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九章 守护的东西
    这个城市之总会给予人各种各样的绝望,却在同时又会给予人无无耀眼的光芒,显然,对于流浪于这么一座城市的徐饶来说,可能找到了能够寄居于灵魂的地方。

    这一晚黄菲罕然的提前关了门,下厨做了一大桌子的饭菜,好好的招待了一番这如同回娘家一般的小两口,虽然李若般完全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毕竟从小到大李若般都没有体会到自己被如此重视的感觉,但是每当她看到徐饶的微笑后,又突然觉得这应该是她所需要享受的一切。

    一顿饭也算是其乐融融,徐饶喝了一瓶啤酒,黄菲本想多劝徐饶喝几杯,看徐饶脸已经变的微红,也此作罢,她不是那种不会看气氛只会一味做着自己认为正确事情的女人。

    期间聊的大多是些家常,又或者每个人都在有意无意的避讳着关于这个社会的话题,不再去想那些即便是辩论一个天昏地暗都不会有一个答案的问题,而对于黄菲邀请李若般来店里帮忙,徐饶欣然答应了下来,这也算是李若般回到正常生活的第一步,虽然这第一步有一些稍稍的渺小了些。

    吃饱喝足后,看着李若般能够跟黄菲黄研儿聊到一块,徐饶悄悄退到一边,虽然时候已经不早,但是徐饶并没有打算督促李若般离开,他能够看到李若般享受这生活的模样,这对于徐饶来说,无的欣慰。

    这时想到白天那莫名其妙的电话,徐饶小心翼翼的离开面馆,坐在面馆门口,看着这摇摇欲坠一般的一条街,摸出手机开了机。

    刚刚开机,有一通电话打了过来,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徐饶似乎从其嗅到了一丝特殊的味道,但是还是很果断的接通了电话。

    “小子,手机关机作甚。”对面传来郭野那满是怨气的声音,如同小怨妇一般。

    “老子,有什么事找小子。”徐饶并没有打算多多解释手机事件。

    对面的郭野也没有计较这事儿的意思,直接开口说道:“士别三日,是翅膀长硬了,在众目睽睽之下跟那么一个天仙求婚,这可是让我等看着很是嫉妒啊。”

    对于如同狗鼻子一般灵通的郭野,徐饶并没有太过的惊讶,较官浮萍跟郭野之间有着他也不知道的深层关系,所以仍然平静的说道:“其实我现在已经后悔了。”

    “你知道不知道凭你这么一句,得挨千刀,真是身在福不知福。”郭野似乎是有意不揣摩徐饶话的用意。

    “少来这一套,我有什么本事,你应该我清楚,最多最多只是祸害了她,我喜欢她,打心眼里喜欢。”虽然觉得说出这话在郭野面前有些丢人现眼,但是徐饶是真找不到自己还有其他能够形容自己心情的东西。

    对面传来了郭野哈哈大笑的声音,似乎是笑的肆无忌惮,又或者是想到了徐饶这一边无可奈何的模样。

    “不过既然选择了,不要后悔跟纠结了,不过小子,告诉你你有大麻烦了。”郭野大笑过后,不再继续折磨徐饶那摇摇欲坠一般的内心,说道。

    “这个麻烦有多大?”徐饶问道,习惯性的把郭野所说的跟今天那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联想到了一起。

    “很大很大,大到你无法想象,估摸要你这辈子遇到的所以麻烦加在一起还要大。”郭野说道,至于这到底是不是危言耸听,唯有这个男人自己清楚。

    徐饶皱了皱眉头,虽然郭野经常做出一些让常人难以理解的事情,但是不像是会开这一种玩笑的人。

    “如果想要逃离这个可能会让你彻底丢了命的麻烦,你只需要做到一点,那是离开你身边的那个女人,无论你对她有多么的热爱,还是自己的命要重要吧?”郭野这般说着,其实这一句话到底会换来什么,他心里要任何人都要清楚,但是他还是这样毫无营养的说了,他只是想看看那个画面,否则还真不知道自己活着还个什么其他什么意思。

    徐饶这一边沉默了,很显然徐饶知道郭野这话到底什么意思,但是仅仅是片刻之后说道:“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关于她的麻烦到底是什么?”

    郭野又笑了,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任何讽刺的味道,这是他发自内心的笑了,边笑边说道:“你还是一点没有变啊。”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改变,我只知道我还叫徐饶。”徐饶说着,声音虽然看似毫无波澜,却藏着一种叫做惊雷一般的东西。

    “有这个心理准备了?我这可不是开玩笑,接下来你要面对的,稍有不慎,小命可不保,而且我也绝对插不了手,现在我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郭野再次重复道,其实对于郭野而言,他宁愿让徐饶选择那一条他最看不起的路,因为如果徐饶真的义无反顾的选择了面对,他真的看不出会有什么好的结局,这是郭野从心底能够肯定的东西。

    “我也没打算让你这个泥菩萨出手,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你开口吧。”徐饶说道,回头看了眼面馆那嬉嬉闹闹的一桌,那是一张张他宁愿用自己的命也要守护住的笑脸。

    他一定要守护住,尽管徐饶自己知道即便是自己的生命,也太过太过的渺小了。

    “既然如此,我长话短说,你身边的女人,不是普通的女人,她是整个西城区三大家族李家遗失的女娃,因为遗失过程过于复杂,期间也有我的原因,我不细说了,如果仅仅是这样故事也简单了,但是并非如此,商会打算利用这个女娃操控整个李家,事情也这般的简单。”郭野一口气说完,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

    虽然徐饶已经彻底静下了心揣摩,但还是有一种一头雾水的感觉,什么李家,什么商会,这在徐饶的心都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在二十年后再接触商会,但是你既然选择了,我也不能强行阻拦什么,这都是老天爷注定好了的事情,现在商会正在整个西城区找李若般,只要是李若般落入他们手,估摸着也彻底的完了,李家也在找她,不过只要是李若般回到李家,也许可以安全,但是你估摸着也永远见不到这个女人了,较不是一个级别的。”郭野也许是怕徐饶分不清利与弊,所以这样解释道。

    有了郭野的后半句,徐饶的表情静止了,也许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一个平凡人想要得到的温如水的生活,到底是一件多么困难到匪夷所思的事情,显然他还要付出更多更多。

    “这个商会,到底什么来头?”努力让自己心对于这个时代的怨恨的情绪平静下来,徐饶这般问道。

    “是这一座城市绝对都不能触及的存在,我只能这般给你一个解释,也许这是这个时代的齿轮,能够碾碎一切阻挠这个时代前进的东西。”郭野说着,话充满了无奈,也许这是造化弄人,徐饶在最不该接触到这偌大存在的东西的时候,还是接触了,然而所以接触到这巨大齿轮的故事,无一例外,全部都走向了灭亡,没有任何特殊性,也没有人管你有着怎样的故事,如何坚信的故事,是不是什么主角。好似一加一等于二的真理一般。

    “谢谢你能够在自身难保的时候告诉我这么多这么多,真的谢谢了,我明白了。”徐饶突然释然一般说道,似乎心已经给了自己一个答案。

    “徐饶,你tm不要想不开,别做傻事,明白吗?”郭野似乎从徐饶的话语,听出了一丝他最不想要听到的东西。

    “郭叔,我这一辈子所做的傻事还少吗?在这么一个城市,这么一个时代,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寄托我灵魂的地方,你让我怎么看着我的灵魂破灭?”徐饶笑道,声音是那么那么的轻松,轻松到电话对面的郭野觉得诡异。

    郭野死死皱着眉头,点燃一根烟,刚刚想要开口,但是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这样的徐饶,自己为什么宁愿违背自己的原则还要让他活下去呢?是他寄托了太多不该寄托的东西?是他在为徐饶觉得的不甘心?还是对自己觉得不甘心?郭野觉得自己有些语塞了,在模糊的意识之,唯有一个年轻人,挽着一只他自认为如同白玉一般的手,但是那个模糊的画面还没有呈现在郭野的脑海之,这样破灭了,破灭的很彻底很彻底。

    “徐饶,一切关乎于你自己的选择,我尊重你的选择。”郭野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说道。

    “郭叔,对不住了,我又辜负了你。”徐饶无内疚的说道,他知道郭野在他身给予了厚望,他也想要代替任何东西打破郭野身的枷锁,但是好似眼前这个生命跟灵魂的选择题一般,他必须有一个选择,也许他太过太过自私了,但是他宁愿再用无数生去偿还这些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