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六章 麻烦
    “王叔,这样吧,尽然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心也有数了。”孙祁东良久之后,吐出这么一句,甚至没有跟王乾安打什么招呼,这样大步离开小花园。

    王乾安看着孙祁东离开的背影,迟迟没有离开,而是在原地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表情慢慢变的沉了下去,也许冥冥之,有一些事情还是朝着他最不想看到的方向发生了,但是如果一切真如同他所想象的那样发生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无疑所对于他又或者对于任何人来说,太过自私了些。

    急匆匆的孙祁东,还没有车拨通了滑条的号码,等电话被接过后,孙祁东直接说道:“别等了,给我调出租楼附近所有的监控,我要知道李若般到底去哪了,如果发现什么可疑人物,立马告诉我。”

    对面的滑条直接答应了下来,然后很利索的挂掉了电话。

    孙祁东了车,为了让自己的心情平静几分,他再次深深吸了一根烟,他思索着这事现在怎样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虽然对于自己曾经的举动无的懊恼,但是孙祁东很清楚,与其纠结那些早已经无法改变的事情,不如想着如何该把自己所应该付出的代价变成最小最小。

    良久之后,他才拨通了江芮的号码。

    “怎么了?”接通电话的江芮,似乎能够察觉出来事情已然没有她所想象的那般的简单。

    “出事了,李若般这样无缘无故的消失了,是我大意了,如果真是李家所为的话,那么我这个理事也做到头,现在我只能够祈求李若般还没有到李家的手。”孙祁东如实说道。

    仅仅是一分钟,对面的江芮似乎了解了这个局势,而是很平静的问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刚刚我见了王乾安,估摸这个老江湖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李家也不会这么快找到李若般,毕竟他们手没有任何资料,所以应该是一场意外,我知道你在西城区有一些眼线,至少我这个外来的理事强,李若般我现在有的所有资料我都会跟你共享,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需要你做一些事情了。”孙祁东说着,这似乎还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般求一个女人。

    “当还了那个不大不小的人情,资料你现在发给我,但是我能力有限,尽力而为。”江芮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有你这么一句,我也放心了。”孙祁东说着,然后两人很是默契的挂掉了电话。

    另外一边,江芮微微皱着秀眉,慢慢点燃一根女士香烟,虽然动作优雅,但是那无诱惑的红唇配那烟雾缭绕,总给人一种莫名的风尘味在其。

    时间在此刻变的无无金贵起来。

    当然这所发生的一切,徐饶都不会知道,也许现在他最该最该知道,但是这一切,总会在他最不想知道的时候知道这一切。

    此刻这一大一小正看着这条街,大谈着人生,有说有笑,不过通过跟东子这一会的聊天,徐饶是着实感觉到了东子的成长,至少已经不是那个初次来到这么一座城市对什么地方都是忌讳的小狼崽子了,徐饶也不知道东子这越发成熟的成长到底是好还是坏,毕竟只要是他觉得能够给予东子的,他都会给予,不管对于现在的东子来说是早还是晚。

    两人这样聊到太阳快要落下山,刚起身拍了拍屁股准备回面馆,徐饶接到了一通未知号码的来电,徐饶看着这从未见过的号码,皱了皱眉头,脑立马揣摩起来这号码的来意,一直到响到快要最后一声的时候,徐饶才迟迟的接通。

    对面似乎沉默着,徐饶也没有开口,只不过心慢慢警戒起来,这来自一种最原始的本能,徐饶很清楚自己在外一直在做着什么样的事情,也清楚一般的斗升小民不会跟他这一类人有什么所谓的交集。

    “你是徐饶吧。”在沉默过后,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个声音虽然看似很平静温和,但是徐饶能够听出那声线之微微的颤抖。

    徐饶没有搭话,而是越发怀疑起来,毕竟从陌生的声音听到自己的名字,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东子也大气不敢喘的站着,他能够看出徐饶那渐渐变的沉重起来的表情。

    对面见徐饶没有回答,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再次有些牵强的开口说道:“直接打过来有些唐突了,我们在官浮萍的生日宴的厕所见过面,请问现在有时间吗?我一些事情想要跟你聊聊。”

    徐饶回想起那个让他多注意了几眼的年轻人,但是怎么想都想不出自己会跟那个年轻人有什么交集,所以徐饶很直接的说道:“我不认识你。”

    “我现在有一些很紧急的事情,必须要我们当面才能够好好聊一聊。”李思平似乎有些着急了,声音也变的急促起来,也许是因为徐饶难以解决的态度,李思平更想要表现出自己焦急的想法。

    “我跟你应该没有什么好聊的,我不管你从哪里搞来的我号码,希望你不要打来了。”徐饶很干脆的说道,他现在只是不愿意招惹更多的麻烦,但是怎么看都有一副躲不掉的样子。

    见徐饶想要挂断电话,李思平更加焦急了,连忙说道:“为你的安全,还有李若般的安全,你必须要见我。”

    本来准备挂点电话的徐饶停止了手的动作,也许是因为对面的男所提及到了他逆鳞的原因,徐饶声音变的冰冷的说道:“我不管你背后有着什么人,有着什么牛逼哄哄的老子,但是如果你敢对李若般有心思,我会让你明白这个世界可不光光只有一个乌龟塔象牙塔。”

    “我对李若般没有什么心思,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李思平极力解释着,但是显然已经没有了任何效果,徐饶这样直接挂掉了李思平的电话,李思平再次打过去的时候发现直接拒接,这让李思平直接狠狠甩掉了手机,较在这个世界想要博的一个人信任,是一件很困难很困难的事情。

    徐饶默默关了手机,其实他能够想到这种事情,不过是这些大少垂涎于李若般的姿色罢了,虽然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麻烦,但徐饶却并没有觉得这是一件让人多么绝望的事情,所谓这个世界行任何的事情,有得到,会有失去,如果他跟李若般之间只有一帆风顺的话,不会有谁爱谁了。

    李思平坐在帕拉梅拉之,狠狠的抽着烟,想着这么最后一个线索,也这么短了,在这时,他摔在地的手机响了。

    李思平喜出望外的捡起手机,却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号码,但是李思平还是接通了电话,喊了一声哥。

    “思平,你现在在哪里?”对面传来李信宜的声音。

    “和平路北。”李思平直接回答道。

    “我现在去见你,等着我。”李信宜说着,没等李思平问他什么直接挂掉了电话。

    李思平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想想也不怪,毕竟自己手所握着的事情,是一件连李鹤山都罕然的事情,李信宜会来估摸着也是李鹤山的意思。

    等了大约有十分钟左右,李信宜急匆匆的赶到,看到李思平一脸挫败的表情后,李信宜预料到了什么,直接李思平接了车,由李天雄开车,两人坐在车后,吩咐李天雄发动车子。

    “哥,对不起,我没有把老爷子交给我的事办好,没有找到这个女人。”李思平直接垂头丧气的说道。

    李信宜却拍了拍李思平的肩膀说道:“这不怪你,如果你能够随随便便找到那个女人的话,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

    李思平虽然明白这事情的性质,不过还是一阵内疚,毕竟是他丧失了最大的机会,想到昨晚他错过了怎样的机会,让李思平的心慢慢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

    李信宜没有点破,而是吩咐李天雄开车回大厦,喃喃道:“你二叔跟三叔今晚都回来了,好久没有一家子这般坐到一起了,办法总困难要多,你不要太过内疚了,这一切真怨不得你。”

    李思平抬起头,眼闪过一丝光,忍不住问道:“哥,这个李若般到底是何须人也,怎么这么大的排场,据我所知二叔三叔那边的生意好像很重要吧,偏偏这个时候赶回来,这不是让这一年的努力付之东流了吗?”

    李信宜叹了口气,他知道李思平肯定会问出这个问题,虽然他很不想做这个说出一切的人,但是他又必须要说出这一切人,他觉得如果不说的话,对李思平也有些太不公平了些,但是一时又不知道该如何开这个口,总感觉有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意思,这让李信宜打心里觉得纠结。

    李思平当然看出了李信宜的难处,但是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哥,难道我现在连知道这些东西的资格都还没有吗?”

    “好,思平我告诉你,不过你要答应我,无论我说了什么,都不要影响到你的冷静。”李信宜终于下定决心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