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六章 浑浊之中的一切
    或许一切都变的浑浊了起来,但是总有人会在这浑浊之,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浑浊。.。

    经过一夜的摇晃,一个二世祖走出酒吧,醉醺醺的模样似乎这个时代对于这些自认为强大的人们最大最大的讽刺。

    “龟三哥,你不怕喝出‘毛’病出来?”在这个二世祖身边,有一个长相如同猴一般青年,这厮正埋怨着大喝特喝的二世祖。

    “小猴,你不懂了,人生得意须尽欢,人生失意须尽欢。”这个被称为龟三一般的家伙看起来极其艰难的扶着墙,用醉话,这般咬字不清的说着。

    小猴连忙扶住差点摔倒的龟三,打死他都不会信龟三的这一番话,对于这个每天大醉的家伙,小猴是打心眼里感觉无可救‘药’,但是他又做不到改变什么,尽管这个家伙醉一辈子,估‘摸’着小猴要到不了他所处于的这个高度,所以这是一件很‘操’蛋,无‘操’蛋的事情,也许在大多人眼,小猴生于一个好人家,但是跟这个大少起来,小猴的一切可以说跟牙签一般不值一提。

    但是为什么龟三会如此堕落?小猴差不多知道一些,也许仅仅是因为龟三只是想要彻底的遗忘一些东西吧,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龟三不会一直在这家不出名的场子醉酒,几乎每天不落,也许仅仅是想要从这里等待。

    这是一家开在北京的燃情。

    “龟三哥,现在世道可是不太平的很,咱低调点吧,吴铭也跟我透‘露’过一些信,说是最近世家要有大变动,你不回夏家?”小猴小心翼翼的说道,生怕惹到了龟三的霉头,被龟三大批一顿。

    被提起这个,龟三一脸的不爽,从怀掏出一盒经过‘揉’搓皱巴巴的万宝路,自己怎么都点不燃,格外的吃力,还是小猴掏出火机给龟三点燃。

    “小猴,你咋这么俗气,咱们这些纨绔,做好咱纨绔该做好的事情,该喝酒的时候喝酒,该吃‘肉’的时候吃‘肉’,剩下的东西,都是屁,咱再怎么使劲,都改变不了,与其奋力抵抗,不如这般的享受。”龟三一脸老气横秋的模样,却被一根烟呛的不断不断的咳嗽着。

    小猴一阵的苦笑,完全没有把龟三的这一副堕落主义当成一回事,又或者他还没有达到龟三这个高度的原因,如果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抱着跟龟三一样的想法,那么别说生活,估‘摸’着连生存下去都是无苦难的事情,但是谁让这厮命好,生在了无数人都红眼的家庭之。

    “下一次别管吴铭那小子有多忙,都得给老子过来喝酒,整天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倒腾个什么。”龟三了骂骂咧咧的说着,似乎看着每天吴铭忙前忙后是一件让他很不痛快的事情。

    “好好好,下一次我一定通知吴铭。”小猴这般符合着,其实他跟吴铭早已经达成了协议,轮番陪龟三喝酒,每人值班一天,虽然看起来有些可笑,不过这个轮番值班早已经正常进行了一年,龟三这厮虽然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似乎也默不作声,算是默认了这做法,至于这三个不同在一个世界的二世祖为什么会形成这么一个铁三角,也许是仅仅因为当年的那么一个人。

    “下一次带我好不好?”一个很是熟悉无的声音,传到了小猴的身后,小猴打了一个哆嗦,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幻听一般,但是等他转过头的时候,一时彻彻底底的看呆了,那是一个他做梦都想不到会在这里出现的家伙,仍然是个笑容,仍然是那种让人不理解的审美打扮,身后仍然跟着一个佝偻的家伙。

    “‘乱’子哥!”小猴尖叫着。

    醉醺醺的龟三也转过头,一下子也看直了眼,一把拉过完全失态的小猴,说道:“我今天嘴的这么厉害?”

    “龟三哥,这是真的‘乱’子哥!”小猴一把挣脱开龟三,似乎一点也不愿意搭理这醉醺醺的家伙,直接扑向了赵匡‘乱’怀,哪怕管什么‘肉’麻不‘肉’麻,给赵匡‘乱’来一个结结实实的大拥抱,甚至不管赵匡‘乱’脸‘色’‘露’出痛苦的神‘色’。

    龟三使劲‘揉’了‘揉’眼,确定自己看不到的不是什么幻觉后,这个醉起来格外多愁善感的家伙,‘露’出了笑意,只不过随着这笑意,还有落下的泪水,他一步步,有些蹒跚的走向赵匡‘乱’,跟随着小猴一把抱住这个男人,这个曾经是他人生标杆的男人。

    “别来无恙?”赵匡‘乱’感受着这两个拥抱着自己的年轻人的身体叔在颤抖着,虽然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连这种接触,都疼的让他还在散架一般,但是赵匡‘乱’还是笑着,这种来自心的感触,似乎可以驱逐身体所有所有的疼痛。

    “‘乱’子哥,我想死你了,都说你死了,我不信,谁说我跟谁急!”小猴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终于松开了赵匡‘乱’,算是放过赵匡‘乱’。

    龟三给了小猴一个板栗,咧着大嘴说道:“小子,净说些不讨人喜欢的话,什么死不死的。”

    “是是是,我多嘴了。”小猴虽然被敲了一下,不过还是满脸的笑意,鼓足劲问道:“‘乱’子哥,你这些年都去哪里了?”

    赵匡‘乱’摇了摇头,并没有直接说些什么,而是拍了拍小猴的肩膀,总觉得小猴他离开北京时踏实了几分,微笑道:“小猴,不说这个。”

    “好好好,不提不提。”小猴觉得自己是多嘴了,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也许觉得这个世界似乎再也找不到让他如此‘激’动的事情了。

    龟三瞪了小猴一眼,虽然这厮醉的厉害,其实脑袋瓜还是能够转的起来,他知道赵匡‘乱’不会无缘无故的存在,也许经过这些年,赵匡‘乱’消失理由他们已经差不多淡忘了,但是对于赵匡‘乱’来说,或许仍然会是那般的深刻。

    “看到他们过的还不错,够了。”赵匡‘乱’看向龟三,冲龟三笑了笑,虽然龟三此刻正眼泪掉的跟一个娘们似得。

    “‘乱’子哥,你....”小猴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

    “吴铭现在怎么样了?”赵匡‘乱’摇了摇头,不让小猴继续问下去,因为那注定是一个小猴不想要听到的答案。

    “他现在在家里的公司,已经差不多成了公司的顶梁柱,他我们都出息的多。”小猴滔滔不绝的说道,虽然小猴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跟赵匡‘乱’讲,但是他还是全部都忍了下来,甚至在心,小猴有一种这些话或许注定要憋在心的错觉。

    赵匡‘乱’点头笑笑,对小猴跟龟三说道:“我该离开了。”

    “‘乱’子哥,真的不能留下了吗?”小猴‘揉’了‘揉’发红的眼,他心那个想法已经变的更加更加的明确,但是当眼前是黄粱一梦也好,总好他们还如此浑浊的活着要好的多。

    赵匡‘乱’微微点了点头,不是他绝情寡义,是他怕继续留在这里,看着这些熟悉的人,他怕再次深入其无法自拔,他无清楚的很,他这一副驱壳,已经无法支撑着他做更多的事情了,他需要做一个了断了,这个了断不光光仅仅只是为了他,更多的是为了那个逝去的登摩时代。

    “‘乱’子,一路好走!”大醉的龟三吐出这么一句,也许这个世界已经充分的看到了他的不坚强,但是他还是想要在最后告别的时候,做出一副他还是那般坚不可摧的样子。

    “龟三,一定还有机会相会,无论是什么时候,总能够再坐下来一杯酒。”徐饶冲龟三使劲点了点头,眼泪的脆弱也好,话语间的脆弱也好,这差不多已然成了最后一次的最后一次。

    如果没有抛弃的话,如果没有这抛弃的话,还有什么前进可言?还有什么了断可言?继续这般下去,这不过是对于怀揣着沉重过去的他与他还是他们继续深深的折磨罢了。

    “‘乱’子,我等着这一杯酒!”龟三说的无的大气,无的不拖泥带水,虽然这个人已经醉到了不能再醉的地步,但是那些醉到深处还能够让他无清醒的东西,无疑是让他愿意如此执‘迷’醉下去的原因。

    这是一个告别,一个并不值得悲伤的告别,是这个巨大时代之,除了这么寥寥几人不会再有人感受到其深刻的告别,但是对于无记忆深刻的几人来说,这一份迟迟来的深刻,已经胜过了一切,这么一座城市也好,这么一个世界也好,这么一个偌大的时代也好,在属于他们的这一份深刻面前,一切都是眼泪还要脆弱的东西。

    “‘乱’子哥.....我们还会再见吗?”起龟三,小猴已经差不多快要哭成了一个泪人,但是这厮一点也不管心他还是不是一个爷们,他只是控制不住心底而来的那一股悲伤。

    这一次,龟三没有骂小猴。

    “一定会的,一定会再相见,我们一直在不停相见着,不是吗?”赵匡‘乱’最后把手再一次搭在小猴的肩膀,这样彻底的消失在了属于他们的夜幕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