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四章 一杆枪(二)
    方十街,这是这是一个留有太多太多故事的街道,但是这些故事却并没有人愿意去谱写,不是因为不够惊心动魄,不是因为不够悲情,不是因为不够值得人去揣摩,而是这种故事,似乎无时无刻都在这个世界层出不穷着。

    面馆门前昏暗的灯光下,郭野蹲在门口,背影已然已经无法用一个老头来形容,如果真要说的话,只能说是一个彻头彻尾失败的雕塑。

    在郭野身旁站着的,是黄菲,只不过黄菲看郭野的眼神已经没有了起初的鄙夷,反而是一种独有女人给予男人的柔情。

    “这样吧,早晚会有这么一天。”郭野自甘堕落的说着,也许他可以强大到掌握千千万万的生命,却无法改变自己这混混僵僵的命运。

    黄菲一脸的于心不忍一般,格外心疼的看着郭野说道:“徐饶今天来过,带着一女人,看起来很幸福。”

    被黄菲一说,本来铁骨铮铮一般的郭野露出一个很是复杂的神情,也许对于知道一些内情的郭野来说,徐饶越是幸福,最后那从高空的落地摔,会摔的越惨,这是他现在最不愿意听到的东西,但是被黄菲这么一提起,郭野的心又变得难以割舍起来。

    “或许你以后也见不到那个家伙,东子先寄托在你这里,当某天有一个姓洪的男人来找你的时候,把东子交给他,如果这孩子不愿意,给他说这是赵匡乱的意思,他会老实。”郭野把心暴露出来的软弱揉碎,然后很冰冷的说道。

    黄菲的表情有些动容,或许她也没有料到会突然发生这些,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她现在能做的是静静的听着,她改变不了什么,她已经不是那个傻到以为可以改变一个男人的小女人了,特别是眼前这个任何石头还要坚固的男人。

    “徐饶...真的也深陷其了吗?”黄菲喃喃的说道。

    “这是他的选择,我没有干涉的余地,你也没有,虽然说对于他,对于那些爱他的人残酷了点,但是既然你这般选择了,我只有尊重他这个选择,能活过今晚也好,活不过今晚也好,徐饶有着的,是徐饶的人生。”郭野如同安慰着自己一般说着,但是至于能不能给予他自己心一丝一毫的宽慰,也唯有他自己清楚。

    黄菲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个已经差不多把烟给戒掉的女人,此刻很想很想点燃一根烟,她宁愿不知道一切,但是这一切如果不知道的话,她没有真正存在的意义了。

    “很遗憾,很遗憾,不过徐饶怎么说也在这个巨大的时代舞台之,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如果有人不承认,我让他们承认,这个孩子所留下短暂无的奋斗史,已经足够那些觊觎人们用来揣摩一生了。”郭野冷冷的说出这么一句,然后起身。

    黄菲没有表示,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男人,想着岁月这个东西,似乎一点也没有对这个已然可悲无的男人手下留情,郭野似乎看起来已经老了,虽然她知道,如果她这般说的话,可能这个男人肯定会嬉皮笑脸死皮赖脸的不会承认,但是光是想想,足够她微笑跟满足了,黄菲是这么一个容易满足的人,又或者她知道这个男人光是蹲在门口跟她聊这么多,已经足够勉强了,所以她从来不奢望能有更多的东西给予她。

    “再见。”郭野摆了摆手,或许这是这个男人整整一夜说的唯一一句违心话,再见,再见不见?

    黄菲微微的笑着,挥着手,给予这个突然出现在她的人生,明明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会有那么一天,会突然突然的离开,但是等到这么一天突然的来临的时候,黄菲还是那么那么的难以割舍,正如同此刻郭野的情绪一般,这个浮躁的世界,每个人都想着超脱,想着远离那万丈红尘,殊不知在抱着这个想法的第一步起,已经跌入了那万丈红尘的深渊之。

    郭野这般离开,他甚至没有转过头看那个女人的表情,他怕那个表情会像是尖锐的刀,一点一点划破他那已经暴露出来的心,所以,他只能把这最后的心狠下来,漂漂亮亮的走完这残缺人生的最后一程。

    “我只是一杆枪罢了。”郭野在自己的心,对自己这般自言自语的说着,企图催眠一个早已经催眠了的行尸走肉。

    只不过这一种自以为的催眠,只会让这个行尸走肉越发清醒的看透这个世界,在这个一杆枪快要走出这条街道的时候,在他所谓前进的路,已经站着七个男人,领头的是李家威名赫赫的李江门,他身后是李鹤山贴身保镖双胞胎两兄弟,两人算的李家一等一的好手,其余的四个人也是李江门精挑细选出来的悍将,属于那种完完全全的练家子,但是他们所面对的,是一杆枪。

    “被商会通缉,还敢这么大摇大摆走在大道,是艺高人胆大,还是瞧不起这个时代铁腕?”李江门说着,声音之已经弥漫了不少杀气,对于这个一生完全可以用暴力来形容的男人来说,似乎没有什么事情是用拳头无法解决的。

    郭野甚至没有提起头,只是双目无神的看着地面,也许是想到了什么,说道:“你们是李家人?”

    “你倒是挺明白。”李江门对于郭野立马认出他们的来路有些意外,毕竟他现在所做的事情,全部都是暗进行着。

    “李若般,找到没有?”郭野说着。

    李江门的表情差不多可以用震惊来形容,眼前的这个男人所知道的东西,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这让李江门都开始怀疑起来,这一切是不是本来是一个阴谋。

    “不要觉得我知道的太多了,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回答我的问题。”郭野似乎一刻都不愿意等待,同样也不会花多余的心思去揣摩眼前这个男人的心思。

    不知道为何,李江门心生出一股很特殊的感觉,这是对于这个声音本能的畏惧,一生厮杀的李江门在面对更加强大的敌人时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但是如今仅仅是面对一个人,怪的生起这种感觉。

    “看在你已经快要成为一个死人的份,我告诉你吧,也让你死一个明白,李若般我们已经找到了,也控制在了李家。”李江门说着,心还是对于自己刚刚油然而生的东西疑惑着。

    “她身边的那个年轻人怎么样了?”郭野继续问道。

    “你知道倒是不少,不妨告诉你,那个年轻人死在了商会人的手,多亏了他,我们才救出了李若般,如果没有他,李若般落入商会的手了,只不过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何许人也,竟然一个人挡住了十几号人,把商会的人逼到用真家伙。”李江门说着,之所以告诉眼前这个男人这么多,因为李江门又信心让郭野带着这些东西永远沉默下去。

    郭野的表情沉了下来,好似听到了什么最不愿意听的东西一般,看似很平静很平静的问道:“救?”

    “你有意见?”李江门皱起眉头,因为他此刻心的那种想法已经变的更加强烈。

    郭野摇了摇头,表情又再次沉了下来。

    李江门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也没有太过的在意,而是冲身边的双胞胎兄弟使了一个眼神,七个如同包围一般慢慢逼近郭野,没有人小瞧郭野,因为被商会指明的人,能是普通的角色?

    “虽然跟你无冤无仇,也不知道你跟商会到底有着什么恩怨,但是今晚,你必须得死。”李江门咬了咬牙,用自己的杀意让心的恐惧感消除那么几分。

    “来吧。”郭野仅仅冷冷的回了这么两个字。

    第一把*不留余力的落向他的肩膀,但还没有那锋利无的*落实,一个人这样倒下,脖子这样很反常的旋转过来。

    快,快到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尽管这些事久林战场的老江湖,尽管他们见多了太多太多腥风血雨,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规则,所有的常识全部被打破,如同手无寸铁的待宰羔羊一般,一个个倒下,因为从始至终,他们不处于一个世界,级别相差的太多。

    到了最后,仅仅剩下李江门跟双胞胎兄弟,李江门还好,并没有受到郭野的打击,双胞胎兄弟却已经大口大口喘起了气,虽然郭野的拳头看起来不惊人,但是落在他们身如同被打开了大洞一般。

    “你....你....到底是什么?”李江门擦着额头的冷汗,因为在这个男人身,他看到了一种永远永远无法战胜的感觉,也许他已经足够强大,但是似乎运气不好,他们所触摸的人,是曾经扛起整整一个时代的存在。

    “我只是一杆枪罢了。”郭野似乎见多了这种无震惊的表情,熟视无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