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五章:还有合作的必要吗
    “当然不对了,你就没听出来他在调侃你?”江一鸣来拳馆听说了经过后,“他故意说你苦练二十年,就是说时间太长,你想想现在除了靠这个吃饭的,还有谁能下二十年苦工练拳?”

    “其次,他故意提比赛,就是让群众自己去脑补,在竞技比赛里面,根本就找不出传统武术的参赛选手。”

    侯晓峰挠头道:“应该有吧?”

    “有个屁,你给我举三个名字来听听?”

    “呃……武僧狂龙!”

    “狂龙打比赛用主要用的是散打好吧?”江一鸣恨铁不成钢,“都说过了,在不同的环境里面,只有最适用于当前规则的打法,没有什么无敌的功夫。这话要我说几遍?”

    廖云嘟囔道:“如果有,八极拳……”

    “很好!”江一鸣瞪眼一指,“老子欣赏你。”

    大家自然听得出江一鸣是在说反话,但听着楼下闹腾的声音,黄鹤又道:“总不能由得他在下面放屁,我们什么都不做吧?”

    他说得挺有道理呀?江一鸣揉着太阳穴道:“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用管他。”

    “可……”

    “可什么可,韩伟这小子的危机意识到还挺强,不过选今天宣传就心急了点。”江一鸣思索了一下,“等结束,我上去和他谈谈。”

    黄鹤几人会错意,摩拳擦掌道:“我们也去。”

    “去毛去,我是上去谈生意,你以为打架?”江一鸣心好累,说着摆了摆手,“该干嘛干嘛去,虎哥你训练任务完成了吗?”

    “没……”

    “没还在这杵着?练去!”江一鸣说罢又看向黄鹤几人,“基本套路练熟了吗?”

    “没……”

    “练切!”

    黄鹤缩着脖子嘀咕:“我练熟了。”

    “那就给我倒着练,错一个动作看我练不死你。”

    侯晓峰,廖云哈哈偷笑:“该!”

    江一鸣补上一句:“你俩也一样!”

    两人的笑脸顿时比苦瓜还苦,黄鹤也有仇报仇,“该!”

    ……

    九点三刻。

    青年班的学员已然到齐,女子自卫班的学员也来了部分,但教学却没法开始,因为楼下韩伟的喇叭越发震耳。

    节奏感极强的敲击音乐,配合着韩伟不时鼓动的宣传,吵吵的根本不能让学员听清江一鸣在白话些什么鬼。

    “江教练,你说什么?”

    “我说……”

    “动次打次~路过的朋友你们好吗?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悠悠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妈蛋,还蹬鼻子上脸了?

    音乐再怎么闹腾江一鸣都能保持淡定,可闹腾到学员了,影响到正常教学了,那就不能在让他继续胡搞了。

    “黄鹤!你先带他们玩下器械或别的。”

    “好。”

    江一鸣点点头往门口走去,唐虎跳了过来,“要不要我陪你下去?”

    “练你的。”

    到了楼下,江一鸣深呼吸几下,揉揉脸露出亲和的笑容,然后才走到舞台后面。

    “韩馆长?韩馆长?”

    “嗯?”韩伟回头,“哟江师傅,有事?”

    “借一步说话?”江一鸣保持着风度,微笑说话。

    韩伟眼珠转了转,把话筒交给旁人,跳下舞台道:“什么事?”

    “音乐,小点声。”

    韩伟装听不懂。

    “小点声,你不觉得我们这样说话很累吗?”

    也对,韩伟这才回头示意,让舞台上的人把音乐关小。

    江一鸣领着韩伟走到旁边,选了了左右没人的地儿站定,“韩馆长,你说你这是何必呢?”

    “江师傅,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

    “那我就说白点,咱们楼上楼下的,相互之间想有个秘密其实很难。你能想到扬长避短,可见你和我一样,都不是什么正经的习武之人。”

    韩伟嗯的一愣,这话倒是新鲜,不过话糙理不糙。开跆拳道馆为啥?不就是为了赚钱嘛。

    搭舞台搞宣传为啥?竞争嘛。

    竞争啥?生源嘛。

    说到底,还是赚钱。

    所以韩伟眨了眨眼,回过神来道:“你想说什么?”

    “说点韩馆长不爱听的事实。”江一鸣笑道:“论打,贵馆和我八极门的差距,很大。论情怀,我八极门是传统武学,贵馆是外来武术。任何人都有民族向心力,看见传统武学压制外来武术,我相信是所有龙国人喜闻乐见的。”

    “当然,我也必须要承认,韩馆长这一手扬长避短用的不错。但可惜,咱们楼上楼下,靠得太近了。”

    韩伟不悦皱眉,“近有什么问题?”

    “很有问题。首先,你选的扬长避短太复杂,如果我和唐虎轮番着去你那踢馆,你觉得学员们会去在意习武只为强身健体,而不是好勇斗狠这个问题?”

    韩伟脸上一僵。

    “简单,粗暴,够直接,才是大众优先接受的选项。”江一鸣观察了韩伟的表情,接着说道:“另外,相信你也知道唐虎要参赛的事,以他的实力,拿拳王金腰带只是时间的长短问题。到时候奖牌往墙上一挂,韩馆长,贵馆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韩伟急道:“那又怎么样!跆拳道推广更大,年轻人更喜欢,也比你们的八极拳帅气。大家受众不同而已,想挤垮我?”

    “不不不,韩馆长误会了,我从没想过要挤垮你。而且要说帅气,我新编一套就行,学员们最重要选的,也不仅仅是帅气,还要能打得赢才行,不是吗?”

    韩伟也清楚这个问题,现在的拳馆,哪有只单纯教一种拳法的,那都是要包罗万象。说白了,就是顾客是上帝。你家拳馆的选择性不多,那就怪不得顾客弃你而去。

    而且一旦让唐虎捧回了奖杯,那宣传推销起来,底气都不一样,根本没有可比性。

    “你刚才说合作?”

    “是。”

    “怎么合作?”

    “两家合并,天武,并入八极门。”

    草!你这叫合作?你他喵的这叫吞并!

    韩伟猛吸一口凉气,面色阴沉的说:“等唐虎捧回奖杯再说吧。”

    “呵呵,到那个时候,你觉得我们还有合作的必要吗?”江一鸣笑着丢下一句,走了两步又回头道:“我只能说,在八极门开分馆的时候,韩馆长将是第一位分馆馆长。并且,赚的钱绝对比现在更多。”

    草!

    韩伟只觉胸口被一块大石压着,内心的怒火就快要喷涌而出。

    他喵的,还有合作的必要吗?我吗你大爷!好大的口气!

    唐虎拿拳王金腰带你说了算啊?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还想吞并我的天武跆拳道馆?

    唐虎练的是传统武学,练了二十多年,掌力在猛又能怎么样?有些东西已经根深蒂固,上了拳台能不能适应那还两说。

    不适应规则,也不见得就一定能赢。万一犯了规,别说金腰带,不禁赛就该偷笑了。

    不过……他凭什么说赚的钱绝对比现在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