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五章:各取所需
    中午。

    江一鸣坐着余东来的车,一路谈笑风生,向着东海市繁华的地段开去。

    只不过余东来有些奇怪,心说难道搞艺术的都是怪人?要不然江一鸣干嘛去哪都带着知猫呢?

    车停,江一鸣手还未摸到门把,就已经有人从外面把车门打开,然后把手搁在车门上面,生怕江一鸣会捧着额头,透着一股子殷勤。

    下车,江一鸣抬头,就看见一栋七层楼高的建筑,在四周都是数十层楼高的摩天大厦里面,显得那么的突兀,有那么的大气。

    一品堂?

    这不金老爷子小说里西夏……

    江一鸣脑子里突然蹦出个联想,接着就被余东来打断了。余东来热情的邀着他,径直走进了一品堂的大门。

    “欢迎光临。”

    穿着旗袍的门迎微微躬身问好,让江一鸣很有些不自在。

    说实话,不管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他都没来过这种地方。

    这种地方规矩太多,麻烦。

    紧接着,大堂经理快步迎了上来,“余总,洪先生已经到了,正在望江阁等您。”

    “嗯。”

    余东来大手一挥,大堂经理马上侧身让路,并殷勤的在前方引领着,还同时问了江一鸣怎么称呼,一个都没有落下。

    面对这种情况,江一鸣没来由的有些紧张,摸着系统喵的猫毛,深呼吸两下才平复下来。

    到了,大堂经理先敲了敲门,然后把门打开。

    “鼎爷。”余东来抱了抱拳,笑呵呵的进去道:“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迟了,一会我自罚三杯,赔罪。”

    江一鸣跟着进去的时候,门就被大堂经理给关上了,期间大堂经理一句话都没说,深明什么时候该降低存在感的道理。

    这个道理江一鸣也懂,所以也没吭声,等余东来和那个什么姓洪的鼎爷寒暄。

    两人寒暄了几句后,洪家鼎才把目光投向江一鸣,“这位小兄弟是?”

    “我来介绍。”余东来伸手把江一鸣拉到桌前,“他就是我提过的江一鸣,很不错的小伙子。”

    “哦?”洪家鼎挑了下眉头。

    “鼎爷,你好。”江一鸣不卑不亢的问了声好,“不知道余总有没有说明我的来意?”

    “来来来,先坐,坐下说。”余东来热情的招呼道:“鼎爷,是这么回事。江老弟呢,有一家拳馆,目前也有一位拳手,准备上华山论剑比赛,时间就在九天以后。”

    洪家鼎听了眉头微皱,就为了一个拳手要比赛这种小事?而且时间还这么紧,想干啥?你余东来也想插一脚?

    “鼎爷你也知道,打拳这种事,我纯属外行,根本不懂啊。”余东来马上就解释了,“但江老弟对鼎爷却是仰慕已久,所以才求着让我搭桥,拜会鼎爷。”

    洪家鼎看向江一鸣,“那江老弟有什么关照?”

    “那敢关照鼎爷?是我有点小生意,想请鼎爷关照。”江一鸣忍着难受憋了一句,心说这他喵什么世界啊?

    早知道就该把这个世界的近代史好生翻一下,怎么龙国还有这种老江湖人物存在?

    这种人物只在影视剧里面看过,完全不知道怎么弄啊?

    而且瞧他一会看我一会看我的系统喵……该不是认为我看不起他吧?

    可我有什么办法?我不能离开系统喵十米,这是规定,规定!

    气氛有些冷场了,余东来却以为是要密谈,这就起身离席,告罪一声走了出去。

    这下气氛更尴尬了……

    最后还是江一鸣憋不住了,直接把系统喵放地上道:“容小子放肆一下哈,您老气势太强,我实在是憋不住了。”

    洪家鼎:“……”玩呢?

    “咳。”江一鸣拉了拉衣领,“鼎爷,我不是江湖人,一会有什么不规矩或者说错话,您别见怪。”

    洪家鼎:“……”你到底想说啥?

    “事情是这么回事,我和我师兄呢,是学八极拳的。”江一鸣实诚道:“但现在我国传统武术,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地步。所以呢,我和师兄就商量着,上擂台去打一打,重新给传统武术正名。”

    “这不,我们已经参加了华山论剑的比赛。可是反响不好,很不好。大部分人都觉得又是哗众取宠的,等上了擂台肯定丢人的。”

    洪家鼎也算是看出来了,眼前这小子,还真不是江湖中人,可他说这么一大堆,到底啥意思呢?

    于是洪家鼎摆了摆手,“你到底找我做什么?”

    “做蛋糕。”江一鸣绕倒洪家鼎身边坐下,“我师兄参赛,必赢。就算拿金腰带,也是易如反掌。所以来找鼎爷,一起把这个蛋糕做大。一来,为传统武术正名,弘扬国粹。二来,为发展八极拳,打亮招牌。三来……”

    三来就不明说了,老江湖嘛,这方面应该比较讲究,钱这个东西,俗。所以江一鸣只是搓了搓手指,意思到了就行。

    洪家鼎听完哼了一声,“好大的口气。”

    “鼎爷不信我很理解。能做到那就有野心有抱负,做不到……那就是痴人说梦。”江一鸣笑道:“我既然敢来和鼎爷说这件事,就有绝对的信心。余总一直说他不是内行,那么鼎爷您这位内行,大可先看看,在下结论。”

    洪家鼎盯着江一鸣想了一会,“你说他参加了华山论剑,打的那种规则?”

    “规则最多那种,但不是我们想打这种,而是报名的时候,只剩下这种还有名额。”江一鸣小小的吹嘘了一下,却不知道这次的吹嘘,之后险些让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洪家鼎又挑了下眉头,沉默片刻才道:“你的拳馆,几点关门?”

    “十点。”

    “好,十一点,我会让人过去看看。”

    啊?这货有病吧?都说十点关门十点关门,你十一点跑来偷东西啊?

    江一鸣有些莫名其妙,但没有表现出来,大不了今天开晚一点嘛。

    这时洪家鼎已经起身准备离开了,他走到门口停下,回头道:“你真的很不懂规矩,不是江湖中人,但你怎么知道这些?”

    江一鸣笑道:“我相信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洪家鼎微微一怔,连道有趣,然后开门走了。

    江一鸣摸了摸鼻子,心说这不明显的么,球赛都有外围,更何况拳赛,只不过是看庄家玩得高不高端而已。

    不过……你走了,余东来也走了,谁买单啊?

    亲,我出门没带钱包哒……

    就在江一鸣懵逼的时候,余东来又回来了,笑呵呵的说:“看来你和鼎爷谈得不错嘛,怎么样?有内幕给哥哥透露点?”

    “还用得着透露么?”江一鸣反问了句,把系统喵抱起来,又道:“对了,这鼎爷……到底是什么身份?”

    “知道青帮吗?”

    听过,依然是在影视剧里面……

    江一鸣茫然点头。

    余东来见状笑道:“这年头帮派都很低调了,大部分生意也转向正行,所以你不知道也正常。但有些东西,是摘不干净的。就我知道的来说,东海市最大的黑拳,以及各种外围,都就鼎爷的。”

    哦~怪不得了。江一鸣恍然大悟。

    余东来这才买单走人,把江一鸣送回八极门后,在返回公司。

    途中,他回头看了眼八极门的招牌,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

    不管再怎么漂白,帮派分子始终是帮派分子,他们就像牛皮糖似的,粘上了,就别想甩得掉。

    江一鸣,洪家鼎,两人一个要名,一个要利,早晚会有冲突。

    到时候八极门没了,江一鸣正好安安心心的写歌。

    余东来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睛,手指有节奏的敲着膝盖:路,你自己选的。

    江一鸣目送余东来的豪车离开,他在得知了洪家鼎的身份后,就觉得余东来另有打算,只是还想不到是什么打算。

    直到之后华山论剑把唐虎从自由搏击换到综合格斗时,江一鸣才惊觉到洪家鼎的能量之大,也猜到余东来的心思。

    不过这无可厚非,人嘛,大多是先己后人的,各取所需而已。

    而且江一鸣也没办法,十年之期并不算长,他一步都不敢懈怠。不然……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