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四十一章 生活
    或许在最大的号召之下,这个渐渐成为了焦点的人物,仍然不顾所以的活着,好似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痛不痒,也许是因为长时间被伤痕打破,整个人都变的皮糙肉厚了的原因。

    老旧的公寓楼的房门被打开,王乾安看着这个已然成为了整个城市焦点的人物,虽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不速之客,但是脸却没有出现什么厌恶,只是默默的请郭野进入他这生活最后最后的堡垒之。

    郭野放下提来的一袋苹果跟一袋橙子,环顾着这个曾经商会执行人所生活的地方,很简陋,简陋无,但是依稀可以从其嗅到关于家的味道,这也许是某些人追随了一生即便是拥有了一切,却怎么都追随不到的东西,这让郭野有些羡慕王乾安,不过也仅仅是羡慕而已,他很清楚的知道,他不会有这种生活。

    一个扎着两个小羊角辫的五六岁的女孩正坐在地,从小桌子写写画画,似乎是很怕生,小心翼翼的瞧着郭野这个满脸胡茬的大叔。

    一个笑起来眼角已经有褶皱的女人听王乾安介绍郭野是曾经的老友,热情的招待郭野这个过路人坐下,那是一股没有遮掩,没有城府的笑容,她只是很单纯很单纯的笑着。

    在郭野眼,这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女人,不算漂亮,也不算不堪入目,属于那种即便是站在了一个男人背后一辈子默默无闻,也不会有一丝一毫怨言的女人。

    王乾安让这个叫为英子的女人去炒几个下酒菜,说今天要跟郭野好好喝一场,听到喝酒,女人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王乾安,这是一种老夫老妻才会有的表情,一直到王乾安说花一张酒票,女人才作罢的去炒菜。

    郭野本来不打算逗留,只是单纯的想跟他这个老友来聊两句,但是不知道为何,也许是因为这个气氛,也许是因为他接下来要面对的东西,他从这个地步坐了下来,没有说出离开两字。

    王乾安在郭野身旁坐下,解释道这个女人一年只让他喝三次酒,为了郭野破例花了一张酒票,也算是对郭野鞠躬尽瘁了,面对这个老友煞有其事的模样,郭野不知道为何笑了,只是单纯的说道:“想不到你王乾安会有这么一天,不过我是打心里对你服气,没有一丝一毫埋汰的意思。”

    王乾安跟着傻笑,对坐在地的孩子唤道:“小虎牙,来见见你这位郭叔。”

    这个长相古灵精怪浓眉大眼的小女孩起身跑到王乾安的腿前,似乎是找到了一丝的安全感,小声喊道:“郭叔叔好。”

    郭野挤出一丝自认为和蔼可亲的笑容,也不知道这笑容会给这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留下怎样的印象。

    “我一般不带她出门,所以有些怕生。”王乾安一脸溺爱的看着这个孩子说道。

    “好事。”郭野只吐出这么两个字,估摸着这个不正常的男人,恨不得跟这个世界断了牵连,虽然这般说着,郭野如同变戏法一般冲手变出一块小小的温玉,这一块晶莹通透的温玉刻着几个小小的字,郭野微笑说道:“来来来,小虎牙,叔叔第一次见你,也没有什么礼物,送你块石头戴戴。”

    小虎牙双眼直勾勾盯着那根红绳的小小石块,反而是看了眼王乾安,见王乾安冲她点了点头,才伸出小小肉肉的手接过这块温玉。

    “叔叔送你礼物了,你该怎么说?”王乾安对戴这块没有冰凉石头的小虎牙说道。

    “谢谢叔叔。”小虎牙露出一脸甜甜的笑容,似乎很喜欢这么一块石头,但是如果这个孩子长大知道这么一块温玉的价格后,恐怕会露出一种匪夷所思的表情。

    郭野含笑的点了点头。

    王乾安当然知道这么一块温玉既然能够出现在郭野手,肯定不是什么凡物,但是要是连他都拒绝了这个男人,估摸着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郭野当然能够看出自己这个老友的心思,反而是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道:“老王,我这个这要走大道的人,又带不走什么,倒不如留给孩子,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

    王乾安苦笑了笑说道:“总能够值一个院子吧?”

    “正好。”郭野微笑着,谁能够想到这么一个不堪入目的家伙,能够一出手阔绰到这个地步。

    王乾安无奈的摇了摇头,让小虎牙去玩,然后给郭野倒一杯开水,似乎这个爱喝茶的男人在家里没有喝茶的习惯,似乎是全心全意的融入了这个看似温如水的生活。

    郭野端着这一杯温水,感叹的说道:“咱这最后的一根线,似乎也断了。”

    “对你来说是个好事,虽然说想想以后这么一座城市再也见不到你这个郭野枪了伤感了些,但是怎么说也得有一个了断不是,要你这般一直到了死,那才是最可悲的事情。”王乾安泯了一口茶水,自顾自的说道,虽然这完全没有一点正面的情绪。

    郭野苦笑,想着自己这个老友也能说出这么一番话出来,不过片刻后又回归到了释然的情绪,似乎所有的好事,都是难以割舍的。

    “不妨告诉你,虽然对你来时已经没有更糟的状况了,商会下了信,估摸着现在这一座城市所有的家族都把你当成了最大的敌人,只要带着你的脑袋去商会,会得到一个巨大的回报,我知道的你的本事,但是毕竟你是孤身一人,只身一人跟这一座城市的所有抗衡,是不是有点太过浮夸了点。”王乾安说着,其实他无的同情郭野,但是他能够做的东西,也只有这么多了,他不可能因为这个老友,再次毁掉了他好不容易经营的生活,即便是他挺身而出了,也做不到改变眼下这个局势,这是一盘对于郭野来说必死的棋。

    这一次,郭野的表情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又或者对于常人来说的晴天霹雳,对于郭野来说仅仅只是家常便饭罢了,他说道:“意料之的事情,不过尽管如此,我还得做现在我必须要做的,我得救出来那个因为我而牵连进去的人,否则真的做不到问心无愧了。”

    “问心无愧,真的有这么重要?”王乾安问着,他知道这是郭野一生的偏执,但是如果真的改变的话,会走到这个地步?但是换一句话来说,如果这个男人不再追求着问心无愧,这个男人还会是郭野吗?

    郭野没有回答,也许在他终于想要回答之际,英子端了热腾腾的菜,一盘白菜炖粉条,一盘辣椒肉,一盘猪头肉,还有一盘花生米。

    王乾安不知道从哪里倒腾出来一桶药酒,郭野本打算让女人孩子坐下一起吃点,但是奈何郭野如何要求,英子都没有座,反而带着小虎牙出去打酱油,这或许是这个女人的聪明之处,或许她自始至终知道陪她过完接下来一生的男人,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在机械厂当着苦力的普通男人。

    或许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这般坐下,郭野尝了尝菜,并没有饭店的那般有味,但是极其的好下口,尽管他本是很好对付的人。

    王乾安给郭野倒一杯酒,举起酒杯说道:“想不到我王乾安还能够跟你坐下来好好喝一杯,我估摸着得说何其有幸了。”

    郭野端起酒杯,嗅了一口酒香,似乎能够从这酒香之回忆起曾经,他笑道:“临死你还不忘埋汰我这么一般。”

    “那么兄弟祝你一路好走。”王乾安似乎是把这个损友做了绝对,他直接端起这三两的杯子,一饮而尽。

    郭野愣了愣,想不到王乾安会如此的豪迈,也不逊色的直接一口下肚,这散装的酒格外的烈,好似能够烧灼着肠子一般,但是格外格外的痛快。

    王乾安再次倒满,一脸痛快的表情,说着:“这酒怎么样?”

    “好酒。”郭野吐出两个字。

    两个老烟枪很默契的掏出一根烟点燃,各自吸的各自的,正如同他们走着各自的人生一般,甚至王乾安知道身边这个家伙即将要踏入黄泉路奈何桥,但是仍然是一脸的释然,也许朋友能够做到这个份,也算是是做到了头,因为两人都太过了解对方的故事了,往往离开这个浮躁的世界,可能才是真真切切的解脱。

    “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郭野还是说着那么一句话,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表达他的心情,他的此时此刻。

    “只有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这生活才这么有过头,不是吗?”王乾安吐出一口烟,烟雾迷离,那一双深邃的眼微眯着。

    “老王,你觉得我是不是全部都搞错了。”郭野这一次小小泯了一口酒,格外的辣嘴,似乎王乾安这酒尝不出什么味道,唯有一股辛辣。

    “你什么都没有做错,这个世界,这个时代也什么都没有做错,但是这一切还是错了。”王乾安喃喃着,这是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