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三九章:人情世故
    回到住处,欣儿早就忘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抱着个甜筒在那小口小口的舔着。

    江一鸣抱着她乘电梯上楼,敲开唐虎家的房门时,门口还堆着三大包药材。

    “刚办妥啊虎哥?”

    “是啊,这么多东西我得满城跑嘛,在加上砍价什么的,就耽搁到现在……”唐虎挺不会搪塞的,好在这个问题他也问过心理医生,所以想起来后就岔开话题道:“对了,你去接欣儿,有没有跟邓佳把事说清楚。”

    “说了,不过可能和你想象中不太一样。”江一鸣拿出手机调出视频递过去,“看看吧,你所谓的好女孩。”

    唐虎接过去,看视频时脸色有些难看,但看完后,责怪的那个人依然是江一鸣,“要不是你一开始就给人家错误的期望,人家就不会有反差感,你骗人你还有理了?”

    江一鸣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呆愣一下过后,无奈道:“反正这事我已经说过了,现在是她甩我不是我不联系她,以后不要再提了。”

    “嗯。”唐虎心里也还藏着事,所以就没有纠缠,含糊着应了声,开始准备熬住药浴的工作了。

    江一鸣也帮着清洗,装好后他那边的公寓也利用起来,放上两口大锅熬煮起来。

    这样一共就有四口锅同时开火,每晚可以熬八锅药浴出来,每口锅能装50斤,八口就是400斤。

    撇开药渣,浪费的,最少也能有350斤汤药,那就是175份初级武练药浴,3500份九九归真八极纯阳重生浴,近70万小钱钱啊。

    好家伙,撇开提成和成本,纯利润接近50万,想想都兴奋,睡着都能笑醒。

    当然,以拳馆目前的需求来说,3500份估计一个星期都卖不完。

    所以为了保证药效,先熬一半就行了。

    “就算十天3500份,那一个月也是一百多万的利润?”唐虎默算一下,暗暗咋舌有点不敢相信。

    要知道,在几天前他还需要用房租来贴补拳馆的支出,而几天过后,他就月入百万了……这想起来感觉有点梦幻啊。

    江一鸣笑道:“喂喂,别忘了我还有一般的股份呢。你充其量能拿七八十万而已。”

    “那也不少了。”唐虎感慨道。

    “这才多少?一个月就算一百万,一年也才一千多万。”江一鸣豪情万丈道:“别忘了我们的目标,弘扬龙国武术,让八极拳威震全球。”

    唐虎点头,很有点穷人乍富的心思,“那我还要参赛么?”

    “喂,你还想饱暖思"yin yu"咋的?明天训练加倍!”

    ……

    东海澎湾视觉录音室。

    余珊珊所属的凯达传媒公司虽然不算大,但毕竟也是在娱乐圈里滚打了二十多年的老公司了。

    圈内的人脉,口碑都还挺不错的。

    所以在余珊珊的奔走下,现在就已经找来了专业的乐队,准备把配乐先给录制出来。

    毕竟默默把你想这首歌的曲调并不困难,主要全是由吉他完成,有专业乐队在,稍微熟悉一下就能弹奏得出来。

    录音室里,隔音玻璃里面,乐队经过三次尝试,就顺利通过录制。

    半小时不到的功夫,配乐搞定。

    余珊珊拿着录音,又马不停蹄的赶去东海聚雅堂,凯达传媒公司老板余东来,也就是余珊珊的老爸,正在那儿应酬。

    ……

    东海聚雅堂,坐落在东海市南城,环境优雅装潢古典,算得上是娱乐会所中的一股清流。

    会来这儿消费的,大多是些文人雅士。

    余东来在这儿应酬的客人,也是音乐圈里的君子……伪君子也算君子嘛。

    噔噔噔~

    听着鞋跟与木地板接触的声响,余东来笑着对客人说:“肯定是珊珊来了。”

    “爸。”

    余东来介绍道:“珊珊,来,这位是孟老。孟兄,这是小女,珊珊。”

    “孟老您好,事出突然,扰了您的雅兴。”余珊珊微微欠身。

    孟小田看见余珊珊两眼都在放光,不过想到余珊珊是余东来的女儿,又慈爱的笑道:“无妨无妨,我和东来也是闲谈,正事要紧嘛。”

    “多谢孟老体谅。”余珊珊示意了下,见余东来没有要单独谈话的意思,就直接说道:“爸,这次来,我是想更换孤雁的插曲……”

    “嗯?”

    话没说完,余东来都还没表态,孟小田倒是先有了反应。不过与其说反应,倒不如说是失态。

    “珊珊。”余东来微怒道:“孤雁的本子早就定下了,怎么可以说换就换?

    “因为有更好的,更适合的。”

    “珊珊!”余东来喝了一声。

    孟小田插话道:“东来老弟不要生气嘛,如果有更好更合适的,换一换也无妨,我没意见。”

    “那怎么行?”余东来冲余珊珊愤然道:“你简直胡闹,怎么能凭个人喜好做事呢?让你下去学习,不是指手画脚。”

    余珊珊哪能还不明白,但仍旧坚持自己看法,要求换插曲。

    这让余东来大为火大,你当着人家的面儿说人家的作品不行,那不是等于打人家脸么?

    孟小田打着圆场道:“东来老弟,侄女不懂你慢慢教嘛,至于动怒么?来,喝口茶压压火。”

    “你呀你。”余东来指了余珊珊两下,气呼呼的牛饮了一口,道:“你懂电视剧么?你知道年代感要怎么提现出来么?插曲的重要性,不是可以凭你喜好就胡来的。”

    “那你可以先听一下,再做决定。”

    “我不用听,不行!”余东来斩钉截铁。

    余珊珊也是针尖对麦芒,毫不让步道:“你不同意我就自己花钱买授权,插曲我换定了!”

    “你!”

    “东来老弟。”孟小田有打圆场,“听听也无妨嘛。如果真的更合适,那当然该换。但如果是侄女被人蒙骗,那也好就事论事嘛。”

    余东来顺杆而下道:“那就依孟兄所言,一会还请孟兄给小女破析厉害,让她知道错在哪。”

    “这个自然。”

    孟小田老神在在,但等余珊珊放出音乐,轻轻哼唱起来后,脸色就变了。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孟小田本来就是专业的,自然能分辨得出,用这首歌来做插曲,的确是比他那首更合适。

    但这不是合不合适的问题,也不是金钱的问题,而是面子问题!

    他这么资深有名的老词曲作家,给孤雁这部戏写歌的事,在行内早就路人皆知,到最后被换了……那老脸往哪搁?

    好你个余东来,你父女俩这是跟我唱双簧来了?

    一段唱毕,余东来和余珊珊仍旧坚持着自己的意见,但孟小田却一副老子不跟你们玩的表情,搞得余东来最后只能自找台阶。

    他假做拿余珊珊没有办法,扭头对孟小田说道:“孟兄啊,这女儿我是没招了。要不,给年轻人一个机会?让他们摔摔跟头嘛。”

    哼,不光要让他们摔摔跟头,还要让他们摔个大跟头!

    孟小田含糊两句,根本没有心情留下,就找了个借口告辞。

    等他离开后,余东来才捏着眉心靠坐在椅子,一副心力憔悴的样子。

    余珊珊也不是看不懂里面的问题,歉意道:“爸,又给你添麻烦了。”

    余东来摆摆手,“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去剧组做场务?你很聪明,办事能力也强,但人情世故……孟小田那边,爸爸会去调和,但爸爸不可能永远帮你善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