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八章 生存还是灭亡
    李鹤山清了清嗓子,打破了屋一时的平静,也许已经很久没有人到的如此整齐了,但是李鹤山却并没有那团圆该‘露’出的表情,又或者现在不是该想这些儿‘女’情长的时候。

    “事情我已经差不多说完了,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感想,现在唯有一点可以确认,李若般还活着,其余的都是未知数。”李鹤山说着,似乎对于他们有用的情报,几乎是微乎其微的地步。

    “这个照片的男人,知道不知道身份?”李江‘门’不再继续依靠在墙,而是走到一旁翻着李鹤山的书架,看似问的风轻云淡。

    “我已经派人查过,不过很遗憾没有这个男人的任何资料,甚至我都不能证明这个男人存在过,很棘手,越是这样越棘手,虽然这是商会的意思,但是如果这个男人背后牵连的东西多了,我怕整个李家都有可能会陷进去。”李鹤山说道,皱着眉头,这些未知定数,似乎在冥冥之编凑着一个结局,但是这是一个李鹤山最不想要承认的结局,因为他在这个结局之,看不到一丝关于这个李家生死存亡的曙光。

    李江‘门’停止了手的动作,而是转过身正对着李鹤山说道:“直接把这个家伙做掉,最好不要跟商会起冲突,现在李家不能跟商会对着干,以后也不能,为了这个家族的存亡,我们有义务这般做,不妥协的话,我看不出我们能有任何的机会。”

    也许是李江‘门’说出了最刺耳的话,屋的气氛更加沉重了,李鹤山一下子变的无无的苍老,虽然明明知道会有这么一个结论,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却是期望着能够看出一丝其他的东西。

    “如果我们帮商会做掉了这个男人,先不说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商会会不会放人呢?如果继续拿着把柄拿我们当枪用,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坐在沙发翘着二郎‘腿’的李鸿眺终于开口。

    “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够听命由天,大不了这个‘女’人割舍掉便是,这么多年谁也没有当她是活着的,如今突然这般冒了出来。”李江‘门’拱了拱手说道,还不忘点燃一根烟,虽然这书房一直有着不‘抽’烟的规矩。

    李思平动了,但是还没有往前走出一步被李信宜一把拉了下来,李信宜冲满脸通红的李思平摇了摇头。

    这些小动作当然是尽收这个李江‘门’的男人眼,李江‘门’有些冷血的笑了笑,冲李思平说道:“侄子,你知道不不知道李家走到这么一步,到底付出了多少先辈的血,他们这般的倒下,相继倒下,才铸成了这么一座大楼,而如今,仅仅是为了这个丫头片子,让这一切徒然崩塌,你觉得值得吗?”

    “但是她毕竟是我们李家的人。”李思平声音颤抖的说道,他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经受了多少困难,但是他是真做不到对眼前的一切熟视无睹的地步,他还是一个人,身还流淌着血。

    李江‘门’冷笑了笑,似乎有些不屑这个,又或者早已经麻木,一步步走向李思平,一直到离李思平不到一步的距离才停下,李江‘门’那几乎快要溢出血的眼直勾勾的盯着李思平,缓缓的说道:“如果真的因为这么一个离开李家十几年生死未卜的小丫头把整个李家搞垮了,我要我怎样下去见那些列祖列宗?起当年所撒下的热血,这一点点小小的牺牲,又能算什么?侄子,不要活在你那‘春’秋大梦之了,如果没有背后这个黑‘色’的巨大家族,我们什么都不是,连这个城市的渣滓都算不!”

    “李江‘门’!”李鹤山呵斥住了李江‘门’继续说下去。

    李江‘门’转过头,怒视着李鹤山,似乎对于李鹤山的呵斥很是不满,但是也仅仅是两个眼神碰撞片刻后,李江‘门’突然诡异笑道:“老爷子,我是哪里说错了?难道我站在这个立场,不是你正想要看到的?”

    “李江‘门’,这个‘女’娃,一定要保,李家已经亏欠了这个孩子太多,这一次要是再辜负了,你要我怎么下去见阳‘春’,你们还有没有脸面面对你们大哥?”李鹤山虽然被李江‘门’戳痛了伤口,但还是这般说着,虽然即便是潜意识之李鹤山也认为李江‘门’的选择是正确的,但是他如今是真的做不来这看似正确的东西,越是了年纪,李鹤山会越是怀疑曾经所认为坚定不移的事情,也许曾经他也像是李江‘门’一般,不过现在不同了。

    李江‘门’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答话,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想要救这个‘女’娃娃,我没有意见,照片的男人我会想办法揪出来,李家给予我的东西不多,我能够李家的也只有这么多,剩下的‘交’给你们这些主掌大权的人们去考量吧,是得罪商会,是生存还是灭亡,我都不会再多说些什么。”说完,李江‘门’直接甩‘门’离开,似乎自始至终都没有把李鹤山的话给听进去,又或者双方那无坚定的立场仍然如此。

    看李江‘门’摔‘门’离开,李鹤山重重的叹了口气,他知道现在他说什么都没有用,因为他也是从李江‘门’这个阶段所走来的,所以知道唯一能够改变李江‘门’的,或许唯有那残酷无的岁月,只有那烙在心常常疼的让人辗转难眠的伤疤,才会让一个心硬如铁的人软弱下来。

    “这样吧,商会要我们做的,我们照做便是,能够出十分力,我们尽量出十一分,至少让那个家伙挑不出什么茬来,至于‘女’娃娃,该找的时候继续找,人我们帮他们杀了,即便是强行抢过来了,商会也‘弄’不出来什么说法,也许他们可以把白的变成灰的,但是还没有那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白的变成黑的本事。”李鸿眺起身说道,这是一个有着太多不确定因素的说法,但是现在又是最保险的一种做法,又能够满足良心,又能够不彻底的招惹到商会。

    李鹤山点了点头,李鸿眺跟他是差不多想了点子。

    “你们有什么更好的意见?”李鸿眺扫了一眼那三个小辈。

    李信宜跟李天雄两人同时点了点头,虽然李思平有几分犹豫,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么这么说定了,让李江‘门’胡闹去,虽然这家伙嘴里说的这般,但是心也有一个数,不是一个只会干说说的傻子。至于你们,负责找到李若般,现在是考验你们在西城区有多少能量的时候了,但是尽量避免跟商会的人发生直接的冲突,反正只要解决掉了照片的男人,商会总会给我们一个说法。”李鸿眺有条不紊的说道,身已经颇有大将风范。

    李鹤山赞同的点了点头,李信宜李天雄跟李思平更不会有什么意见。

    “老爷子,这事最好我们几个知道,家里剩下的人,不要一一告知了,说白了,这些墙头草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乱’子来,如果在这个时候被旁人趁虚而入了,那么可麻烦了。”李鸿眺说着,声音四平八稳,给人一种八风不动的感觉。

    “按照你说的来。”李鹤山想都没想应承了下来,由此可见李鸿眺在他心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地位。

    这一切,李思平当然都看在眼里,虽然心还有着对于李江‘门’的火气,但是仔细想想,李江‘门’所说的,其实也不算多么离谱的事情,谁无疑不是为了这个家族的生死存亡,但是不知道为何,李思平总感觉自己心那无坚固的东西,被撼动了。

    “你们都去吧,李鸿眺你留下。”李鹤山冲李信宜三人说道。

    三人当然心清楚李鹤山的意思,恭恭敬敬的离开了书房,在离开书房之后,步子加快,手开始拨通号码,似乎要开始在西城区这巨大的湖水之,撒向一张巨大的了。

    “不服老不行了,眼前我是真拿不出一个抉择出来,要是换做年轻时,肯定会有跟江‘门’一样的想法,也许是因为到了年纪,心突然做不到那般毒辣了。”李鹤山喃喃着,谁也想不到,连他也想不到,他竟然会有坐在这个位置,如此如此这般可笑的唏嘘这一番。

    李鸿眺微微笑了笑道:“江‘门’只是不会表达这些东西罢了,至于心毒辣还是不毒辣,都不重要了,因为你老了,已经不能够再像是曾经那般带着*去跟商会理论了,如今这么一个摇摇‘欲’坠的李家,扶与不扶,也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你只需要在这里安度晚年可以了,虽然对你这个‘性’格来说可能觉得无聊跟遗憾了点,但是起曾经个时代那一群老友们,这已然已经算是享受了天大的福分。”

    被李鸿眺这么一说,李鹤山的脸也出现那么几丝的笑意,不过看起来似乎很惨淡很惨淡,似乎又在喃喃着什么,但是因为声音实在太过太过渺小的原因,以至于离他最近的李鸿眺都听不到一个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