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三十章 这就是他的选择
    “徐饶,从始至终,你从来没有辜负我,也没有辜负任何人,你不需要跟任何人道歉,甚至都不需要接受任何人道歉,明白吗?孩子。 ”郭野说着,似乎对于徐饶说出的这么一句很是反感,在他看来,徐饶即便是下一刻再次跳入了晓月湖,都没有做错什么,如果真的有做错的人,那么是他跟这个时代了吧。

    徐饶没理由的心头一暖,尽管带给他温暖的,是那个在他眼看起来格外没心没肺甚至良心给狗,狗估摸着都会不屑一顾的男人,也许正因为如此,这一股温暖才会如此如此这般的强烈,因为只有在这么一个家伙身的温暖,才最有价值,不是吗?

    “再次问你一遍,这是你的选择,对吧?”郭野再次问道,也许在徐饶给予了他一个选择的时候,郭野的心,同样也慢慢诞生出一个关于他跟徐饶的选择。

    “这是我的选择,一开始也是,最后也是。”徐饶异常坚定的回答道,这个不介意被人戳脊梁,甚至自己被人打被人骂都不会生出怨言如同水一般软弱的家伙,唯一所变成坚定如铁的东西。

    “那么自求多福,我们有缘再见,徐饶遇见你,是我的一件幸事。”郭野喃喃着,似乎自从见识到这么一个怎么都无法改变的时代过后,他又见到了一个怎么都无法改变的存在,那是电话对面那个家伙。

    “郭叔,谢谢你又让我见到了这万水千山,让我这个最不堪最不堪的家伙,找到了这个世界最美好最美好的东西,我却最后什么都不能给予你,不说了,说下去你又会埋怨我了。”徐饶笑着,似乎在这谈笑之间,生活,生命,人生这些东西都变的渺小了起来,对于徐饶来说,这一切已经足够了,甚至已经够多了。

    郭野欲言又止一般,但是最终还会把那藏在骨子里的东西隐藏了下来,说道:“我们会再见的。”说完,郭野这样默默的挂掉了电话,或许对于郭野来说,他对于徐饶的规划才刚刚开始,但是因为这不可抗力,这个计划也许永远的这般夭折了,但是尽管如此,他还是见到了他最想要见到的徐饶。

    也许他是失败,但是他又何尝不是成功了,因为不需要他再次提起,这个时代已经有了继承他的意志的存在,一个也好,两个也罢,他只觉得心情无无的宽慰。

    也许正是因为这不算完美,有所残缺,才把最完美最完美的东西,衬托的更加更加的完美。

    郭野默默收起手机,在原地站了良久良久,片刻后,他的脸慢慢爬了孩子一般的笑容,虽然身后的尖刀已经逼近,虽然空气凝固,虽然那商会庞大的让人绝望,虽然有着那沉重到不能再沉重的曾经,虽然那时代之的人们仍然讥笑的看着他,但是他又有何畏惧?

    另外一边,正也许这是这座城市唯一心意无痛彻的两人,徐饶或许觉得蹲麻了腿,慢慢起身揉了揉腿,伸了一个懒腰。

    “吃饱了?”身后传来黄菲温柔无的声音。

    徐饶点了点头,转过头挤出那一张笑脸,尽管在前一刻,他刚刚得知了可以毁灭他整个人生的东西。

    但是这终究逃不过黄菲的法眼,黄菲似乎能够察觉到徐饶眼底之所隐藏的东西。

    “怎么了?”黄菲柔声问道。

    徐饶笑笑,想着自己那点仅有的心思,也骗不过这个女人,但是徐饶仅仅是摇了摇头说道:“什么都没有发生,倒是黄姨,你看起来有年轻了。”

    黄菲脸微微一红,笑道:“尽是油嘴滑舌。”但是说完后,黄菲又格外郑重其事的说道:“徐饶,有什么事情可不要自己孤零零的支撑着了,现在已经会有人看见你受伤的模样心痛了。”

    被黄菲这么一句,徐饶似乎觉得自己所有的防备快要倒戈一般,但是他还是支撑住眼角所泛起的东西,他仅仅是有生硬的转过头说道:“姨,为什么这样的生活,是这么这么的不容易。”

    黄菲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疼这样一个徐饶,似乎某些东西一直在这里,这样悄无声息的折磨着这个年轻人,虽然那个腰杆要这个世界任何东西都要坚固,但是终有一天,似乎这个腰杆都会有倒戈的那么一天,那一天过后,这个家伙会有多么的不甘心,多么的无奈,多么的可悲。

    黄菲不敢细想下去,因为生活解刨开来,无疑是一个个罗列起来无整齐的悲剧罢了。

    “徐饶,姨也不知道该如何帮你,说你,但是总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不是吗?”黄菲说着,尽管她自己都不会轻信这个想法,但是这如同她深深的无奈一般,人生总会有这么多这么多的坎坷,似乎怎么走,都是一种伤害。

    徐饶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一直持续到接近凌晨,徐饶才带着李若般离开,徐饶拒绝了黄菲让其留下的好意,只是临走时摸了摸东子的脑袋,跟东子说了一句唯有两人才能够听到的话,带着李若般走向了这看起来有些伸手不见五指的街道。

    徐饶走后,黄研儿仍然留在原地,似乎看着那小两口的背影很是值得感叹,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一直到黄菲一直手慢慢搭在了黄研儿的肩膀,微声说道:“其实两人合适,不是吗?”

    黄研儿愣了愣,虽然女人天生对她更加美丽的事物有些抵触,但是通过刚刚的接触,她实在讨厌不起来简简单单的李若般,甚至有些喜欢这个没有一点架子只会微笑的女人,黄研儿点了点头。

    黄菲叹了口气,说了句回去吧,徐饶跟李若般走到了一起,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谁都无法预料的事情,黄菲当然不会只看到黄研儿所看的表面。

    黄研儿有些失神的点了点头。

    握紧身旁女人的手,两人走在这不足以给两人留起灯火的街道,徐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想要通彻的感受这难得到不能再难得的感觉。

    “徐饶,怎么了?”李若般一眼看出了徐饶的异样。

    徐饶这才回过神来,笑的看了眼李若般说道:“快乐吗?”

    李若般没有多想的点了点头,其实她很想要这种简单的生活此下去,但是即便是她,都觉得这也许仅仅只是一种奢求,所以她才无用力无用力的感受着此时此刻的幸福。

    走着走着,也许是怕李若般累了,徐饶跟李若般停在了附近的一个小广场旁,两人一人一边坐在长椅,周围静的如同要衍生出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但是唯有眼前看似不算耀眼的灯红酒绿告诉两人这无意是一种错觉。

    也许因为喧闹孤寂成为了一种久违的浪漫。

    “太妹,可以跟我说说关于你的故事吗?”徐饶一只手握着李若般那冰冷的小手,虽然他很想要给予她一股温暖,但是奈何自己的手也是那么那么的冰冷。

    李若般看了眼格外严肃的徐饶,虽然觉得徐饶似乎有哪里不对头,问道:“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

    “那么交换,你先告诉我你的故事。”李若般微笑着,似乎很会算计徐饶。

    徐饶摸了摸鼻子,说道:“你也许并不想要知道。”

    “但是我现在想要知道。”李若般耍着小性子。

    也许是熬不过这个女人,也许是徐饶自认为真的没有什么机会了,徐饶说道:“你不会想要知道这个的。”

    “你不说我也不说。”李若般哼了一声,直接背对起徐饶。

    徐饶摇了摇头,一把搂住这个女人,然后这么把自己这不算坎坷又特别滑稽的一生说了一遍。

    他是如何从东北来到北京,如何在北京四下流离,如何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如果落魄到极点,如何遇到来到太妹,如果跳入了晓月湖,如何被郭野救起,如何在小兴安岭过了两年,期间到底发生了多少多少故事,但是这零零散散的一切,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魔力一般,正巧可以解释一点,那么是他为什么能够在这里跟她相拥,也许这是迹吧。

    李若般这样静静的听完这长到让人觉得枯燥的故事,好似这个男人的出现会是一种必然一般。

    “哭了?”

    “才没有。”

    “那是我自作多情了,好了,到你了。”徐饶顺着李若般长长的秀发,感受着这一股醉入心脾的清香,越是如此,他的心越是难以割舍。

    “我不告诉你。”她的眼角成了弯月儿,大获全胜一般雀跃。

    被耍了一遭的徐饶丝毫没有恼怒,只是静静的摸着她的长发,愿时间此停住好了,但是这个任何东西都要残酷的东西,怎么会此停下?也许永远都不会停下如了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