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五章 老江湖
    另外一边。。。

    房‘门’被打开的出租屋,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匆匆进入房间,但是这小小的出租屋似乎看起来空空如也,一无所获的男人走出出租屋,对站在‘门’口的孙祁东摇了摇头。

    孙祁东微微眯着眼,打量了打量这出租屋,看样子似乎是人刚刚走,‘摸’出手机拨给了去吧蹲点的江芮,但是似乎对面传来的答案也是一无所获,这让孙祁东感觉有些头大,这几天他的确没有盯这个太妹,因为他自认为已经看透了这个太妹那所谓的两点一线的生活方式,但是偏偏在这个关头,这个这样生活了一辈子的太妹,这样消失于了他们的视野之。

    “你继续盯着。”孙祁东说着,然后直接挂掉了江芮的号码,如果说这个时候李若般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只能够说明李家找到了李若般,但是这估‘摸’着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谁能够认出那个画的如同牛鬼蛇神的‘女’人,排除掉这个想法,孙祁东想到了那个男人。

    “滑条,带人给我在这里盯着,只要是见到那个娘们,不计任何代价,都要得手。”孙祁东安排道。

    这个一丝不苟的男人点了点头,很恭敬的目送着孙祁东离开。

    离开这一栋老旧公寓,孙祁东直接发动车子,奔向一个特殊的地儿,一路孙祁东的表情很是沉重,如果说要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出了岔子,可有的他好受的了,但是谁又能够想到这个他盯了一个多月都没有变动的太妹这样消失了。

    所以,孙祁东现在有了唯一的怀疑对象,那是一个孙祁东觉得孤身一人去见面都有些没有底气的家伙,但是事到如今,他可不得不如此,毕竟他算是带多少人过去都是白搭,除非再次惊动商会,但是他是真的担待不起。

    孙祁东的车子停在了一栋居民楼下,孙祁东连车都没有锁踏了这弥漫着发霉味道的楼梯,这是一片常年被周围的高楼大厦所遮掩住阳光的地方,但是尽管如此,这里的地势可够一些外来人仰望的了,毕竟想要在这么一座城市拥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小窝,往往需要不知道多少世世代代的努力跟挣扎。

    一直走到五楼的拐角位置,孙祁东才敲了敲防盗‘门’,这老旧的防盗‘门’贴着几张快要凋谢的福字,似乎住着是最平凡最平凡的人家。

    打开防盗‘门’的是一个扎着两个小羊角辫的小‘女’孩,看起来有五六岁左右,抬着头,水灵灵的大眼睛这样看着孙祁东,似乎在等待着这个看起来不像是坏人但也不像是好人的男人发言。

    “小家伙,你爸爸在不在?”孙祁东努力让自己‘露’出一副看起来不会吓坏小朋友的表情。

    小‘女’孩一言不发,没有任何反应,这让孙祁东很是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耳朵有问题,所以孙祁东再次加大分贝说道:“王乾安,是不是住在这里?”

    在孙祁东刚刚说完后,这个小丫头直接扭头奔向了房子,留下一脸茫然的孙祁东,但是还没等孙祁东再次敲一敲防盗‘门’,一个年男人‘露’出了半边身子,一身普通的工作服,刚刚起‘床’还没有刮的胡茬,虽然一脸饱含岁月摧残的模样,但是眼神之却有着一股岁月怎么都打磨不掉的锐利在其。

    此刻那个小萝莉正躲在年大叔身后,一脸警惕的看着孙祁东,也许来源于一个孩子本能的直觉,在孙祁东身,她看不到什么友好,尽管孙祁东伪装的已经足够真切,但是注定还不过伪装罢了。

    “我说过没有?有什么事打电话。”王乾安表情很是平静,但是孙祁东从其能够感受到一股无可怕的冰冷,也许是因为此刻他站在了不该站的地方,以至于让这个男人暴‘露’出了多年未曾‘露’出的杀意出来。

    “我是真没有什么办法,需要跟你当年聊聊,事态紧急。”孙祁东硬着头皮说道,他知道如果跟这个男人一对一的情况下,估‘摸’着他不会有一丝一毫的胜算可言,也许作为一个清城商会的理事,在外人看来是如同登天一般的高度,但是怎么能够知道是这如同登天一般的高度,在某些时候看来,其实一点都不算什么,也不过是灰尘罢了。

    “我现在跟你们可没有任何关系了,你的事态紧急,找你们会长便是,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会让你付出相应的代价,别以为我仅仅只是开一个玩笑,某些东西我已经拱手让出去了,尽管是最不该拱手相让的,我身已经没有你们想要榨出的油水了,如果继续得寸进尺的话,大不了来一个鱼死破便是,滚!”王乾安并没有怜悯孙祁东那可怜兮兮的表情,好似不知道能够让一个清城商会理事拉下脸到底是一件怎样震撼的事情一般。

    孙祁东并没有恼怒,但是急的满脸通红的说道:“王叔,能不能听我说那么一句?李若般失踪了,毫无征兆的失踪,不在出租屋,也不在吧,我想知道是不是有些事情你是不是瞒着我?”

    王乾安停止了关‘门’的动作,而是一只手慢慢放在了身旁小丫头的脑袋,对这个孩子‘露’出一张孙祁东看起来有些诡异的笑容,估‘摸’着放在多年前,孙祁东做梦也想不到在这个‘混’世魔王脸会浮现出这温暖无的表情,也许这是所谓的物是人非吧。

    “楠楠,你去告诉你妈说我今天不在家吃饭了,来了一个老朋友。”王乾安温柔无的说道,那一张严肃无的脸,说出这温声细语,但是一时竟不给人一丝的违和感,也许这是父亲吧。

    ‘女’孩轻轻点了点头,虽然有些不情愿的小表情,临走还冲孙祁东做了一个小鬼脸。

    王乾安打开防盗‘门’,不给孙祁东往屋里看的时间,再次关,然后冲孙祁东说道:“跟我来。”

    孙祁东点了点头,跟王乾安的步子,其实当年他也在王乾安手做过一阵子事,他是打心眼里服王乾安这一杆枪,但是不知道为何,这一杆老枪在大红大紫的时候选择了金盆洗手,把所得到的一切都‘交’了出去,净身出户,然后这样过了在孙祁东看起来无可笑的生活。

    或许这个世界,总会有那么多那么多让人怎么都揣摩不透的事情,有些人聪明的过分,有些人则傻到让人难以理解,显然在孙祁东的心,王乾安无疑属于后者。

    两人一前一后,直接绕到了这居民楼后的小小‘花’园,王乾安在长椅坐下,孙祁东则站在一旁,跟王乾安保持着一段距离,虽然王乾安已经虎落平阳,但是孙祁东可一点都不敢小瞧,掏出一盒利群,递向王乾安,王乾安却没有接,反而自顾自股的点燃一根南海,直接把在商会有头有脸的孙祁东给晾在了一旁。

    孙祁东也没有什么挫败感,自己点燃一根深深吸了一口,也许是心怀揣着对这个老江湖的敬畏,他才没有什么怒意,而是小心看着王乾安说道:“王叔,要不是万不得已,我不会来找你,那个李若般是用来控制李家的一个重大把柄,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疏忽跟丢了,商会那边可不会放过我的。”

    “你的意思,是怀疑我捣的鬼?”王乾安冷笑了笑,不用揣摩,他似乎能够看透这王乾安的小心思,这分明是怀疑自己罢了,否则也不会冒着风险跑到这里跟他这般谈话。

    孙祁东连忙摆了摆手,极力推脱的说道:“王叔,我可没有这心思,只是想问您这个知"qing ren"是不是知道一点别的事情,关于这个李若般的,她还会去什么地方?”

    “她哪里都不会去,如果这样莫名其妙失踪了,那么是李家找到了她,虽然可能会是你最不想要发生的事情,不过也仅有这个可能,至于你怀疑不怀疑我,都不重要,我不会傻到把做任何多余的事情,毕竟我一家老小都在北京,没有必要冒这个险,而且对我也没有一点利益可言。”王乾安‘抽’着烟,看着急的如同热锅蚂蚁的孙祁东,再次补充道:“你才坐理事没多少年吧?也许可以因为背后的商会的强大而给你底气,但是要是把这底气变成自负,可可笑了,李家也不是纸老虎,这西城区是他自己的地盘,李鹤山能有多么巨大的能力,可不是你随随便便能够把捏的,一开始控制那个‘女’人不好了?偏偏要装出这么一份有恃无恐出来。”

    被王乾安这样教育了一番,孙祁东只是慢慢攥紧了拳头,虽然心已经有了几分火气,但是并没有反驳什么,他也没有理由反驳,毕竟这是他自身的问题,他着实是小看了李鹤山,本以为李家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女’人,但是显然现实这么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