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三八章:鳄鱼泪
    敲定条件,签署了草拟的合约后,王朔和余珊珊就先行离开了,他们还得抓紧去找人,把男女两版的歌录制出来,然后送回公司才好最终落实。

    王朔一直没找到机会和江一鸣谈谈,路上就把江一鸣的情况,简单给余珊珊说了下,表示如果在咖啡馆江一鸣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希望余珊珊能够理解。

    而余珊珊听完后,冷哼了一声,把江一鸣故意支开王朔,然后假借电话套联系方式的事,也吐槽了一下。

    王朔听完后就跟哔了狗一样,一方面埋怨江一鸣见色忘义,为了泡妞居然连铁哥们都坑。另一方面也越发担心。

    所以他就把这事,又给唐虎做了个汇报。

    于是,唐虎当即决定,要给江一鸣找个心理医生,好生辅导辅导。

    话分两头,江一鸣回到拳馆后,药浴的威力已经体现出来了。

    经过不少人的尝试,口口相传过后,又带来更多的人购买药浴。

    目前,澡盆已经不够用了。

    “江教练你可回来了,你看看,这些都是等着泡澡的。”廖云迎上来,“而且唐教练说,剩下的药浴不多了,正想要跟你打电话呢。”

    “知道了。”江一鸣赶紧走到唐虎跟前,问了剩余药浴的数量,“现在去卖药材熬煮也来不及了,今天就到这里,明天都准备一些就行。”

    “那这儿可交给你了,我先去把明天的准备了。”

    熬煮需要时间,公寓里火灶不够,熬煮的大锅也不够。

    江一鸣想了想道:“行,看架势明天得多备一些才够用。你记得多买几口大锅回去。不然放都没地方放。”

    “行,知道了。”

    “等等还有,以后你去买药材的时候,加些不需要的药材,小心驶得万年船。另外还要买分装的可封口塑料袋,事儿挺多你就别回拳馆了,一会我早点关门去接欣儿。”

    “好。”唐虎答应着,大步离开了拳馆。

    离开拳馆后,他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就去卖药材这些,而是去了心理医生哪里。

    在他看来,赚钱和朋友,当然是朋友更重要。

    所以在他决定要给江一鸣找心理医生后,就一直在网上咨询寻找。

    毕竟王朔更为了解江一鸣,而王朔也说了,对心理医生有抵触情绪。

    因此唐虎要找的,必须是可以外出会诊的,并且要同意隐藏医生身份,用普通人的身份去接触江一鸣,然后分析江一鸣的问题。

    为此,唐虎愿意付出更多的钞票,只要能帮得上江一鸣就行。

    ……

    下午四点一刻,原本就不多的药浴终于告结。

    江一鸣先前就已经赔罪提醒过了,所以仍留在拳馆的人并不多。

    “你们看看。”江一鸣把黄鹤三人叫过去,指着账本道:“送钱给你们你们都不要?想什么呢?廖云还好点,至少有做成三个。猴子你一个都没有,还有你……还站那么远?”

    黄鹤做了鬼脸道:“开个玩笑嘛。”

    “赚钱这种事我从来不开玩笑。”江一鸣严肃道:“这么好的产品你们都推不出去,那其他产品怎么办?以后你们要当教练,怎么来独当一面?”

    三人低头,“我们会努力的。”

    “不要光在嘴上说,楼上那些教练都是老员工了,没事你们可以在旁边看嘛,看他们是怎么推销东西的。”

    江一鸣说着想起什么,“对了,其实有个地方很好学推销。”

    “哪里?”三人抬头,眼里泛着光芒。

    “街上,你们可以去那些推销*,化妆品之类的地方,看那些销售员怎么卖产品。如果能碰上拉保险的,那就跟好了,人家连实物都没有,就一个概念都能卖,多厉害。”

    三人若有所思的点头。

    江一鸣抬手挂过去道:“别傻傻的,让你们去学习,别真让人给推销了。先说啊,这钱我可不报销。”

    三人嘿嘿傻笑。

    “还笑,去把澡盆洗了下班,开水消毒啊。”江一鸣打发三人去免费劳动,自己给少年班和幼儿班的家长挨个打电话。

    关门早,今天的课只能往后延一天了。不过为了补偿,延一天送一天。

    等全部搞定,已经五点过三分了。

    江一鸣赶紧关门,风风火火往幼儿园那边赶。

    等到了,幼儿园已经放学有一会了,家长们带走了宝贝萌娃,留下了一地的食品包装,保洁工人正在奋战着。

    江一鸣小跑过去,见邓佳正牵着欣儿的小手,“对不起啊欣儿,晚了一点。”

    欣儿:“没关系。”

    “佳佳。”

    “你怎么来了?”

    “我忍不住,想见你。”

    “讨厌。”邓佳脸红低头。

    两人牵着欣儿离开幼儿园,走到街边的公园长椅坐下,江一鸣拉着邓佳的手,说着一些相思的情话。

    这原本应该是一幅美好的画面,但很快,画风就变了。

    邓佳突然把玉手抽离,责问道:“那你不是什么都没了?”

    “我还有你啊,你就是我的全世界,只要我俩相爱,我相信可以克服一切困难。”

    “可你不是我的全世界。”邓佳这两天本就恢复了些理智,已经开始怀疑那什么古武,那什么上市公司。

    现在听江一鸣说什么想着她无心事业,或许不能接手上市公司的时候,怀疑就更深了。

    江一鸣慌道:“我是!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肯定能重整旗鼓,完成考核。”

    “得了吧。”邓佳甩开江一鸣的手,站起来道:“之前就当我被鬼压,别再来找我。”

    “佳佳……”

    看着邓佳头也不回的离去,江一鸣挤出了两滴鳄鱼泪,欣儿天真的说着蜀黍别哭,江一鸣悲叹一声,弯腰抱起欣儿,走到路旁的树下。

    “拍到了吗?”

    “节哀顺变。”被拜托的路人拍了拍江一鸣的肩膀以示安慰,“失败了,就别留着短片,我删了吧。”

    “不,这依然是我的回忆。”江一鸣长情而伤感的说道。

    路人叹了口气,把视频传给江一鸣。

    江一鸣掏出五百块钱,“谢谢。”

    “不用了,你留着吧。”

    “不,这是你应得的。”江一鸣把钱强塞过去,又一滴泪水滑落。

    欣儿抬起小手,帮江一鸣拭去泪痕,“蜀黍你别哭了,爸爸说哭鼻子会变丑的。”

    “小笨蛋,叔叔不是哭……”江一鸣查看着视频,用手指抹了下眼角,屈指一弹。抱歉了邓佳,你挡路了,最多以后赚了钱,分你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