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四章 配角
    虽然这座城市已经慢慢变得风起云涌起来。

    但是对于此刻的徐饶来说,他却体会到了难得的平静,虽然这是如同温水一般的生活,但还是让徐饶感受到了许久没有感受过的安全感。

    扔下这三个女人一台戏,徐饶带着东子去方十街溜达溜达,其实徐饶还是很希望李若般能够融入到黄菲跟黄研儿的圈子之,所以才创造出来这么一个机会,因为有些时候,徐饶真的觉得李若般有些太过孤独了些,在这么一座城市几乎没有任何朋友,但是其实忘了他也是如此。

    等徐饶走后,气氛似乎变的有些微妙,李若般能够察觉到黄研儿一直在偷偷瞟着自己,不过李若般只是装作没事人的模样,跟黄菲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这碗面的故事。

    已经见过太多人情世故的黄菲当然能够看透黄研儿的心思,但是黄菲不愿多说,毕竟有些事情,需要黄研儿自己做一个决断,如果连自己都无法妥协的话,旁人即便是领向了再怎么正确的路,也不过是无用功罢了。

    “你跟徐饶是怎么认识的?”黄菲终于问出这么一句,估摸着这是黄研儿也想问出的,也许是对于黄研儿的溺爱,黄菲还是问了出来。

    一直敲打的手机的黄研儿停止了手的动作,似乎在静静的听着。

    被问到这个问题,李若般虽然心里早已经有了准备,但是还一时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是微微笑了笑道:“徐饶救过我,一来二去成了朋友,在昨晚,他向我稀里糊涂的求婚了,虽然如此,我也稀里糊涂的答应了下来,可能这是缘分吧。”

    黄菲静静的听着,脸一直洋溢着一股看晚辈的笑容,其实对于这个浑身通透的孩子,黄菲不算反感,反而有些喜欢李若般这简简单单的性格,似乎从这个孩子身几乎看不到什么隐藏,但是黄菲其实清楚的很,这简单背后,所隐藏着的东西,是在等待着一个人去挖掘,这挖掘出来的东西,可能要任何都要深刻的多,也正是因为如此,黄研儿跟这个李若般不同,前者也许有着跟常人不相同的人生,但是归根结底,黄研儿只是普通人,但是后者不同,至少黄菲能够看出李若般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

    “喜欢争取,得不到祝福,人生是这个样子,若般你跟徐饶很配的,至少姨打心眼里祝福。”黄菲摸了摸李若般的头发,前一句话是说给李若般的,而后半句到底是说给谁的,估摸着唯有那个人清楚。

    李若般并没有抗拒这个女人跟她的亲近,甚至有些喜欢这个女人身此刻所洋溢出来的温暖。

    “徐饶这家伙在北京也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工作,倒是苦了你,如果不嫌弃,以后可以来我这里打打下手。”黄菲说着。

    李若般有几分的犹豫,但是没有拒绝,微微点了点头。

    “徐饶这孩子,虽然不看,但是不是一个坏人,是有时候太过实诚了点,不过是个宁愿苦了自己也不愿意伤害身边家伙。”黄菲微声说着。

    “我知道。”李若般点着头说道。

    看着李若般的模样,黄菲竟一时觉得这个女人跟徐饶有几分相似之处,也许这仅仅是错觉吧。

    离开面馆的徐饶跟东子,当然不知道这三个女人会交流些什么,只不过东子仍然沉浸在震撼之,似乎还是陷入了太妹模样的漩涡之,一时难以释怀,毕竟这前后落差也太巨大了点。

    “徐哥,这个世界是不是一直都是这个模样,总会发生让人完完全全想不到的事情?”东子挠了挠脑袋说着。

    徐饶看着已经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东子,似乎现在的自己连站在东子身旁,都有些自愧不如,也许他也是一个做一辈子配角的命,不过这是徐饶最能够释怀的东西,徐饶并没有站在心位置的欲望,他笑了笑道:“东子,觉得她漂亮不?”

    “漂亮,研儿姐还要漂亮。”东子这般说着,也许这是这个孩子心的想法。

    徐饶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对东子很深刻的教育道:“这话可不能当着黄研儿的面说。”

    “为什么?”东子一脸的不解。

    “等你长大了会懂了,女人这一种生物,可是需要去研究一辈子的。”徐饶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在误人子弟。

    东子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似乎像是颇有感触一般说道:“女人真是那山的野灌子还要古怪,像是研儿姐,我说她喜欢徐哥你,她打我,还不教我练字,我以为是研儿姐讨厌你,但是黄姨却说研儿姐是喜欢你。”

    徐饶听过后,似乎有些不相信,但是看东子那极其认真的模样,似乎不像是在开什么玩笑,徐饶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自嘲的说道:“黄研儿怎么能够看我这么一个配角。”

    听徐饶这般说,东子似乎是急了,抓耳挠腮的说道:“以我看研儿姐对你有意思,你走后研儿姐没少念叨你,至少她挂念你。”

    “小屁孩,你懂什么。”徐饶拧了一把东子的耳朵,但是他心已经有底,虽然徐饶觉得这有几分天方夜谭的意思,但是想想黄研儿看李若般的表情,徐饶还是觉得这并不是扯淡。

    一般被一个大美女稀罕,估摸是个爷们都会雀跃一阵子,但是徐饶此刻还真找不到那种雀跃感,甚至没有一丝的成感,这反而让徐饶觉得有些麻烦,徐饶是那种宁愿自己多走一百步,也不愿意让人走一步的性格,他不想因为这个而让黄研儿有麻烦,而徐饶又无能无力,这个心结,他没有能力去结,明白自己只会越结越乱。

    东子躲过徐饶的手,小跑起来说道:“我是真的懂嘞。”

    徐饶直接追东子,但是东子又加快的速度,似乎在诚心跟徐饶较。

    “徐哥,看谁先跑到街尾。”东子雀跃的说道。

    “好。”徐饶微笑道,追了去。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穿过报亭,老人看着小家伙背后多了的那个男人,似乎已经在这条死气沉沉的街太久没有见过这个奔跑的傻子,老人弹了弹红梅的烟灰,微微笑了笑。

    两人一口气从街头跑到街尾,然后一起坐在路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格外的痛快,也许这是这一大一小的江湖。

    “徐哥,你这些天在做什么?”东子终于鼓足勇气问道,其实最挂念徐饶的人,还是东子,只是东子不想表现出来,他怕拖了徐饶的后腿,哪怕是一丝都不行。

    徐饶大口大口喘着气,因为身还没有彻底合拢的伤口,徐饶觉得自己似乎连东子都快不了,这让徐饶感觉到一阵的无力感,毕竟他已经见到了这个城市太多太多不知道他强大多少倍的高手,这让徐饶很是怀疑自己这一副快要枯萎一般的身体,能不能撑起那一片天空。

    “只不过是做了一些傻事罢了,之所以离开,我怕已经我做的事情,牵连到黄姨跟黄研儿,东子,你能够明白吗?”徐饶并没有打算避讳这个话题,又或者觉得这些东西是可以告诉东子的。

    东子点了点头,似乎不用徐饶多多解释能够领会徐饶的话,但是东子却默默握紧了拳头,喃喃道:“要是我能够帮你忙好了。”

    徐饶当然能够领会到东子的心意,一只手搭在东子那渐渐牢靠起来的肩膀说道:“东子,早晚有一天会的,虽然现在不在小兴安岭了,但是可不要落下,这一座城市固然有着安逸的生活,如果真是如此了,那么不过只是黄粱一梦罢了。”

    “徐哥,我明白的,想要保护身边的人,也唯有让自己的拳头变的更加坚硬更加坚硬,不是吗?”东子说着,这是最简单易懂的道理,也是那如同生存一般的小兴安岭青龙村给予他第一个道理。

    徐饶觉得这个想法有些偏激了,但是却没有反驳什么,似乎从一个孩子口说出这一番话,会给人不少的违和感,但是这无疑是真理,没有那坚硬到不能再坚硬的拳头,的确不能保护任何人,只会伤害那些惦记着自己的人。

    生活,何尝又不是生存。

    其实换一句话来说,这么一座城市,要小兴安岭要动荡的多,虽然没有那艰苦到不能再艰苦的环境,但是有着太多太多的诱惑,稍有不慎,有可能误入歧途,稍有疏忽,所搭的,可能是自己的一生。

    想想这看似安逸的生活背后所隐藏的东西,徐饶有一种不能够坐以待毙的感觉,但是尽管他做那么多那么多,都无法让自己心那一种恐惧感消磨一分一毫,所以他才需要不断前进,不断前进,一直前进到一个他曾经连想象都无法想象的高度,但是那真的能够消除那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吗?

    徐饶疑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