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一章 这是他的付出
    “徐饶,等我想好告诉你。”她起身,缩了缩脖子说道。

    徐饶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计较,而是微声说道:“回去吧,天凉。”

    她点了点头。

    两人再次从这么一座城市行走着,因为离出租屋不算远,并没有打车,半路她累了,徐饶当仁不让的背起了李若般,徐饶从未想过一个人的重量会是这般轻盈,让徐饶格外格外的心疼一阵子。

    她俯在他的后背,似乎能够听到他强烈无的心疼,那是属于她的乐章,她享受着这一切,觉得这一切这个世界都无法夺走,这一切,都是糟糕的老天给予她糟糕人生唯一的礼物。

    也许因为实在太过的太过的安详,她哼哼出一首这般的歌:“年华落回忆谱成了歌,年华落最后慢慢沉默,有些失落,有些不舍,心的涟漪倒影美丽眼颇,那些承诺那些收获,有什么遗落,我爱过那些,遗留心的歌,我牵着快乐,路过‘迷’人烟火,淡淡青涩慢慢也被吞没,‘花’开‘花’开也会忘记疑‘惑’,灿烂炙热星光闪烁远方辽阔,曾经也深爱过....”

    “年华落那首未满的歌,年华落熄灭了的灯火,隐隐约约还依然记得,起起伏伏都被时间错过,忘了承诺,忘了收获,我爱过那些遗留心的歌,我牵着快乐路过‘迷’人烟火,淡淡青涩慢慢也被吞没,‘花’开‘花’落也会忘记疑‘惑’,灿烂炽热星光闪烁远方辽阔,曾经也深爱过...”

    “我记得那些年少时的疑‘惑’,谁年华沉落谁轻声在诉说,年少轻狂谁不曾疯狂过,回忆铺满最熟悉的角落,路灯闪烁一路辽阔,还自语着,现在也深爱着...”

    “好听吗?”她说道。

    “这个世界再也没有更好听的了。”这是他的回答。

    她格外的满足,又似乎想要唱出些什么,也许是因为有些太不过适应这幸福的声音,又似乎是累了,似乎她还想要体会体会这深深切切的幸福,但是她还是这样轻轻的睡了过去。

    徐饶感受到那平稳的呼吸吹打在他的脸颊,脑唯有那首歌的最后一句,现在也深爱着,他笑了。

    这一条长长的路,不知道为何变的这么短这么短,不知不觉他已经差不多走到了尽头,但是他是多么多么想要回过头去,但是他不能了,是到了他放手的时候了。

    另外一只手慢慢‘摸’出手,拨打了那个白天所打给他的电话。

    电话仅仅响了一声,被接通。

    “你叫什么?”徐饶说道。

    “李思平,现在李若般还在不在你身边?”李思平说道,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电话有些兴奋。

    “李若般现在在我身边,关于她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现在我只想要问你一句,李家能不能保证她的安全。”徐饶说着。

    “我不敢下这个保票,但是算是豁出去命,我也会保住她,她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李家愧对她这么多这么多,如果李家不还,我替李家还。”李思平很是斩钉截铁的说道。

    徐饶没有了动静,只是感受着她那熟悉熟悉的温暖。

    “来****出租楼下,我把人给你们,一定要给我保住她,如果她出了什么闪失,我连是死也不会放过你们。”徐饶叹了口气,这般的说着。

    “我现在赶过去。”对面李思平很是雀跃的挂掉了电话,这天掉下来的馅饼,完全让本来还有些八风不动的李思平彻底的喜出望外。

    徐饶默默挂掉了电话,看了看后面的她,还在熟睡着,徐饶背着她了楼,觉得他能够走到这里,已然足够。打开出租屋的房‘门’,徐饶似乎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但是还是装作没事人的样子,慢慢把她放到了‘床’,看着这给予他留下太多太多回忆的小屋子,徐饶感慨万分,但是这生活,似乎连给予他感慨万分的时间都没有,走廊外似乎有了异响。

    徐饶慢慢关了房间的等,慢慢俯下身,轻轻‘吻’在她的脸颊,在她的手机放了那首歌曲,把耳机慢慢放到了她的耳边,那是一首年华落,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过头,走出出租屋,锁出租屋房‘门’。此刻徐饶站在走廊间,两边已经站满了身穿西装的汉子们,一个满脸刀疤的男人正收回手机,恶狠狠的盯着徐饶。

    “让开。”这个满脸刀疤的男人仅仅说出这么一句。

    徐饶一动也没有动,仅仅是依靠在‘门’,脑回响着一首她为他唱的歌曲。

    与此同时,李思平跟李信宜李天雄三人一句赶在路,这一次换做了李思平开车,虽然说到了这个点车已经不多,但是有些地方还是能够算的车水马龙,但是这两奥迪a6简直是无视了所以‘交’通规则,直接飞一般的冲了出去,看着坐在副驾驶的李信宜额头都冒出冷汗出来,这无疑是在跟时间做着最玩命的赛跑。

    另外一边,孙祁东跟江芮也奔了相同的一辆路。

    “你所说的这个徐饶,值不值得信任?”李信宜问道。

    沉浸在自我世界的李思平似乎并没有听到李信宜所说的,现在李思平只是疑‘惑’,这个徐饶到底是从哪里得知了一切,但是作为徐饶,把李若般‘交’给李家,这无疑是葬送了两个人的未来,因为只要是李若般入了李家,那可不是说什么人能够攀登能够攀登的了。

    难道仅仅是保护吗?这是李思平唯一能够想通的想法,这让李思平对徐饶肃然起敬起来,只不过这只是让李思平加开了车子的速度,虽然已经到了极限。

    “我再说一遍,也是你最后活命的机会,给老子让开。”滑条厉声说道,本来对李若般的行踪已经绝望,但是他想不到这个时候掉下来这么一个馅饼出来。

    徐饶如同一个木头人一般,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这样死死护在‘门’前。

    “给我杀。”滑条吐出这么一句,他现在可没有任何时间耽误,在李家人到之前,他必须要得到屋的那个‘女’人。

    有人倒下了,但是却不是滑条眼这个看起来没有杀伤力的家伙,而是他手下的伙计,然后是第二个人倒下,甚至滑头都没有确切的看清徐饶出手的套路,只决定徐饶每一个招架,都是那么淡淡然,却能够把人摔在地让人再也爬不起来。

    在离开小兴安岭的时候,赵匡‘乱’特别叮嘱过,让徐饶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显‘露’出来御虎,他的确做到了,在很多濒死的情况下,他都没有显‘露’出来,但是这一次,他毫无保留,第一手打出了御虎之术,不光光是因为这一次他面对的敌人不是曾经可以拟的,更是因为那屋,有着一个他必须必须要守护的人。

    看着这些训练有素的汉子们一个个倒下,滑条是越看越心惊,最后自己脱下外套,直接杀了进去,趁‘乱’猛的一拳落在徐饶的身,但是滑条只感觉自己像是打在了铁皮身一般,被徐饶直接把他给推了出去。

    不管身处战‘乱’央的徐饶经受多少闷棍,似乎都没有从‘门’口让开一步的意思,滑条做梦都想不到在徐饶这小小的身体之,竟然可以迸发出这种力量,自己带的人已经倒下了七七八八,只剩下五四个在跟徐饶进行的白热战。

    滑条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楼梯传来脚步声,滑条终于‘露’出了笑脸,因为他刚刚已经打电话跟孙祁东,只要是孙祁东到了,别说一个徐饶,说这里有着十个这种小强的,都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下一刻,滑条的笑容很明显很明显的凝固了,因为楼的并不是他想要的看到的人,而是李家三兄弟。

    李思平楼的一瞬间,显然被眼前的景象直接给惊呆了,倒在地的起码有六七个汉子,徐饶还正跟剩下的四五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站在一团,滑条正呆若木‘鸡’的看着他们。

    由于这突如其来的来客,战斗也渐渐停了下来,剩下苦苦支撑的汉子也慢慢退到了滑条身后,局面直接成为了李家三兄弟对立商会的滑条,而已经满身伤痕累累的徐饶则苟延残喘一般站在间,守在‘门’前。

    “李家少爷,难道你们打算跟商会有直面冲突?”虽然滑条的表情不咋地,但是片刻后冷笑道,完完全全的把狐假虎威这词演绎的淋漓尽致一般。

    李思平‘欲’要出手,但是却被李信宜给拦下,李信宜冲李思平摇了摇头说道:“别忘了老爷子叮嘱我们的。”

    “人在里面,你们带她走,我来对付他们。”徐饶似乎一眼看透了眼前的局势,直接把钥匙丢给了李思平,然后慢慢让开来,死死守住了滑条几人往前走的必经之路。

    接到这沾着血的钥匙,李思平感‘激’的看了眼徐饶,直接去开‘门’。

    “我跟李家没有任何关系,来吧,有什么冲我来。”徐饶大口大口喘着气说道。

    滑条被气的满脸通红,用颤抖的手指指着徐饶说道:“你知道不知道招惹到商会的下场会是什么?”

    “正因为知道,我才这般做了。”徐饶很冷静很冷静的回答道,似乎一点也不给于滑条可以高高在的机会。

    滑条气的浑身打着哆嗦,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一个敢跟商会对着干的存在,眼前这厮完完全全的是一个疯子,甚至连疯子都算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