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二章 再喝
    酒杯相碰,烈酒下肚,如同火烧一般,所烧灼的,不是身体,而是那怎么都回不去也无法改变的曾经。。。

    “郭野,我王乾安做了一辈子大恶人,你做了一辈子好人,想不到,想不到最后还是我这个大恶人,看着你这个老好人遭罪,当年要不是你劝我,我怎么会放下李家那个余孽,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你在那个余孽身栽了跟头,你说人生这东西,谁能够看的透?”王乾安满脸通红的说道,两杯六两下肚,已经让这个男人有些飘飘然。

    郭野则脸‘色’铁青,他喝酒不会头,反而越喝脸‘色’越是苍白,这种人喝的多,但是醉起来简直是生不如死。

    “都是命。”郭野自顾自的给自己满第三杯,似乎已经能够喝出了这‘药’酒辛辣之外别的味道。

    “都是命。”王乾安重复着,这么几个已然快到五十岁,带着沉甸甸故事却怎么都放不下的男人们,似乎还想着支撑起一片怎样的天空,殊不知在他们的大醉之,属于他们的那个时代,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么久多么久,以至于连回味,都无法回味起来。

    “老王,一定要好好活,说一句不听,要是有那么一天,你也走了,咱们那个铁铸的时代,也真的被彻底埋没到了这时代的长河之。”郭野拍了拍王乾安的肩膀,端起这么一杯酒。

    王乾安使劲使劲,无用力的点了点头,再次举起这酒杯,眼神‘迷’离看似醉了,但是表情却是那么那么的复杂的说出了那么一句:“敬铁铸时代!”

    “敬铁铸时代!”郭野说着。

    酒杯再次碰到了一起,然后猛的下肚,郭野已经喝不出了辛辣的味道,虽然有几分头晕脑胀,但是他清楚的狠,这一股头晕脑胀不来自于这几杯烈酒,而是来源于属于他们的那个铁铸时代,那个由不知道多少人的血所铸造的时代,这样在如今不知道多少人的漠视之,被时间给彻底无彻底的给抹杀了。

    王乾安也大口灌下去,虽然他的酒量跟郭野起来差几分,但是大有一股舍命陪君子的味道,要可知道他身边这个认识了不知道多少的朋友,已经再也见不到了,过去郭野虽然活着不堪,但是王乾安怎么说也知道这么一杆枪还活着,但是如今这一杆枪要这么蒸发在这个时代了,这让知道其故事的王乾安,无无的感叹。

    “铁铸时代,登摩时代,如今这个时代,叫什么?”郭野说着,再次给自己倒满一杯酒,王乾安想要抢过酒桶,却被郭野制止住。

    “给我酒。”王乾安脸红脖子粗的说道。

    “我要你回答我。”郭野说着。

    “孤逆时代。”王乾安在大醉这般嘟囔着。

    郭野一时陷入了沉默,王乾安趁机抢来酒,给自己再次倒满。

    郭野喃喃着这个并不好听的名字,也许让他如此失神的,不在于那个时代,也不在于孤逆,而是在于那个“孤”字,或许这个时代,仅仅只是这么一个孤独的时代,自始至终他孤身一人跟他的故事抗衡着,而徐饶也是这般,跟自己的天人‘交’战的活着,还有那缅怀登摩的赵匡‘乱’,无数怀揣着太多太多东西的人们,无一例外,孤独的活着。

    这耀眼的孤独啊,耀眼的让郭野怎么都喘不过气来,他也不知道到底是那么一条孤独的野狗,还是一条孤狼,总觉得这“孤”太过太过的伤人了。

    “再喝!”王乾安举起酒杯,大有一股千秋大业三杯酒万丈红尘一壶茶的感觉。

    “喝!”郭野举起酒杯,一饮而下,忘乎所以,但是心,但是尽管如此,心似乎还是被这世间所有的苦所折磨着,那是他喝再多的酒,忘不掉的一场梦,而这一场梦全部全部的东西,都来源于一滴眼泪。

    再次满!

    “老王,曾一个问题困扰我许久许久,那是我在五岳台事件之后,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给予了我所有的自由,但是我却分明看到了她的眼泪,那个眼泪到底是什么?”郭野摇晃着酒杯,看着这第五杯酒,感觉一切都是那么那么的望眼‘欲’穿一般。

    已经大醉的王乾安一只手搭在郭野的肩膀,似乎已经做不到工工整整的坐下,他用含糊的声音说道:“郭野,兄弟我打心眼里服你,你知道不知道,你让整个局浦所培养出来的‘女’子,爱了你,当然也是因为这多余的爱,让她走到了人生的结局,她的死,难道你会不知道是整个局浦所为?”

    “是爱吗?”郭野自问着。

    “那是爱!”王乾安用尽全力辩解。

    “那是爱。”郭野喃喃着,再次举起酒杯,这一杯所敬的,似乎是这世间所有情爱的苦。

    但是这一次,他没有一口灌下去,而是慢慢的饮着,好似在充分体会着酒的那一股辛辣,酒的那一分唯有那个‘女’人才会给予他的柔情,他郭野枪用一生来做一个问心无愧,无愧于任何一个人,但是最后最后,还是辜负了她,辜负了那个这个昏暗时代之,唯一一个爱着自己的‘女’人,所以他才是一个悲剧,因为他终究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灵魂,还是没有,还是没有!他挣扎着把这一杯酒喝光。

    “郭野,代我王乾安,告诉这个世界,曾经有一个铁铸的时代,由我们的铁血而建成。”王乾安已经彻头彻尾的醉了,他已经躺在了沙发,但是嘴里一直还在喃喃着关于那个铁铸时代的故事。

    郭野点了点头,再次倒满,估‘摸’着连他自己都忘了,这到底是第几杯,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他对着苍天,对着王乾安,对着那个曾经逝去的铁铸时代,对着那个‘女’人所留下的泪水,用尽全力喃喃着:“再喝!”

    “喝!”烂醉在沙发的王乾安这般应和着,估‘摸’着这仅仅只是条件反‘射’罢了。

    一杯,一辈子烈酒下肚,郭野慢慢起身,在房‘门’前,再次遇到了那个名为英子的‘女’人。

    ‘女’人看着郭野,小虎牙在她怀已经睡着。

    “嫂子,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喝了不知道多少酒的郭野说话仍然是那般的清澈,似乎他从未喝下这几杯烈酒一般。

    ‘女’人摇了摇头,给予郭野一个笑脸,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这两个男人所留下的一片狼藉。

    郭野有些庆幸王乾安能遇到这么一个‘女’人,伸出手‘摸’了‘摸’小虎牙的柔软的小脸蛋,说道:“嫂子,老王这人别看没有个正经的模样,其实他骨子被任何人都要正,我先走一步了。”

    ‘女’人点了点头,似乎对于那个男人,跟徐饶有着同样的感触,或许是怕吵醒小虎牙,轻声说了一句,慢走。

    徐饶大步离开,丝毫没有带着什么拖泥带水。

    这夜晚还是彻底压了下来,只不过这个生在了黑暗之的人,似乎天生有着一双黑‘色’的眼睛,他可以看到这黑暗之隐藏着的也好,窥测着的,觊觎着的,一切的一切。

    大醉的他,漫步走着,手慢慢多了一些东西,又渐渐少了一些东西,一直到把这么一条路走成了空灵。

    前方似乎有着层层阻碍,有着层层的刀光剑影,但是他的脸,没有那么一丝,没有那么一毫的畏惧,他何其畏惧?

    呐喊声在空戛然而止,厮杀声在寒夜随着这冰冷渐渐凝固,他的脑,唯有那么一句,喝!再喝!继续喝!

    如果真还有其他的东西的话,估‘摸’着也只有那一滴晶莹的泪光,随着这彻头彻尾的黑,弥漫在了这整个长夜。

    他走着,前方,远方,是那晶莹的泪光,他拼命,无拼命的追寻的东西,虽然这一路,不断不断有着人倒下,但是他全然不顾身边的一切,因为他只感觉那看似触手可及的东西,慢慢的变成遥不可及起来,他醉了,彻头彻尾的醉了。

    也是这么一个大醉的人,在这一条漫漫的长路之,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

    这一夜,注定是让人难以遗忘的一夜,也是这么一夜,一个可怕的故事传遍了整个时代,一个男人,以一己之力,冲破了所以坚不可摧的东西,这是一个面对着整整一个时代都没有畏惧的男人。

    尽管如此,尽管如此,仍然没有人知道这个男人的姓名,甚至不知道他到底从哪里来,又要去往哪里,为了什么,有着什么样的目的,或许唯有那么寥寥几人,那苟延残喘的几人,才会因为看到这个男人的模样,想到这个男人的名字,然后脑才突然有了那个一个关于一个呗人遗忘时代的故事。

    那个故事,来自于那个铁铸的时代,一个由铁血所铸造的时代,那是一个英雄的时代,一个江湖的时代,而如今,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所有人开始拼命疑‘惑’起来,也许唯有那么一个醉鬼,才说出那么一个孤逆时代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