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五十章 浑浊之中的一切(五)
    也许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所为的都不过是在等待一些东西,又或者遗忘一些东西,这一天,一个男人再次站在了那一棵巨大的老榕树下,那是一棵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但是却被深深遗忘的老榕树。,。!

    在这寒冬,这棵似乎已然沉睡的老榕树下,有着一个小小的凸起,那是一个小小的坟包,远远望去,这可以眺望到北京的小坟包,看起来是那么那么的凄凉,好似在这里的故事,只会永远的待在这里,什么都不需要做,也什么都不能做,所能够看到的,只有慢慢遗忘这么一个词汇。

    赵匡‘乱’站在坟包前,刀叔远远的站在一边,‘抽’着一根闷烟,他清楚的很,也许这是赵匡‘乱’最难以最难以割舍的东西,刀叔不忍心继续看下去那个在老榕树下颤抖的背影。

    “我还是回来了。”赵匡‘乱’柔声说道,慢慢在坟包前蹲下,打掉那落在碑的雪,看着那一个对他来说完完全全算的触目惊心的名字,一滴一滴东西落了下去,在雪地之留下点点的痕迹。

    这个谁都认为无坚不摧的男人哭了,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脸颊落下,尽管他死死睁着眼,但是仍然控制不住那不停落下的泪水,这是一种完全算的让人窒息的悲伤,这样把赵匡‘乱’彻底彻底的吞噬了,什么都没有留下一般,只有一个破碎到不能再破碎的心。

    他哽咽的点燃一根烟,脑是无尽无尽的回想,有笑容,有泪水,有她的声音,还有她最后最后的身影,但是最后,这一切的一切,都被吞入了一片浑浊之。

    那是什么样的浑浊啊,那是一滩让人怎么都无法自拔的浑水。

    他这样站在这里良久良久,好似五年前一般,想要从这里得到些什么,有好似从这里遗忘一些东西,但是最后的最后,他只是多了一副深刻,无深刻,深刻到极点的表情。

    这一个挣扎到无法自拔不知道如何活找寻着如何死的人,似乎这样妥协了,这样释然了,也许也许是因为他已经明白他这双手已经不能改变什么,也许也许是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时间真不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站在远方的刀叔只感觉好似过了一生一般,他站起来身,对着这坟包不停喃喃着,但是到底说了什么,估‘摸’着这个世界唯有他跟她清楚。

    最后的最后,他转过身离开,走向刀叔,刀叔撑起黑‘色’的风衣给他披,然后他点燃了一根烟说道:“刀叔,我觉得是时候该给自己选择了一个结局了。”

    刀叔看着赵匡‘乱’这颤颤巍巍到不能再颤颤巍巍的身体,皱着眉头说道:“你确定一切都考虑清楚了?”

    赵匡‘乱’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走吧。”刀叔似乎能够看到赵匡‘乱’眼神之的遗憾,尽管他知道关于赵匡‘乱’的遗憾到底是什么,但是他无能为力,是彻头彻尾一般的无能为力,也许这些遗憾,注定要带到一个怎么都无法解决的地方。

    赵匡‘乱’再次点了点头。

    两个男人再次踏了这么一条看似无畏的路。

    小小的面馆,似乎从这个小小的窗口,所能够看到的,唯有北京的一片平静。

    坐在小窗户前,东子一笔一划的写着字,每每写完一页,他都会抬起头,通过这个小小的窗户正巧可以看到方十街的街头,似乎那个男人还没有出现,小脸或许出现了那么一丝的遗憾,但是再次又满怀期待的握起笔来,也许对于大多人来说,这个世界是无的浑浊的,但是一个孩子的眼神,却是那么那么的清澈,而这一份清澈,是否可以一直保持下去呢?

    这是一个问题,一个巨大无的问题,是一个让人怎么都难以释怀,甚至都无法喘息的问题。

    这一份清澈,到底还会存在多久呢?

    这是一个狩猎的城市,好似一个巨大的森林一般,有着猎手,也有着猎物,又或者每个人都是猎手,只不过每个猎手所担心的,是自己下一刻会不会被自己的猎物所吞噬。

    至于这猎物到底是什么呢?有人说是名望,有人说是脸面,有人说是金钱,有人说是‘女’人,有人说是‘欲’望,不过大多人所说的,跟那一切都无关,那是生活。

    又或者是生存。

    一切回到起点,那个男人还没有倒下,尽管他身旁已经满是尸首,他慢慢松开拳头,眼前是一个被吓的已经失去魂魄的男人,那个男人正是虎理事,一个自认为自己是这个城市猎手的男人,此刻这个猎人身已经没了一丝一毫的骄傲,只剩下了一个已然被这残酷的一切所摧残而剩下失魂落魄的身体。

    “你还有多少人?”男人对着这个驱壳问道。

    虎理事摇了摇头,尽管他能够呼来更多更多的人,但是现在他唯一的理智在不停的告诉着他,也许无论他叫来再多再多的人,都不过是无用功罢了,因为在这个男人的脚下,躺着是他认为绝对绝对无懈可击的力量。

    “你错了,你还能够叫来一个家伙,你们的会长大人。”男人冷声说道。

    虎理事的表情凝固了,但是好似在一个沙漠之绝望的人找到了一株救命稻草一般,他慌慌忙忙拿出手机,用颤抖的手无艰难的拨通出去一通号码。

    电话被接通,但是虎理事听着电话对面的声音,表情却是越发的绝望,最后最后的竟变成了一股疯狂出来,似是不敢相信一切的他死死睁着眼睛,试图忘掉什么,又似乎试图捡起什么,但是最后无论他怎么试图,所剩下的,唯有那最纯粹最纯粹的绝望。

    男人似乎已经知道了电话内容,不过他的表情还是那般那般的平静,好似这种故事他已经见到了太多太多一般,他只是这样走到虎理事身旁,看着这个他已经不用挥出去拳头已经被彻底击垮的男人,冷冷的在他的耳边说出那么一句,虎理事这样瘫坐到了地,男人并没有那么一刻的逗留,又或者这个男人几乎不值得他‘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他这样往前走着。

    虎理事用颤抖的手‘摸’出那黑漆漆的东西,一声枪响,结束了这一切,看似荒唐又无无真实的一切,烧灼着他的内心,烧灼着他的一切,也许是为了不继续忍受下去这一切,他选择了亲手结束这一切,他终于可以睡去,终于终于可以睡去.....

    如今如今这个空空如也的城市,已经不需要他继续背负任何任何东西了,同样也不再需要他。

    男人似乎并没有因为他所发出的枪声而逗留一分一秒,他再次前进着,往那一个看似浑浊的方向,虽然眼前的一切是那么那么的浑浊,但是似乎他的脑袋从未如此如此的清醒过,他要趁着这清醒解决这一切。

    于此同时,一个身材巨大的男人,最后一拳落在一个男人的身,这个清城商会的匈理事这样倒下,或许他最后都还不相信,仅仅凭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他不知道名为的家伙,这样了断了他认为无坚不可摧的一切,临死的他手还紧紧握着一个手机,那是一个他还没有拨通出去的号码,或许那是他最后的希望与救命稻草。

    但是如果他知道那通电话之后,不是救命稻草,仅仅是绝望的话,也许他不会‘露’出这个神情了,但是无论如何,这一切还是结束了,也许对于这个已然踏了漫漫黄泉路的男人来说,这最后没有拨通出去的电话,也许只是一种庆幸罢了。

    在巨大的清城商会的顶楼。

    三个老人正怒斥着坐在会长位置的男人,在三个老人是商会有着毋容置疑的大长老,每一人在商会都有着巨大的话语权,此刻这三个平常几乎不关心尘世的老人,正一个个面红耳赤的对赌徒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

    “赌徒,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到底再做些什么?”一个光头老人指着赌徒的鼻子说道。

    赌徒面‘色’轻松的摇了摇头,手正玩着两个骰子,似乎是一点都不忌讳这三个商会的长老身所散发出来的浓浓煞气。

    “现在你招惹到了那个家伙,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怎么收场,如果有什么后果,要是面怪罪下来,那么由你自己一人承受,为什么不跟我们商量一下?”另外一个老人气急败坏的说道,他似乎做梦也想不到赌徒会做出如此不明智的事情,他们不知道‘花’了多少资源,绞尽脑汁摆脱掉了那个家伙,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再次把整个商会再次推向了当年的深渊之。

    赌徒仍然面无表情,他只是把骰子慢慢抛向空,接住一个,另外一个任凭落到地,也许是因为无无老旧的原因,那个骰子立马被摔了一个粉碎。

    “是大,还是小?”赌徒玩味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