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七章 哥妹
    李思平鼓足气点了点头,一脸期待的等着李信宜开口,也许是因为不知道这说出口的东西到底会对他代表着什么。

    李信宜清了清嗓子,默默点燃一根烟开口说道:“说起来得有多少年了,当年你也五六岁吧,那时的李家处于什么高度呢?也许都不过现在的于家,只不过是西城区一个二三流的家族罢了,刚刚起家罢了,当年你爷爷负责内,你爸李阳春负责外,李家只能够说刚刚起步,不过有着李爸的领导,李家也已经有了往前攀爬的趋势。”

    被提起对于李思平来说有些空白的曾经,李思平一脸的好,但是心多多少少有了几丝慢慢揣摩到的东西,但那绝不是能够让人李思平笑出口的存在。

    “这么一座城市,小人物往大人物看,大人物往更大的人物看,怎么攀爬都没有一个尽头,李家被盯了,也许你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存在,不过你以后会知道那到底是什么,那是曾经的白龙商会,如今已经改朝换代为清城商会,也许在这个城市作为平地而起的凤凰男甚至是平步青云的大枭,所畏惧的是根深蒂固的世家,但是世家也不是这金字塔的顶端,世家也同样忌讳着这庞然大物的商会,但是这商会到底是怎样存在,背后有着什么谁也不知道。”李信宜说着,也许仅仅是只言片语的带过,但是这其所藏着的,可是一个家族为了攀爬所付出不知道多少努力的血泪史。

    “继续说。”李思平似乎被勾起了那么一丝深深埋着的记忆。

    “商会对李家实行了一些威胁,毕竟李家有一个土地项目触碰到了商会的利益,但是当年老爷子也算是血气方刚,竟然顶撞了商会的人,所以当晚李家少了两个孩子,其一个人,是你,另外一个,叫李若般,是你的亲妹妹。”李信宜说着,与其回忆曾经,不如说一直在小心翼翼看着李思平表情的变化。

    李思平愣住,记忆,盛开了一张那如同花儿一般灿烂的脸,然后那一张脸慢慢的与那个盛开在宴会之的白莲花慢慢重叠,一时李思平的心有了刀绞的疼。

    “你爸带着他的人马杀进了商会一处分舵,硬生生从层层围剿之把你救了出来,但是他没有找到你妹妹,放下哇哇大哭的你再次折返了回去,但是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李信宜说着,话也多多少少有几分的怒意,但是这徒增出来的几分怒意,只是在突显的他的无能罢了。

    李思平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摇晃起来,他只是强撑着心那泛滥的情绪,慢慢打开车窗,大口大口吸着冷风,连开车的李天雄都被这事儿惊的长大了嘴,想不到李家竟然还有这种故事。

    “这样彻底得罪了商会,也是那一晚,都相传李若般死了,被喂了野狗,李家跟商会全面开战,但是如同鸡蛋碰石头一般,还没有彻底打响,也许是背负着整个家族的压力,老爷子选择了妥协,让出了项目,每年都给予商会特定的供奉,虽然折了一次商会的面子,但是李家也为此付出了最大的代价,从此这样过了这么多年。”李信宜一只手慢慢放在了李思平的肩膀,想要控制住李思平,但是发现李思平的身体是那么那么的僵硬,好似一切都变成了冰块一般。

    李思平夹着烟的手有些颤抖,也许这一切所来的实在太过太过突兀,他甚至恨不得不知道这一切,但是他又真的还有什么所谓的选择?但是如果不知道这残酷的现实,像是一个傻子一般无忧无虑的活着,又算的幸福?

    李信宜微微摇着头,他知道李思平需要一大段时间来消化这一切,毕竟这一切实在太过太过残酷了,也许对于李思平来说,这李家是李思平的信仰,但是这信仰,似乎这么容易被打破了,其实这种关于世家的故事,在这么一座城市发生了太多太多,无不例外都关于那巨大的商会,但是谁又能够做到那改变?

    小人物的生活是煎熬,大人物的生活也是如此,也许唯有那些生于时代之外的人们,才能够真正体会到生活所给予人所带来的乐趣,而不是最彻头彻尾的苦难。

    “思平啊,这怨不得老爷子,为了这么一个大家子,他也没有选择,他其实任何人都要嫉恨那商会,但是为了生存,谁也不可能跟商会明刀明墙的干,这一次李若般突然的出现,估摸也只是商会的阴谋罢了,在前些天,你不是招待了两个人,那是商会来拿李若般要挟老爷子帮他们做事。”李信宜说着,苦口婆心,但是其实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很是动摇,凭什么要如此如此佝偻的活,这跟死又有什么区别?

    李思平慢慢攥紧拳头,弹出去烟头说道:“哥,谢谢你能够告诉我这么多。”

    李信宜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打心眼里不想告诉你这一切,不过现在你也长大了,该知道这一切了,所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每一个家族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到达一个高度,身后总得背负几个连自己都不敢正视的故事,如果没有这些决断,李家也不会走到这个高度,也不会给予你这个大多人都向往无的生活,所以要看开一点,释然一点。”李信宜虽然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但是他心打心眼里感觉自己这是助纣为虐的意思。

    这一次,李思平没有开口,而是再次用颤抖的手夹起一根烟,极其牵强的放到了嘴边,却怎么都无法用打火机来准确的点燃,由此可见这事情到底对李思平有着多么巨大的影响。

    最后李信宜替李思平把嘴边的烟点燃,紧紧皱着眉头,把头扭往一边,深深叹着气,他似乎怎么都不知道该如何劝诫李思平,也不愿意开导,毕竟这事算是放在他自己的身,估摸着也一时半会的解不开,所以李信宜没有做这个站在说话不腰疼的存在。

    “这个世界是不是一直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在奥迪A6停在了李家大厦楼下之时,李思平迟迟没有下车,一改他曾经精英作风的模样,对着这么一栋高耸入云的建筑喃喃着。

    “一直如此这般,不过这是我们最不能改变的,当年我也是从你这一步走来的,一开始是有点无从适应了点,但是怎么说我们也过的那些最底层的人们强吧?”李信宜说着,也许这是他现在唯一的动力,虽然很是抽象了点,这个世界富的总会有更富的,苦的总会有更苦的,所以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不需要较,因为较,这是最伤人最伤人的事情。

    “但是,为什么我这么这么的不甘心。”李思平说着,似乎感觉心底有什么要呐喊出,但是最后只变成了一声深深深深的叹息,这是一种很折磨此刻李思平人心的东西。

    “你会适应这种感觉的,以后也有的你去适应的东西,脊梁是为了能够弯曲所生长的,这是这个时代的真理,如果谁都过自己所谓的生活,那么还不是乱套了?”李信宜在李思平背后说着,然后这样背着手踏李家大厦,虽然李信宜正是如狼似虎的的年纪,但是李思平从背后看向李信宜,总感觉有一丝一个老头该有的沧桑感。

    楼顶的书房,除了孤零零的李鹤山,还多了两个男人,一个靠在一旁的墙,等身高,等身材,只不过生了一张格外沧桑的脸,脸的皱纹如同被刀所雕刻的一般,眼神格外的深邃,只不过那深邃的心,却是一片谁都能够看出来的空旷,这个男人叫李江门,李鹤山三个儿子的老二,也是如今李家的半个脊梁骨,虽然看起来不惊人,但是手所沾着的血,已经足够跟那些个时代的老阎王们所拟了。

    另外一个坐在李鹤山的对面,起李江门,这个男人要更加俊俏几分,脸庞跟李思平有些相似,颜值属于那种成熟大叔的极致,似乎完全可以靠这一张脸可以在大多的夜店老少通吃,但是这个男人身却一直环绕着一股很是凌厉的气息,眼神好似能够吃人一般,这是李家的准继承人,排行老三的李鸿眺。

    李信宜推门而出,身后跟着同样处于李家核心的李思平跟李天雄,屋这六人,这已经算是这巨大的家族的核心力量,其实李家缺能人异士,但是能够踏这书房有这个资历跟血缘的,还真找不到几个了,那些真正能打能杀的,都倒在了铺垫这个巨大家族的路,只剩下一些病怏怏的老人,如今那些病怏怏的老东西也一个个倒下,只剩下这么寥寥几人。

    也许这是一个家族的兴与衰,又或者这个时代已经无法再让一个家族如同个时代一般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