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二章 这是他的结局
    李思平冲进出租屋,直接不分青红皂白抱起躺在床戴着耳机的李若般,毕竟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解释这些了。

    惊醒过来的李若般面对这个陌生的男人,正要叫出声来,李思平却直接冲李若般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对李若般说道:“我是你哥啊!”

    李若般愣了愣,似乎从这个男人脸,能够看到几分熟悉的东西,还没有等她把心的疑问问出口,直接被抱出了出租屋,接下来的一幕让李若般尖叫出来,她只看到了一个阻挡了四五个汉子的背影,那是浑身已经满是血水的徐饶。

    “徐饶!”她尖叫着,却怎么都挣脱不出李思平的怀抱。

    如同海孤舟一般的徐饶转过头,他看到了她那一张动容的脸,他那满是淤青的脸突然笑了,然后这样张嘴说了那么一个字。

    走。

    她嘶声力歇的声音被枪声打破,徐饶的身体剧烈的一动,但是是没有倒下。

    滑条手的洛洛克冒出黑烟出来,已经走投无路的滑条还是做出了最疯狂的举动。

    她看呆了,但是徐饶的笑脸没有改变,只是仍然重复着刚刚那一句。

    走。

    李思平强忍着心的震撼,虽然对不起眼前这个男人,抱起李若般往楼下冲去,同样看傻了的李信宜跟李天雄跟在身后,接下来他们听见的是第二声枪声跟第三声。

    了奥迪A6,李思平直接踩下油门扬长而出,通过后视镜,似乎滑条几人才刚刚冲下楼。

    车充斥着李若般的哭泣声,虽然李思平有一股心碎感,还是不停的安慰着李若般,虽然这只会把他突显的无无的自私。

    一辆黑色的陆地巡洋舰跟奥迪A6擦肩而过,这辆飞快的陆地巡洋舰冲劲了出租楼下。

    孙祁东下手甩车门,却看到握着洛洛克一脸死灰的滑条。

    “让人跑了?”孙祁东直接夺过滑条手的洛洛克说道。

    滑条点了点头,已经半跪到了地,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李家的人?”孙祁东对江芮使了一个眼神,江芮直接带着一干人了楼。

    滑条却摇了摇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说清楚你还能够活。”孙祁东一脸的不耐烦,又或者他早已经没有了耐性。

    滑条断断续续的把刚刚所发生的说了一遍,听过后,孙祁东直接一耳光甩在了滑条的脸,此刻外面已经传来了制服的车声,孙祁东恨恨的说道:“废物,闹到这个份都解决不掉一个小鬼,你应该为你所做的付出代价,这事需要有人出来扛,你了。”

    江芮这时下了楼,很震惊的说道:“那个男人还活着。”

    “给我带走,滑条你留下,要是不清楚自己该说些什么,你陕西那一帮老表可都得跟你你遭殃。”孙祁东冷冷的说道,然后大手一挥,几人抬着半死不活硬生生挨了三枪都没有倒下的徐饶了陆地巡洋舰,扬长离开。

    滑条失魂落魄一般站在原地,无疑这一晚,他这么失去了一切。

    很现实。

    陆地巡洋舰飞快的行驶着,车孙祁东沉着脸,这个平时看起来格外人畜无害的男人,此刻身涌动着一股可怕的气息。

    “这个家伙快撑不不住了。”江芮看着这个满身除了伤口已经没有别物的男人,似乎这个时代,很难再找到这般无壮烈的事情了,但是恰恰好这一份壮烈正巧被她撞到,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幸,还是幸运。

    “去老慕哪里,可得让他撑住,如果他要是死了,线索可都断了。”孙祁东看着不断吐着血的男人,虽然此刻他想要把这个家伙千刀万剐,但是似乎这个男人已经成了他的救星,他总得给商会一个交代,如果这个男人这样没了,那接下来下一个滑条,可能是他自己了。

    陆地巡洋舰加开了速度,一路无视所有的阻拦,直奔向慕家诊所。

    另外一边,是那辆开往李家大厦的奥迪A6,车充斥着一种压抑到极点的气氛,起起初的大哭大闹,李若般渐渐平静下来,但是脸色苍白的吓人,也许这个女人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做都挣脱不了眼前这个囚笼。她没有问眼下这几个男人到底是谁,也没有问自己要去呢,只是这般失神的坐着,给人一种下一刻会成为落叶凋零的感觉。

    虽然车有着一个无动人的女人,但是李家三兄弟表情却有着一股浓浓的阴霾,似乎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打破眼下的沉默,尽管李思平跟眼前的李若般有着最亲近的血缘关系,但是等冷静下来,李思平再次看向这个女人,总感觉这一切是那么那么的陌生。

    奥迪A6终于停在了李家大厦楼下,等看到这高耸如云的建筑,李思平终于找到了那么几丝的安全感,虽然这安全感这般看来着实着实的可笑。

    “下车吧?”李思平回头看了眼脸色很可怕的李若般。

    李若般如同机械一般下了车,在身旁的李信宜本打算搀扶这个此刻看起来格外弱不禁风的女人,但是却被这个女人很冷漠很冷漠的拒绝了。

    李思平停泊好车子,三个男人一个女人,这个看起来格外有违和感的组合这样了楼。

    因为李思平事先通风报信的原因,李鸿眺已经早早的赶来,但是却没有联系李江门,李鹤山只好作罢,因为他此刻心情激动无,怎么说也是跟李若般十几年未见,他脑海浮现出很多见面的场景,但是等到那个脸色白如纸的女人进入房间后,打破了李鹤山所有的幻想。

    并没有久别重逢的表情,并没有感动的泪水,唯有那一双冰凉,冰凉到让人心疼的眼神,还有那有着触目惊心红的眼眶。

    李鹤山看着这个亭亭玉立身却弥漫着一股让人揪心气息的女人,皱了皱眉头说道:“发生了什么?”

    李信宜看了看李思平,意思让李思平解释,李思平虽然觉得有些难以开口,但是还是当着这个女人的面把关于徐饶的事情从前到后解释了一遍。

    李思平说到最后,李鹤山跟李鸿眺的表情几乎没有一丝的变化,只是微微点着头,但是那个看起来失魂落魄的女人的眼泪却如同雨水一般落下,只不过那单薄的身体之,有一丝东西还在支撑着她的摇摇欲坠,至于那个东西是什么,或许唯有李若般清楚,或许是他寄托到她身的灵魂,或许是他为她套的戒指。

    “这个徐饶是条汉子,至于若般,欢迎你回家。”李鹤山喃喃道,他此刻也许对李若般有几分的感同身受,但是在于他的角度而言,这无疑对他是大喜事,在并没有跟商会有着任何直接冲突的情况下救得李若般,或许对于这个局面来说,是最好最好的结局,虽然期间有着一个小小的牺牲,但是这个壮烈的小小牺牲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又或者在李鹤山的心这是注定了的事情。

    没有人要求那个家伙这般做,但是那个家伙还是这般做了,接下来他只是需要尽情的享受他付出生命所给予的回报够了,再李鹤山的世界,这才是对于那个男人的尊重,如果他们此刻嚎啕大哭的话,他的牺牲没有一点意义了。

    “这里不是我的家。”李若般终于冷冷的吐出这么一句,直接转身离开,她要去找他。

    李鸿眺微微皱了皱眉头,也许眼前是这么一出狗血到极点的故事,一边是一味的为了偿还当年的恩怨,一边是丢掉了这个世界对于自己最重要最重要的东西,似乎那边都说不对与错,又或者都是坏人。

    李思平拦住了李若般,极力说道:“妹妹,我是你亲哥啊,你忘了我们从小还在一起啊,那位是你爷爷,还有那个坐在沙发的大叔,他是你三叔啊,还有他,是你堂哥,这里才是你的家。”

    虽然李思平说的掏心掏肺,但是仍然让李若般脸色的冷漠平静下来一分,又或者此刻在她空白的脑海,所想的唯有那个挺身而出无无自私的家伙,还有最后那无无刺耳的枪声,她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一切,明明她跟他才刚刚接触到那叫做幸福的东西,明明一切才刚刚开始,她还要等着他来娶他,她还要跟那个家伙有着一段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但是似乎这刚刚开始的一切,这样这样成了一场梦境。

    现实,无无的刺眼。

    “求求你们了,无论你们是什么人,为了什么,让我去找他好不好.....”她慢慢瘫坐到地,哽咽着,像是一个怎么也找不到回家路的孩子,也许这还不是这个孩子最伤悲最伤悲的东西,因为这个孩子已经永远无法回家了,又或者在这个世界,她已经没有家了。

    李思平于心不忍一般,但是仍然摇了摇头,感觉面对这么一幕,心好似裂开一般。

    李若般哽咽着,也许因为经受了巨大的打击,脑慢慢空白起来,这样昏倒了下去,又或者大脑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在最痛苦最边缘的时刻,选择了逃避这一切。

    在意识模糊的那一刻,她只是这般这般想着。

    愿她永远都不要再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