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章 碰撞
    碰撞的火花,似是一个结局,又似是一个开始,也许每个时代的开始,都是由这些无数次的碰撞所形成的。 !

    不知道过了多么久多么久,那个巨大的身体直接撞进了诊所,尽管这个身躯已经满是伤口,但是仍然摧枯拉朽一般,洪擎苍一把抓起一个商会精锐的脖子,直接一拧,然后猛的丢了出去,也许是趁着这个空档,狲理事手的弯刀划过这个怪物的腰间,但是还没有等狲理事得意,一只大手猛的抓住了他的肩膀。

    狲理事只感觉到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从这大手弥漫了他的全身,身体被猛的拉扯,狲理事这样如同落叶一般被动,迎向狲理事的,是一个巨大的拳头,重重的落在他的后背,然后他的身体这样重重的摔在了地。

    诊所外,黑色的皮夹似乎都被彻彻底底染成了另外一种颜色,这个男人手握着两把几乎快要折断的刀,身旁数不胜数的尸首,但是他仍然在呐喊着,似是在冲锋着,虽然他的一次次手起刀落,一定会有人在他身旁倒下,何等何等的威风,何等的一个郭野枪。

    满身伤口的孙祁东靠在诊所门口,他刚刚被洪擎苍直接硬生生的撞飞了几米,身体五脏六腑的翻涌感让他生不如死,他咬着牙,用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传到一栋大楼的一个房间,一个嚼着口香糖的男人开始用红色的十字瞄向那个疯狂杀戮的男人,虽然隔着这么远,这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似乎仍然可以感觉到那个杀戮男人身的威压,这让他对于解决掉这个怪物,有了更加坚定的想法。

    终于红色十字锁向了那个男人的胸膛,他很有信心这一发重弹让这个男人彻彻底底的倒下,但是在他扣下扳机之际,一只手握住了他的嘴,他只感觉这是一只满是烟味的手,但是还没等他挣扎,一把特殊的弯刀,结束了这一切。

    “还是当年的老套路,不能玩一些新鲜的。”这个手沾了血迹,但是一点都不在意的男人冷笑着,看着对面楼层的闪光,他知道赵匡乱也结束了这一切。

    看着那个男人仍然在杀戮着,孙祁东的表情面如死灰一般,他已经知道没有人能够阻挡那个家伙了。

    洪擎苍如同一个坦克一般,直接冲进了监护室,屋只有一个被吓的颤抖的年男人,还有那个躺在病床的家伙,洪擎苍仅仅用了一个眼神,让这个手还握着一个小小的手术刀的年男人彻彻底底放弃了抵抗,他狠狠关了门,大步走向病床前,看着面色苍白的徐饶,这个刚刚还在门外弑杀的野兽,似乎是笑了一般,他慢慢扶起他。

    徐饶慢慢睁开了眼,那是一张他无熟悉的脸,也是因为是见到了这么一张脸,徐饶的泪水飞快的划过,他用尽全力喃喃着:“洪叔,我还是让你们失望了。”

    “徐饶,要记住,你没有辜负任何人。”洪擎苍制止徐饶继续说下去,这样直接把徐饶给抱了起来,他第一次感觉到一个男人的重量竟然是这么这么的轻。

    “他还不能下床,他光是躺在这里都已经算是极限了。”也许是因为最后那仅有一丝职责,老慕劝阻的说道。

    “这已经不是下床不下床的问题,你能守护住他吗?”洪擎苍冷眼看着这还有一丝良心的年男人说道。

    老慕愣住了,他终于明白了什么,这样靠着墙,慢慢的倒戈下去。

    洪擎苍抱着似乎是昏昏沉沉睡过去的徐饶,这样一步步走出诊所,走过一条血路,是那个站在央,身旁已经没有人还能够站起的郭野。

    “老洪,还有最后最后一件事情,带着他去见那个女人,那个他终于找到灵魂的女人,李家大厦。”郭野用颤抖的手,点燃一根烟,虽然那一根烟早已经被其他的东西所染红。

    洪擎苍看着站在原地,似乎是已经下了某种决心的郭野,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他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这样抱着徐饶这样离开,他知道,这一切一切的碰撞,似乎快要这么结束了,也知道他现在所抱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也许是郭野倾尽一生,所要看到的东西,那是一朵盛开在这黑暗一切之最美丽最美丽的花。

    “可惜,可惜的是,我再也见不到那个画面了。”郭野对着这有气无力的天空,那渐渐变红的雪花,这么喃喃着。

    “其实你早已经见到了,不是吗?郭野枪?”洪擎苍抱着徐饶,对郭野说着。

    郭野笑了,笑的是那么那么的天真无邪,此刻在他心盛开的,是那么一滴眼泪,是那一张哭成泪人的脸,他也许真的得到了一切,但是他是那么那么的不知足。

    “你们不能走!!!”坐在地已经不能起身的孙祁东用尽全力嘶吼着。

    但是关于这个已经不能站起的男人的嘶吼,也只是成了这个场景最凄凉最凄凉的背景音乐罢了。

    “剩下的,交给你了,一定一定要让他见到她,如果他见不到她,真的没有意义了。”郭野仍然看着那个天空,但是是这么一个天空,似乎怎么看,也是这么一个模样,但是在这个男人的眼,这个意味深刻的天空,到底是什么模样,或许也唯有他自己一人清楚。

    “这一切,究竟,是结束,还是开始?”

    “结束也好,开始也好,难道这不是我们正追寻的吗?最后都要一个了断,又偏偏是最后最后的开始。”郭野终于放下了那个天空,看向洪擎苍,也许这时的他,终于找到了一个不算称职的答案,或许是那么一朵,盛开于这个世界之外,盛开于这个时代之外,盛开于所以的信仰之外,盛开于所以精神之外,那么一朵怎么都不起眼的花朵。

    洪擎苍默默点了点头,也许一切都不同预料那般,但是无论照着什么方向,似乎都会走向那个结局,他还是离开了,他也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最后一次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