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九章:选择
    八极门,唐虎大口大口的,把体内翻涌的真气吐出体外。

    没了发火的对象,他的气愤很快平复下来,面对等着上课的幼儿班,他不得不冷静下来,让黄鹤他们先教着。

    坐在更衣室的长凳上,他仍想不通江一鸣的所作所为,这是生活作风问题啊!

    祸祸女孩子,虽然这种剧情也常在影视剧里面看到,甚至现实中也屡见不鲜,但……

    等等!难道他还在感情的挫折之中?

    唐虎想到这个,翻出王朔的名片,打了过去。

    随着嘟嘟几声忙音,电话接通了,王朔烦躁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谁啊?我这拍戏呢忙得很!”

    “王朔,我唐虎你还记得吧?”

    “唐……哦虎哥,你有急事?我这真拍戏呢,要不等会我给你打过去?”

    “我就问一个事。”

    “那你说……”王朔拿开手机吼道:“那个谁!干嘛呢你?”

    唐虎听见吼声也知道王朔在忙,便长话短说道:“小江先前那个女朋友,是怎么分手的?是不是他女朋友跟着有钱人跑了?”

    “虎哥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你就说是不是吧。”

    “是。”

    “那我明白,你一会忙完在打给我吧。”唐虎挂了电话,又给江一鸣拨打过去,但嘟嘟两声忙音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唐虎叹了口气,欣儿扬起还挂着泪痕的小脸道:“爸爸,蜀黍怎么还不回来呀?”

    “会回来的,爸爸保证。”

    ……

    酒吧一条街,酒瓶座酒吧。

    江一鸣狠狠的灌了杯洋酒,辣的龇牙咧嘴的放下酒杯。韩伟殷勤的把酒满上,嘴上却说:“少喝点,伤身。你说为了个女人,至于么?”

    “哼……”江一鸣指着太阳穴不屑道:“唐虎他这里秀逗啦,什么年代了还玩纯情?”

    “是是是,这年头那还找得出纯情的女人?真要有,那也得去幼儿园找。”

    江一鸣又灌了口酒,微醺的拉着韩伟说:“你给我评评理。我,出谋划策帮他发展拳馆,三天时间就把拳馆扭亏为盈,还拿出古方来增加拳馆的竞争力。他,为了一个……都不怎么认识的女人,叫我滚?”

    韩伟还不清楚唐虎和江一鸣到底是什么关系,在加上江一鸣那句:都不是什么正经的习武之人。

    他可不敢去陪着说唐虎的不是,不然万一两人真是师兄弟呢?就算不是,江一鸣酒醒后会察觉不到?

    所以他换了个方式道:“只能说你俩观念不同吧?”

    “说得好,敬观念不同。”江一鸣举杯喝酒,“再说结果,你说过程只要还是结果重要?”

    “都重要吧?”

    韩伟想了想,这问题更不还回答,鬼知道江一鸣提的是哪出。

    “都重要?”江一鸣打了个酒嗝道:“资本的原始积累,那都是血腥的嘛,一将功成万骨枯,人无横财不富。你要死在半道上,烂了都没人知道。但你要死在终点,自然有人去替你粉饰过程。”

    “你醉了。”

    “我知道。”江一鸣喝得太急,确实有些昏沉,半眯醉眼摸着系统喵嘟囔:“八极……八极……”

    “你说什么?”

    “八极!”

    靠,死醉猫!

    你借酒消愁不应该是因为那个女人吗?你是怎么从女人跳到资本这个问题上的?

    韩伟莫名其妙,但想着江一鸣的醉话……资本的原始积累是血腥的……一将功成万骨枯……

    是不是可以趁他喝醉,套问出古方的配方呢?

    韩伟最后把江一鸣弄回公寓后,也没下定决心,见江一鸣已经睡熟,就摇摇头离开了。

    等防盗门关上,睡得跟死猪似的江一鸣睁开眼,翻身坐起。

    “嘶~酒量大不如前啊。”他自嘲一句,去厕所洗了把冷水脸,哪里还有半点醉意。

    虽然喝酒说胡话是故意的,但和唐虎的争吵,却是没有半点掺假。

    没办法,让八极拳威震全球的任务,就像是悬在他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容不得他有半点懈怠。

    他坐在木椅上,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回忆着先前的过程。

    韩伟有句话说得不错,观念不同。以唐虎的观念和耿直,真的不适合做生意,但为什么系统会选他呢?

    今天因为私生活的问题闹翻,系统也没有制止,到底在想什么?

    江一鸣看了眼蹲在一边舔爪子的系统喵,还是看不透啊……难道就是单纯的任性?

    既然没阻止,江一鸣就有了甩开唐虎,另起炉灶的心思,所以才拉着韩伟去喝酒,就是想试探一下。

    不过韩伟并没有趁机套问配方,是城府深?还是野心小呢?

    江一鸣闭上眼,酒意上头,又是一阵眩晕,思维不由偏离了航道。

    他又想到唐虎发火的原因,不由会心一笑。要说起来,在唐虎这样的人在身边,虽然有时很闹心,但脑子很轻松,不用担心他对自己有所图谋。

    至于邓佳……嫌贫爱富,喜欢钱并没有错。谁不喜欢钱?这个时代人人都在向钱看。

    但做了什么选择,就得有承担什么风险的觉悟。

    现在,她至少活在美丽的幻想之中,等过两天,她反应过来,也就过去了。

    江一鸣深吸了口气,他十几岁就踏上社会,摸爬滚打一步步有了自己的事业,所见的,所经历的,都是些操蛋的现实。

    所以他很早就学着理智,明白成年人的世界,从来都没什么对错,只有选择。

    唐虎选择正直规矩,所以看不惯他对感情的游戏态度。

    邓佳追求有物质的幸福生活,所以被他的花言巧语蒙蔽。

    韩伟选择要赚钱,所以义无反顾的放弃了自己的跆拳道馆,转投八极门的怀抱。

    杜姐,魏姐,许许多多的客户,还有黄鹤,侯晓峰,廖云……甚至是都没有见过的前女友,李心颖。

    谁不是在选择?谁不是在承担选择之后的风险?

    呃……对了,我好像是被迫穿越的,并且至今为止的所有任务,也是被迫接受的,招谁惹谁了我?

    江一鸣真的醉了,想着想着头一歪,沉沉的睡了过去。

    ……

    影视城。

    结束了三场夜间的戏份后,剧组终于收工解散。

    王朔和剧组的人打过招呼,又去导演哪里拍了通马屁后,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了。

    他和江一鸣的关系,一个字形容,铁。

    所以在唐虎来电后,他就一直心神不宁的,现在看时间太晚,和唐虎又不太熟,感觉打电话过去不太好。

    就挠着后脑勺,想着应该用什么借口去给江一鸣打电话呢?

    毕竟这孙子是个文青,那小情绪敏感得不得……哎,文青,有了!

    王朔想到办法,马上就拿起手机,给江一鸣打了过去。

    ……

    公寓。

    突如其来的铃声,惊得正在做噩梦的江一鸣打了个激灵,然后就从木椅上滚了下来,吓得系统喵扑上去就是一通猫拳。

    “吓本喵吓本喵!好大的胆子!”

    我去……

    看着系统喵傲娇的背影,江一鸣敢怒不敢言,听闻铃声依旧,就把手机拿了出来。

    看来电显示上是王朔的大名,江一鸣微微一怔。

    他不是剧组拍戏去了么?深感半夜打什么电话?

    难道是唐虎……

    江一鸣揣测着,接通电话,就听电话里,王朔亢奋而急促的呼喊着。

    “救命啊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