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十五章:神经病啊
    龙元69年5月27日,清晨。

    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移了过来。

    晨风轻轻地扫着,从并未关严的玻璃窗外穿了进来,轻柔的拂着一切。

    系统喵伸长前爪,把前半截身子尽力贴近地面,翘高屁股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跳到床上,用肉爪拍打着江一鸣的脸颊。

    “干嘛?”江一鸣半梦半醒的眯着眼缝,脑子里还是浑浑噩噩的。

    “铲屎切!”

    ……

    江一鸣就不明白了,作为一个系统,它要排泄功能做什么?当然,有排泄功能也忍了,可作为一个系统,它就不能直接拉马桶里?

    搞事情啊。

    “黄总,你下次直接拉马桶里行不?”江一鸣一边铲屎一边说。

    “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嗯!”系统喵蹲在一旁憋气用力,“这还有坨。”

    ……你不要太过粪了我跟你讲!

    处理干净,洗漱完毕,江一鸣去对面唐虎哪里吃了早饭,就一起去八极拳馆开门上班了。

    现在系统升了级,和系统喵之间的限制距离已经扩大到10米。江一鸣也不需要再唐欣儿抱着系统喵的时候,必须脚跟脚的跟着。

    到了地儿,三人上楼,就见黄鹤已经蹲靠在门口,也不知是哪根筋犯了。

    “小师叔不好了!”黄鹤看见江一鸣,腾的跳了起来。

    “啊呸!你小师叔我好的很。”

    “不是啊小师叔……”黄鹤欲言又止,把手机送了过去道:“你先看这个。”

    江一鸣接过手机,屏幕上是一段视频,在没点击播放前,画面停留在一名身穿白色练功服的光头,和另一面留着胡须身穿黑色体恤的男子上面。

    “是什么?”唐虎也凑了过来,“传统武术不堪一击,太极大师惨被秒杀?”

    “先开门。”江一鸣隐隐猜到点端倪,但抓不住关键。

    点击播放,整段视频只有一分多钟,前面二十秒是裁判在介绍规则,中间二十秒……不提也罢。

    太极大师完全被压制,没撑住几下就摔在地上,然后被格斗高手一通胖揍。

    “几个意思?”江一鸣看视频后面的内容没什么意义,走进拳馆时就放下手机问黄鹤。

    黄鹤道:“这就是前几天的事,我们昨天回学校去宣传八极拳,本来挺顺利的,没想到半途杀出个程咬金,说传统武术根本不行,是垃圾。我们当然就不服气去和他理论了……”

    “说重点。”

    “重点……都是重点啊!”黄鹤噼里啪啦,足足说了好几分钟,都不带喘气的,最后说完端起茶杯狠灌了一通,“这么说你听明白了吧?”

    “明白,简单点说,就是你们昨天回去宣传八极拳,然后被玩空手道的揍了呗。”

    “不是啊,那王八蛋还……”

    “行了行了,我听明白了,行动上你们被揍了,辩论上你们又口说无凭,而对方却能拿出这个很有说服力的视频。所以你们在不理智的情况下,让对方今天来这儿见识传统武术的厉害,对吧?”

    黄鹤愣了一下,“差不多是这样。”

    “他们几点来?”

    “应该快了。”

    “行我知道了,这点小事犯不着大惊小怪的。”江一鸣笑着摇了摇头,打发黄鹤去热身活动,该练功就练功,不要胡思乱想。

    这时唐虎凑了过来,刚要开口。

    “不要讲,不要问,一会准备表演就行。”江一鸣直接说道:“对了,给王朔打个电话,让他提前过来。”

    “有人上门找麻烦,质疑传统武术,你还有心思拍宣传片?”

    “为什么没有?这属于发展上的问题,交给我处理好吧?”江一鸣边说边查着视频的相关资料,冷不丁又想起什么,小声问道:“对了,那三指厚的石碑,你确定劈得开吧?”

    “废话!”

    “那就行了,一会王朔来了,你先把练功服换上。”

    把唐虎也打发开,江一鸣开始专注手机上的资料了。

    视频上输的一方叫杨震,是修习传统武术太极拳的,自己也在开馆授徒,还是上过电视受过采访的。

    而赢的一方叫楚夏,是练习现代竞技武术的,同样也开馆授徒,号称是龙国综合格斗第一人。

    因为视频,他俩现在可都是红人,整个约斗的原因,在网上也是一查就知。

    江一鸣逐一阅览,不时挑两个有意义的文章点进去,还去杨震和楚夏的微博上证实了下。

    没错,两人打起来的原因,就是因为争论现代竞技武术和传统武术谁更厉害。

    楚夏说传武不行,杨震就说传武啥都行,两人因为这个在微博上掐了好几个月,最后终于约出来干了一架。

    了解完前因后果,江一鸣嘴角微微上扬,他可不是正儿八经的习武之人,穿越前他可是个生意人,看问题习惯从利益出发。

    ……

    九点刚过,门口传来嘈杂的争论声,江一鸣把手机一放,慢慢站了起来。

    大学生,精力还真是旺盛。

    “就是这,昨天被我们小师叔秒杀的跆拳道黑带,就是楼上拳馆的馆长。”

    “还说跆拳道?都说那玩意和传武一样,都是表演性质的。看着漂亮,屁用没有。”

    楼上刚刚开门的韩伟脑门炸出青筋,马拉个币的,没完啦?

    看着一群大学生涌进八极拳馆,江一鸣脸上堆起笑容,这一个个的,可都是潜在客户啊。

    瞧打头那个精壮的小子,应该就是玩空手道的主了,也是这次闹剧的牵头人。

    只要搞定他,这群大学生起码有一半会交学费。

    “欢迎,各位是来报名的?”江一鸣明知故问。

    王俊上前一步趾高气昂道:“装啥?我们来做什么的你还不知道?黄鹤!都看见你了,躲什么躲。”

    随着他的叫嚣,他身后的大学生大多高举手机,开启录像功能。

    “什么叫他躲?他交了学费,是来这学武的。”江一鸣收起笑容,“所以,你是来踢馆的?”

    王俊鼻孔朝天道:“我是来打假的。”

    “假从何来啊?”江一鸣摊手不解。

    王军冷笑道:“还装呢?前几天太极大师被人痛扁的视频那么火,你会不知道?”

    “老实说,今天之前还真不知道。”

    “那现在你知道了?相信你也看过了,对此你怎么看?”

    江一鸣莫名其妙道:“当然是用眼睛看呀。”

    王俊“……”握草,你不按套路出牌。

    “好了不开玩笑。”江一鸣摆手道:“练养生的大多打不过练套路的,练套路的大多也打不过练竞技的,练竞技的碰见刀口舔血的照样得跪。出发点不一样,针对训练的方式不一样,有什么可比性?要不咱们倒过来,比谁活的久,那碰见练养生的全都得跪。”

    王俊一愣,随即大喜道:“瞧见了吧,他也承认传统武学是用来表演的。”

    “哎~”江一鸣把手一推,“传统武学至少要分为两类,一种是养生的,另一种,是杀人的。”

    江一鸣两眼微睁,配合着语气气势,竟把前面的大学生都惊得矮了一头。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热武器出现才多少年?龙国作为文明古国,能在这片土地上屹立数千年不倒,能让四方敬仰岁岁来朝,你以为凭的是什么?”

    “这……”王俊语结,绞尽脑汁又丢出话题,“那杨震和楚夏在网上吵了很久你知道吧?有个话题是巴柔的裸绞,只要锁死无法可解。但传武的人却说可以单手破开,你能破得开么?”

    江一鸣笑着摇头道:“你是大学生吧?”

    “是啊。”王俊莫名其妙。

    “各位应该都是大学生吧?”

    “是啊。”众人也都莫名其妙。

    江一鸣摸了摸眼角不存在的眼泪,“既然都是大学生,那碰见问题的时候可不可多想一下?你……你怎么称呼?”

    “王俊。”

    “好,王俊同学,你不觉得你提出的这个问题,本身就很有问题吗?”

    王俊愕然,“哪有问题?”

    “我为什么要被人锁死之后,在单手去破裸绞?我难道不可以在先把他打倒?”江一鸣提出质疑,然后举例道:“你这种问题,就好比说我用枪顶住你的脑门,你只能举手投降,但你却说你可以单手夺枪,神经病啊?”

    “在比如说我隔着几百米,用狙击枪瞄准你的脑门,并扣响了扳机,你死定了,但你却说你可以单手接子弹,神经病啊?”

    听着江一鸣的例子,尤其是后面那句神经病的夸张语气,众人哄笑。

    王俊却在这抓着漏洞,“你这是歪曲了我的问题,我刚才说的是裸绞锁死后,就无法可解,但传武的人却说可以单手破开。所以按照你刚才的话来说,就是那些说可以单手破开的都在骗人喽?”

    “又错。”录着像呢,江一鸣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得罪人,“单手破裸绞当然可以,但有个前提。还是用刚才那两个例子来说,如果你真的可以单手夺枪,真的可以单手接子弹,那你我之间对我实力差距,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大学生们都在点头,这话的逻辑是通的,但不符合常理啊,而且有点不讲道理。

    所以王俊看说不过江一鸣,索性道:“道理谁都会讲,当初杨震在网上也吹得天花乱坠的,可最后怎么样?五秒就被打翻在地,只能抱头挨揍。”

    “哎~”江一鸣食指一点,“从进来到现在,你终于说对了一句。”

    “功夫,就两个字,一横一竖,站着的才有资格讲话。”江一鸣背着台词,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引向拳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