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四一章:挽回形象
    视频里,江一鸣和邓佳牵着小手,漫步在街边,不是耳语的悄悄话,惹得邓佳不时掩嘴欢笑。

    这是很和谐的画面,这是很有爱的画面。

    但当他俩坐在长椅上不久,画风变了,从温情的画面,变成了……

    “我还有你啊,你就是我的全世界,只要我俩相爱,我相信可以克服一切困难。”

    “可你不是我的全世界。”

    “我是!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肯定能重整旗鼓。”

    “得了吧。之前就当我被鬼压,别再来找我。”

    “佳佳……”

    视频拍到这里,画面就只剩下地面了,没多久,一双脚出现在画面中。

    “拍到了吗?”

    “节哀顺变。失败了,就别留着短片,我删了吧。”

    “不,这依然是我的回忆。”

    视频到此结束,整个拳馆都静悄悄的,一开始闹得最厉害的雷蕾,此时捂着嘴巴,眼眶泛泪。

    “原来是这样。”

    “可江教练为什么不解释呢?”

    “因为他要保护她啊,情愿自己千夫所指,也不想她有污点。”

    李娜吸鼻子,“好感人,我们都错怪教练了。”

    “我要,你在我身旁。”

    “我要,你为我梳妆。”

    ……

    电话铃声又响起来,这一次没人说恶心了,反而沉浸在旋律中,雷蕾赶紧把手机往黄鹤怀里一塞。

    “连打两通电话肯定有急事,你快去。”

    “呃……”神也是你们,鬼也是你们。黄鹤拿着手机到洗手间外面,“江教练,有你的电话。”

    江一鸣出来,脸上还有些水渍,头发上也有些小水珠,很明显是用冷水泼过,他拿过手机接听,敷衍两句后挂掉电话。

    “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继续练啊。”

    “教练,还是你来教我们吧,黄鹤他们都乱教的。”

    “怎么……你们不担心我……”

    “切,谣言止于智者,你说的嘛。”

    江一鸣露出个强颜欢笑的表情,“好,那一会可别叫非礼。”

    雷蕾大胆比划道:“来呀,我好怕怕哟。”

    “你个疯女人。”江一鸣说着一愣,“你们是不是看我手机了?”

    众人低头。

    “你们……这事到此为止,都不准再说,也不要再提了。算我拜托你们。”

    江一鸣放低姿态,就更让女学员向他倾斜,瞧瞧,百年都不一定能出一个的好男人呀。

    只可惜真正的江一鸣,并不是。

    换回了形象,继续上课就没那些糟心的情况出现了。

    女学员们也恢复了之前叽叽喳喳的性格,还说刚才的来电铃声很好听,问是不是江一鸣写的,然后就说也要下载设置,顺带帮江一鸣拉人气。

    不止如此,江一鸣还发觉有个妹子似乎有对他芳心暗许的架势。

    毕竟他现在也算事业有成,一表人才,说话风趣还多才多艺,而且最最重要的是,他对感情很认真嘛。

    不过江一鸣对此敬谢不敏,开玩笑,刚刚挽回形象呢大哥。

    更何况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当然,如果妹子能把这种想法保持到毕业,那江一鸣绝对是来者不拒的……

    下午。

    因为挽回了形象,没有课的女学员也留在拳馆,她们交了钱的,在班里一天,也就算是拳馆的会员,可以随时来健身。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了她们这道靓丽的风景线,下午来这里健身办卡的人似乎都多了一点。

    下午三点,唐虎回到拳馆,刚进门,就见前台坐了个妹子。

    李娜站起来笑眯眯问好:“唐教练下午好。”

    “啊?啊,好好,你怎么坐这?”

    “我应聘来这当前台呀。江教练还同意我兼职,说有课的时候可以不来。”

    经营发展上的事唐虎都交给江一鸣了,所以对此也不发表意见,嗯了两声直接进去,他今天的训练可还没完成,尽找心理医生去了。

    进去后,他直接就到器械区开始练了起来。

    而同样在器械区锻炼的女学员们,就坐不住了。

    虽然江一鸣拜托了她们不要提,可说不提就不提的,那还有什么面子?更何况打抱不平,那是身为新时代女性应尽的义务。

    “唐教练?”

    “你是……雷蕾对吧?有事吗?”

    “有,你误会江教练了。”

    “嗯?”

    雷蕾三言两语说明情况。

    唐虎一听就明白了,他昨晚看了视频,这一前一后的顺序,妹子搞混……哎不对,姓江的又骗人啦!

    江一鸣已经来到了两人旁边。刚才他看见雷蕾往唐虎身边凑,心里就感觉要出事。

    这不,唐虎看见他后两眼一瞪,“小江,你怎么骗……”

    “虎哥!”江一鸣赶忙打断,指了指雷蕾,挥手把她赶开。

    雷蕾不服道:“我在帮你!”

    “你还答应我不提呢?”

    “她都那样对你了,你何必还去在意她的形象?”

    “你走不走?”江一鸣怒道。

    “切,好心当作驴肝肺。”雷蕾跺脚离开。

    唐虎这才回过神来,愤慨道:“你怎么……”

    “嘘!出去说出去说。”江一鸣生怕唐虎又当众吆喝,赶紧把他拉到外面,找了个墙角的位置。

    “虎哥,你为人正直也分场合好不好?我好不容易才挽回的形象。”

    “你这是欺骗!你有形象可言吗?”

    “搞清楚,我挽回的是八极门的形象。”江一鸣摊手道:“要不是你上次在拳馆吆喝,我用得着做今天的事?”

    “你不做坏事,我为什么在拳馆质问你?”

    “我……那你也要分场合的好吧?这种事你就不能私下来质问我?你在拳馆那么吆喝,直接影响到的就是拳馆你知不知道?”

    唐虎一愣,道理他懂,可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呢?

    “你这是诡辩!”唐虎反应过来,“你要行得端做得正,我怎么会质问你?再说了,当时是因为你始乱终弃,我气不过才没注意到场合的嘛。”

    “我始乱……老大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干脆一枪打死我算了。”

    简直无法交流,根本就调不到一个频道上,跟他说这头,他偏抓着那头不放。

    江一鸣也是醉了,这样都还说不通,只能捉急道:“这样,你给我一个月……不,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给她一个说法,也给你一个交代,行吧?”

    “你自己说的啊?”

    “我说的,但从现在开始,这件事,告一段落,不准再说,不准再提,就算有别人跟你讲,你也不准翻旧账,行不行?”

    “呃……”唐虎犹豫了一下。

    江一鸣抓狂道:“这你还要想?我特喵这都为了谁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