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七章:拉轰的男人
    晚上,为了感谢江一鸣照看唐欣儿,解决踢馆,以及为拳馆增加了新学员,唐虎请大家吃火锅,顺便庆祝江一鸣加盟。

    本来江一鸣也是想加盟拳馆的,不过有些事,主动和被动有区别,矜持和不矜持也有区别。

    所以江一鸣才说要考虑考虑。

    要不然诸葛亮为何要刘备三顾茅庐后,才出山相助?

    可计划赶不上变化,谁让唐虎有个被系统认证的任务npc女儿呢?

    她只需要一开口,江一鸣就得直接沦陷,更何况还用了摇臂杀……

    ……

    “来,在走一个。”

    唐虎举杯相邀,江一鸣也拿起酒杯,和众人在热气翻腾的红白锅底上碰杯。

    “小师叔,我单敬你一个。”

    刚抿了口酒,黄鹤又屁颠屁颠的迎了过来,江一鸣和他碰了一个,依然以内伤为由,只是抿了一口。

    穿越前为了应酬不得不喝,身上没少落下毛病,好不容易穿越了,江一鸣可不想重蹈覆辙。

    刚放下酒杯,裤兜里手机稳稳震响。

    王朔?

    江一鸣看着来电显示,想了想接听起来,“喂?”

    “老江,给我开门啊……你那边好吵,你不在家?”

    “呃……是啊。”

    “靠,早知道就先给你打电话了,害得我白跑一趟,你在哪?”

    听这说话的语气,绝对不是一般熟的朋友,江一鸣魂穿没有得到记忆,最担心的就是让熟人觉得奇怪。

    不过手机声挺大,唐虎听见后直接喊道:“叫过来呗,人多热闹。”

    就唐虎那大嗓门,隔着个桌子也让手机那头的王朔听见了,他直接问完地址就挂了电话。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至少有这么一大帮子人在,糊弄过去不成问题。

    江一鸣无奈收起手机,没多一会,肩膀就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老江!改头换面啊你?”

    “来啦,坐这。”

    江一鸣起身回头,心道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王朔也留着一头披肩长发,一甩一甩的相当骚包。

    不过江一鸣下午教完课,就去理发店把长发给剪成了板寸,现在被王朔提起,他倒是想到个完美的解释。

    “这不削发明志么,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江一鸣道:“各位,这是王朔,我铁哥们。”

    王朔倒是个自来熟,张口就道:“大家好大家好,叫我老王就行,隔壁老王的那个老王。”

    众人轰然发笑,气氛瞬间热络了不少。

    江一鸣擂了王朔一下,又道:“在座的都是八极拳馆的人,这位是馆长唐虎,虎哥。”

    王朔哟的一声,马上放低姿态道:“虎哥你好,叫我小王就行。早知道都是武林中人,我还说啥隔壁呀。”

    众人又是一笑,黄鹤还呛了口酒,不依不饶的拉着王朔,说他俩必须的走一个。

    王朔端着酒杯挤眉弄眼,“为啥呀?”

    “我,黄鹤。”

    “哦~二点五个亿,那必须走一个。”王朔笑着与之碰杯,一饮而尽后又道:“我多嘴问一句,小姨子漂亮不?”

    “滚滚滚。”

    “别啊,你这兄弟我交定了。”

    “……”

    不得不说,王朔很会来事儿,酒桌上有这么一号,基本不会有冷场的时候。

    江一鸣能在他身上看到自己早年的影子。但很奇怪,在这个世界的江一鸣,性格上应该和王朔南辕北辙,怎么会这么要好呢?

    等听王朔拿当年的糗事下酒,江一鸣才了然,也不得不感慨,一起同过窗,不愧是四大铁之一,更何况当年,王朔还是睡在他上铺的兄弟。

    哎?这世界好像没有这首歌,有机会可以拿来换点钱花。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无……后面咋唱来着?靠!

    江一鸣胡思乱想的功夫,王朔已经和唐虎等人打成了一片,当得知江一鸣还会八极拳,很是惊奇。

    “老江,你小子藏得够深啊,一张铺上睡过的兄弟都瞒着?”

    “嘿,我出生时天降祥瑞满屋异香,还有两仙人脚踩七色祥云而来,哭着喊着要收我当徒弟,可我都拒绝了,这么牛逼的事情我跟谁讲过?没有。为什么没有?因为我低调,我不说。”

    “……过分了啊。”王朔哭笑不得。

    江一鸣打了个哈哈反问道:“对了,你找我啥事?”

    王朔看着桌上拼酒吹牛的新朋友,心有顾忌道:“走,先陪我去尿一个。”

    江一鸣自然听得懂言外之意,带上系统喵跟王朔往洗手间去了。当然,依然得掐着任务时间,欣儿还吵吵着要喂猫吃毛肚呢。

    进了洗手间,两人并排着放水,王朔偏头打量着江一鸣,“你……没事吧?”

    “没事啊。”江一鸣拨了拨头上的板寸,“不跟你说了么,削发明志,从今起,我是浴火重生的,崭新的江一鸣。”

    江一鸣唯一能想到的,也就是被那女人甩,而且他也准备以此为借口,来掩盖他性情的变化。

    “真没事?跟我可别装。”

    “你才别装,她叫你来的对吧?”

    江一鸣故意试探,马上就从王朔的表情上得到了答案,于是也不等王朔回应,就接着说道。

    “她是个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女人,有追求有魄力,知道她要的我给不了,索性快刀斩乱麻。”

    王朔楞道:“那你……”

    “我不怪她,不都说了吗,削发明志,她让我重生,还早上一个电话,晚上又让你过来,这至少说明一件事。”

    “什么?”

    “真的爱我。”

    “呃……”

    王朔有点错乱,眼前的江一鸣真不一样了,风趣,幽默,开朗,外向。

    可这让王朔严重怀疑,怀疑江一鸣是不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以至于性情大变。

    于是他叹了口气,故意引导道:“你说明明两个人互相爱着对方,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呢?”

    “喂,听说你好像是专程过来安慰我的?”

    “就你这状态还用我安慰?”王朔笑骂,“你该不会……”

    “不会,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更何况是我这么拉轰的男人。”

    王朔无语,每次他都没问完,江一鸣就猜到,并回答了问题。不过江一鸣不容他多想,毕竟任务倒计时在报警了。

    “走吧,再不出去,他们该质疑我俩的性取向了。”

    回到桌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除了江一鸣和唐欣儿,一个个都喝得差不多了。

    这便埋单走人,把八极拳弟子和王朔挨个送上车,江一鸣抱着系统喵,唐虎抱着睡着的欣儿,一路回到小区。

    进了同一栋公寓,来到同一个楼层,见唐虎掏鼓着钥匙,江一鸣才敢确认,房东居然就住在隔壁。

    “小江啊,明儿八点,别迟到。”

    今晚唐虎喝得最多,说话都大舌头了,不过毕竟是习武之人,并未踉踉跄跄的。

    “虎哥等等,作为八极拳馆的一员,我觉得我有必要提出点对八极拳馆有建设性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