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三章 一个人与一个时代
    一个人与一个时代的故事,传遍了大江南北,甚至是一个看似这个时代怎么都照顾不到的地方,小兴安岭。

    这是一盘洪擎苍怎么都琢磨不透的棋,他也不知他到底看了多久,也许只有一天,也许是一个月,也许会是一生,他放下棋谱,觉得自己在做着这个世界上最可笑最可笑的无用功。

    那紧紧关着的房门被突然打开,没由的进来一阵冷风。

    洪擎苍似乎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是那个满脸雀跃无比的张傲阳。

    “洪爷,出大新闻了。”张傲阳一脸雀跃的说道。

    “北京的事情?”洪擎苍想都没有想的说道。

    张傲阳愣了愣,想不通为什么洪擎苍竟然会知道。

    “让我猜猜,一个人让这个时代难堪了的故事,对不对?”洪擎苍看向冻的满脸通红的张傲阳说道。

    张傲阳关上房门,揉搓着他冻的通红的手,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洪爷,你真乃神人也,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都能够料到,佩服佩服。”

    洪擎苍并没有露出有什么成就感的表情,也许对于这一切,他心中早已经有了定数。

    “洪爷,这人简直就是一个怪物,前些天的一个晚上,一个人硬生生不知道从多少家族所派出的高手中杀出了一条路,而且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而且这些天次次出手惊人,现在道上都有一个传说,这个家伙就是个妖怪,整个商会号召下去这么久了,还没有任何的进展,真是神奇,以一个人的力量,抗衡了整个商会跟北京所以的家族。”张傲阳滔滔不绝的说道,这个热爱江湖却生错了时代的家伙似乎终于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事情,那就是这一种抽象无比的千里不留行十步斩一人。

    洪擎苍能够感受到张傲阳的兴奋,但是他仅仅是叹了口气,或许张傲阳只是看到了眼前这所谓惊心动魄的江湖故事,但是这江湖故事到底隐藏着什么,那是张傲阳怎么都看不到的,但是如果张傲阳知道了那隐藏的东西,还会喜欢这江湖故事吗?洪擎苍摇了摇头。

    “洪爷,我想去跟那个家伙混。”张傲阳一脸雀跃的说道,恨不得现在就掏出家伙开干,与这个时代为敌,这是一件想想就让张傲阳激动到说不出话来的事情。

    “你也打算跟整个商会为敌吗?就不怕你家老爷子生吞活剥了你?”洪擎苍说着。

    “我也就说说,我当然不敢。”张傲阳一下子就吃瘪了,立马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当然这话要是被他家老爷子听到了,那后果是什么,张傲阳想想就开始打哆嗦。

    洪擎苍放下棋谱说道:“傲阳,牟牛就交给你照顾了,我得出一趟远门。”

    “洪爷,你去哪?我跟你去。”张傲阳起身说道。

    洪擎苍看了眼很是认真的张傲阳,只吐出这么几个字:“去北京。”

    张傲阳愣了愣,他用屁股想也知道为了什么,小心翼翼的问道:“难道你也是为了擒住那个怪物?”

    洪擎苍摇了摇头,张傲阳松了一口气,虽然洪擎苍在他心中是毋容置疑的强大,但是洪擎苍真跟那个怪物碰到一起,到底会发生什么,张傲阳觉得还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情出来。

    “我是为了帮他。”洪擎苍说出一句更加震撼人心的话,张傲阳直接呆住了。

    “还记得我让你送的那个年轻人徐饶不?那个徐饶就是这个怪物的徒弟。”洪擎苍说了一句更加让张傲阳震撼无比的话语。

    “洪爷,你要考虑清楚啊,这可是跟整个商会,整个北京家族为敌....”张傲阳声音越说越小,其实他是打心眼里畏惧了,光凭一个故事看一看倒好,如果真发生在他的身边,他还是觉得这是恐怖无比的故事。

    洪擎苍的表情并没有张傲阳看似的危言耸听所动,仍然那般那般的坚毅。

    “洪爷,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张傲阳似乎是下了莫大的决心说道。

    洪擎苍笑了笑,觉得张傲阳能够说出这么一句,哪怕是不作出什么实际行动,他已经觉得有些心满意足了,拍了拍张傲阳那瘦弱的肩膀说道:“傲阳,这个世界,可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个世界,而且这些东西,是必须由我来面对的,当年我畏惧了一次,这一次,我不能再错过了。”

    张傲阳不知道洪擎苍在说着什么故事,但是表情是那么那么的严肃。

    洪擎苍唤过来牟牛,冲牟牛做了一个手势,这条通人性的熊獒似乎是能够察觉出来什么,嗷嗷个不停,但是洪擎苍仅仅只是用一个眼神就让牟牛彻底安静下来。

    “好了,带牟牛走吧,好好在张家待着,别看你家老爷子每天不给你正眼,但是只要熬的住,张家早晚会是你的。”洪擎苍摆了摆手说道,其实这些东西,现在告诉张傲阳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洪擎苍也许是意识到了最伤感最伤感的一点,那就是如果他现在不告诉张傲阳的话,估摸着以后能够告诉张傲阳的机会,可能没有了。

    张傲阳一脸的纠结,似乎心中在天人交战着,最后的最后,也许是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了未来的张家,就这样带着牟牛告别了自己这个人生导师,虽然他明明知道会再也见不到洪擎苍,但是本来以为独特的自己,还是做了他曾经最厌恶的人所爱做的事情。

    孤身一人的洪擎苍留在原地良久良久,再次拿起那棋谱,只不过这一次,他看向的是棋谱上歪歪扭扭的一行字,似乎一瞬间的感慨良多。

    吾有三杯浊酒,第一杯敬野火,第二杯敬世俗,第三杯敬这世间所有情爱的苦。

    “郭野枪,既然你打算做一个抉择,那么就让我这个时代的残党,陪你走完这最后最后一程。”洪擎苍放下棋谱,再次扫了一眼那残局,似乎从这个残局上,看到了那么一丝的答案,虽然他不确认这个答案到底是对还是错,但是他还是这般义无反顾的做了。

    时代的风浪,似乎即将要掀起一起,也就在这个时候,人性变成了最不堪入目的东西,这本来最应该闪闪发光的东西,往往会在这个时候给人绝望,彻头彻尾的绝望。

    同样是小兴安岭,收到这风浪波及的,似乎还有着旁人,当然这个时代远离了铁铸时代,而是一个登摩时代,不过相同的是,他们同样是时代的残党。

    “这个郭野,到底是一号什么人物?”赵匡乱坐在那青龙村上山路的木墩上,这个季节,已经没有人会在此上山,因为这无疑是自杀一般的举动。

    “上上个时代的中坚人物,又或者是他一手造建了那个时代,商会的创始人之人,举足若轻的高度。”刀叔抽着老烟枪,缩着脖子说道。

    赵匡乱一脸的复杂,其实光听刀叔的这么几言,他就感受到郭野这两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这是一种只有切身体会过才能有的感触,是关于两个时代的惺惺相惜。

    “郭野枪是个奇人,命运也符合这个奇人身份,很悲惨,无比的悲惨,想不到最后,竟然还是这么一个结局。”刀叔感叹着。

    “刀叔,你怎么看这些?”赵匡乱问道。

    “你又有什么打算?”刀叔似乎能够看透赵匡乱此刻心中的那点心思。

    “任凭这么一个前辈被这时代的齿轮所摧破,光是这么看着,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点。”赵匡乱看着那一座无名的大山,这般说道。

    “你的意思是去北京?”刀叔终于摸清了赵匡乱的意思,不过这显然不是一件多么好的差事。

    赵匡乱点了点头,这是他所做的莫大的决定。

    “你这一副身体,还能够经得起折腾?”刀叔一脸的担忧,这一次北京之行,恐怕又会是一场动荡,而作为这个时代的老人们,这个世界已经大不如从前,毕竟能够只身一人撼动这一切的,唯有郭野那个怪物,他们虽然是练家子,但是怎么说也只是一个,仅仅只是一个人。

    “要是连最后都这般轻飘飘然的走在这么一个地方,我真想不出该如何面对那些埋在登摩时代下的尸骨们。”赵匡乱说着,也许是因为登摩时代这几个字给他背负着巨大的压力,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打算把这几个字卸下去,因为他无比的清楚,如果连这登摩都没有了的话,那么他这个赵匡乱,又能够算什么呢?

    刀叔的表情变的严肃起来,又或者是一种很特殊很特殊的敬畏,他说道:“我陪你去北京,不过不要妄想光凭我们这几个余孽就能够改变什么,家族也好,商会也好,还有时代之上的东西也好,这些东西,即便是我们打了下去,总有一天,还会有更加更加不堪入目的崛起,只是最单纯最单纯的做着无用功罢了。”

    “即便是这样,我仍然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去北京。”赵匡乱懂得这个道理,无比的明白,但是尽管如此,他仍然做不到漠视这些,哪怕是他只能够让这个时代前进一分一毫,他也想要把他这些该做的东西做完,贯彻这一切。

    “既然你心意已定,这世间,就让我陪你轰轰烈烈的走上一遭,难得来这么一次,总不能就这么走了。”刀叔掐灭烟头,从这个谁都认为瞧不起的小人物身上,迸发出一股让人难以质疑的信仰出来,至于这信仰到底是来源于何处,又会把这个小人物带向何处,估摸着也只有这么一个小人物自个清楚。

    赵匡乱笑了笑,似乎格外的喜欢刀叔所说的这么一句话,但是如果一切都如同刀叔所念叨的这么洒脱与潇洒的话,这世间可就没有这么多情与苦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