……”

    “跟你讲不要慌我还没讲完,你老打岔干啥?”

    唐虎指着身后道:“我们走过了。”

    “……”江一鸣无语,掉头往回走,继续苦口婆心的说:“所以啊,你一定要摆正态度,上台前那都是签了免责协议的,你说你礼让,万一被人给打废了,欣儿咋办?”

    唐虎一怔,这话才终于戳中了他的内心。

    江一鸣趁热打铁道:“我跟你说啊,你别指望着我会帮你照看欣儿,你要废了,我分分钟把她送孤儿院去。”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江一鸣诈唬道:“欣儿长得这么萌,卖出去当童养媳价格肯定……握草你真打啊!”

    ……

    回到公寓,放好药浴,泡完后已经是凌晨。

    江一鸣也没急着睡,在脑子里把事情在过了一遍,理顺了思路,但仍有些地方笼罩着迷雾。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目前这个情况,挺不错。

    准备睡觉,江一鸣关灯躺下后,又坐了起来,反正都凌晨了,系统任务也更新了,与其等明早被欣儿浪费,倒不如试试利益最大化。

    江一鸣直接做起来,找到余东来的电话打了过去。

    等电话接通后,不等余东来抱怨,江一鸣抢先通报好消息,主打歌被老子写出来啦,你啥时候要啊?

    余东来听到消息也是大喜,“这么快?”

    “主要是灵感到了,你看这首作为贵公司下一步要主推的新人的主打歌,啥时候给你?”江一鸣尝试着暗示一下。

    余东来道:“明天吧,你直接过来,我在公司等你。”

    “咚喵~你有个平凡的任务,请注意查收。”

    怎么是平凡的?

    任务已经发布,江一鸣就没兴趣和余东来扯淡了,敷衍两句挂了电话,查收任务。

    “咚喵~明天去凯达传媒公司一堂,放弃或任务失败,抹杀。”

    “靠!”江一鸣郁闷,看来就算知道了发布任务的条件,也不容易控制任务的难度。套用现在网上对传统武术的一句话来说,对方不配合怎么办呀……

    而且这个问题深究的话还有点风险,毕竟任务更新在凌晨,凌晨给别人打电话,万一接电话那人起床气比较大咋办?

    江一鸣暗暗点头,看来为了稳妥起见,没把握的人就不要寄托任务了,情愿拿给欣儿浪费也好,至少安全无风险嘛。

    等等,江一鸣突然想到个问题,“黄总,任务的这个明天,到底是我理解中的明天,还是严格按照日期的明天?”

    “你猜。”

    “我猜你妹!”

    坑啊,按照常理来说,凌晨过后大家所说的明天,那就是天亮之后。而要严格按照日期来说的话……那得二十四小时之后。

    可系统喵根本不明确表态。

    那江一鸣就只能在天亮后就去一趟凯达传媒公司,如果任务没完成,那好,明儿再去一趟。

    一觉睡醒,过去和欣儿共进早餐后,江一鸣还是先去拳馆开门,等黄鹤他们到了后,就交代了一下,打车千万凯达传媒公司。

    凯达传媒公司,落户在东海市城南的一栋八十层楼高的建筑中,地理位置也属于东海市的中央商务区之一,简称cbd区域。

    比起八极门的地理位置,可不止好了一星半点。

    下车后,江一鸣直接走进大楼,在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各种公司招牌中,找到凯达传媒公司后,这才乘电梯上去。

    别说,老公司就是老公司,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霸占了最上面的三层楼,可见其实力不小,也可见余东来的雄心壮志。

    到了楼上,江一鸣还没自报身份,前台的美女就主动询问:“是江一鸣江先生吗?”

    “你怎么知道?”江一鸣一愣,我有这么出名吗?

    美女笑道:“余总说今天会有位抱着小黄猫来的贵客。”

    “啊~”江一鸣恍然,然后顺便调戏一下,“你也喜欢猫?”

    美女点头。

    “哪有空可以去我家,我家还有只大猫,平常装得跟个人似的,但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

    “……”美女尴尬道:“江先生这边请,余总已经等候多时了。”

    靠,不喜欢猫直说嘛,浪费表情。

    江一鸣跟着美女往前走,又道:“那你觉得狗怎么样?也不喜欢?毛茸茸的没兴趣,那光溜溜的呢?”

    这时,余东来看见了江一鸣,礼贤下士的出门相迎,“江老弟!”

    “余总。”江一鸣咧嘴笑着,展开双臂迎了上去。

    余东来见状也展开双臂,和江一鸣拥抱着道:“欢迎欢迎啊,来来,里面坐。安妮,拿两杯咖啡进来。”

    江一鸣坐下四处打量着,“余总,你这地方不错啊,群芳环绕。”

    “那你也不能看着顺手就去摘呀?这一个个的都是带刺玫瑰,扎手得很。”

    “那就戴着手套摘嘛。”江一鸣说笑着,把歌谱放桌子上,“歌我拿来了,你先看看?”

    “不用,江老弟我还能信不过?”余东来大气的一摆手,拉开抽屉拿出一盒雪茄,“来一根?我这就让人把合约拿过来。”

    江一鸣也不客气,叼着雪茄吞吐着烟雾,等合约拿过来后,翻阅确认没有问题,这就大笔一挥,签。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江一鸣拿出来看了下,是陌生号码,就没有理会直接挂了。

    等告别余东来,离开了凯达传媒公司后,手机又响了起来。

    拿出来看下,仍然是个陌生号码,但不是上一个陌生号码。

    谁呢?这么火急火燎的?

    接听起来,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江老弟,是我。”

    “鼎爷?”

    “哇哈哈哈,江老弟好记性,接到通知了吧?”

    “通知?什么通知?”

    “那就是还没接到了。总之你跟我说的事,成了。让你师兄好好练,好好打,我看好你们。”

    “那就谢鼎爷吉言了。”

    江一鸣挂了电话,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翻出上一个陌生电话回拨过去。

    果不其然,还真是华山论剑打来的,把唐虎参与的赛事,从自由搏击,换到了综合格斗……

    洪家鼎的能量居然这么大?

    江一鸣挂了电话,抬头往位于顶楼的凯达传媒公司……靠,明天还得过来一趟(任务没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