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四章:敲门主打砖
    晚上,回到公寓的江一鸣泡着药浴,一边听着果儿的试唱录音,一边翻着凯达传媒公司给她设定的形象。

    音乐响起,旋律优美,轻快,能勾起人青春阳光的回忆。

    果儿的声音也挺有特色,给人种干净清澈的味道。

    看来凯达传媒公司是挖到宝了,而且给果儿设定的形象也不错,走的是青春美少女路线,活泼可爱不说,俏皮中由带点青涩。

    难怪要童话镇的翻唱权,若改一改歌词,正好适合她。

    江一鸣闭眼聆听这录音,凯达传媒发来的录音只有三首歌。虽然他们之间签了保密协议,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并没有把整个专辑的歌曲都发过来。

    十分钟,三首歌都听完了。

    江一鸣拿起手机,搜索了下果儿的消息。

    余东来虽然说果儿是凯达传媒准备推出的新人,但其实果儿在一年前就已经出道了,因为长相甜美可人,所以也是又不少粉丝的。

    只不过出道一年磕磕碰碰的,除了参演几次电视剧的龙套,配角外,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啧啧,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签进凯达传媒公司的,不过不管是之前还是近期,现在能被余东来带着到处跑……嘿,嘿嘿嘿。”

    看着手机上果儿甜美的笑容,江一鸣的思想偏离正轨,人间大炮一级准备,人间大炮二级……啊停!

    江一鸣猛的清醒过来,摇着头道:“靠,这段时间忙着拳馆,忙着陪唐虎练拳,居然看照片都……要不要这么燥啊?”

    丢开手机,深吸口气,整个人都沉到药浴里面,足足憋了一分多钟,江一鸣才探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很好,邪念一扫而空。

    琢磨正经事儿。

    根据果儿的形象和音色,应该给她抄谁的歌呢?

    江一鸣泡完了药浴,冲洗过后靠坐在床头,唐虎十天后就要开打,时间很紧迫。以余东来这老狐狸的性格,主打歌要没眉目,肯定不会尽力帮忙的。

    所以……所以!余珊珊,余东来,都姓余,哇塞,后台果然够硬……硬!

    啪!

    江一鸣给了自己一巴掌,拉开裤头严肃的说:“先让我办正事,以后有你嗨的,ok?”

    ……

    青春美少女,活泼可爱,青涩……青涩……

    好容易平复下来,分析着果儿的设定形象,江一鸣灵光一闪,坐直起来重听了下录音里的三首歌,节奏都是轻快优美的。

    而余东来想要的童话镇,旋律中却掺杂了一丝苦涩,并且他拿到童话镇后,还要求主打歌。

    很明显,他原本是想用童话镇作为主打,只不过童话镇是苦涩,描写的是理想与现实,而并非青涩。

    明白了。

    江一鸣翻身而起,伏案疾书,出来吧,匆匆那年!

    ……

    次日,上午,八极门。

    江一鸣看着看着墙上的挂钟,十点一刻了。

    第一批的青年班早就送走,江一鸣一般情况下已经不亲自讲课了。如今黄鹤,侯晓峰,廖云三人各自带了个青年班,讲起课来都有板有眼的。

    要知道,他们可都还没毕业。但相比那些还在担心毕业等于失业的同窗,他们每个月已经能拿上万块了。

    不提他们,江一鸣看时间差不多,就一通电话给余东来打了过去。

    “喂江老弟啊?”

    “是我余总。”

    “听声好像很疲惫的样子,不会是熬了一宿把主打歌写出来了吧?你说你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身体呢?”

    “感谢余总地关心,不过恐怕要让余总失望了,歌还没写出来,不过已经有方向了,打电话来主要是想确认一下。”

    “哦?确认什么?”余东来稍有些失望,但瞬间之后又觉得正常。开玩笑,搞创作哎,一晚就弄得出来?

    “是这样,昨晚我听了试唱的歌曲,还有贵公司给果儿设定的形象之后,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好像她的歌,都偏向于轻快。”

    “对,形象上是这么设定的,所以歌曲的风格,也是围绕着这个形象在打造。”谈起果儿的事情,余东来认真起来,“不过我也感觉专辑里所有的歌都偏向一个风格,很容易造成审美疲劳,更重要的是……这点我还说不出来,反正就感觉不对。”

    老狐狸,考我还是激我呢?

    江一鸣扯着嘴角迎合道:“太甜美,太美好,缺少青涩的味道。”

    “对对对。要不说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呢,一下就说到点子上了。”余东来心头暗喜,心说江一鸣这小子可以啊,一晚上就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但这个问题最麻烦的一点,就是既要让人体会到学生时代的青涩,又不能对果儿的形象造成印象。

    所以找了好些人邀歌,却一直没找到满意的,也不知道江一鸣这边能不能行。

    江一鸣自然不知道这么多事,但他知道青涩这个主题抓对了,抓住了余东来的痒痒肉,而且昨晚他就把歌给写出来了。

    所以,主打歌的问题既然解决了,有王牌在手,那就该催一下引荐的事情了。

    江一鸣谦虚的表示余东来谬赞了,“主题青涩,我好像有点感觉了。”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灵感这东西,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呀哈?想挂电话?没那么容易!

    江一鸣轻轻哼着匆匆那年的曲调,电话那头的余东来果然就舍不得挂电话了,这哪里是主打歌?分明是敲门砖嘛。

    于是江一鸣半途中断道:“对了余总,拳赛的事怎么样了?只剩九天啦。”

    小王八蛋,吊我胃口?

    余东来怔了一下道:“已经约对方中午吃饭了,不过江老弟这么重视,干脆就一起嘛。这事你来说,怎么也比我这个外行好得多。”

    “那太好了,余总你可帮大忙了。一会你把地址发我,我自己过来?”

    “那怎么行?我派人来接你。”

    挂了电话,余东来捏着额头大感头疼,心说刚才就那么客气一下,主要是告诉你你的事我有上心在办,可万万没想到,你顺着杆子就往上爬啊你?

    看下时间,余东来更头疼了,都快十点半了才约别人吃午饭……好仓促好没诚意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