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三章 犹豫
    离开李家大厦的李思平没有停下来,直接驱车赶往黄研儿的别墅,之所以为什么没有打电话,是因为他觉得这事情已经是在电话无法说的通了。

    在李思平刚刚离开的一刻,一辆白色的奥迪A6行驶进了李家大厦,下车的是明显有些疲惫的李信宜,身后跟又变的更加苍老的李天雄,尽管这两人看起来如同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一般,但还是马不停蹄的杀向了顶楼。

    楼顶,李鹤山似乎已经恭候多时,等两人进入书房后,李鹤山直接开口说道:“怎样?查到多少没有?”

    “整个西城区我能够打招呼的都打了,但是还真没有那个男人的踪影。”李信宜说着,很是没有底气,毕竟整整两天他都没有查出任何音序,虽然不知道这个照片的年男人是何须人也,但是连李鹤山都说是事关重大,所以他一点不敢耽搁,但是仍然一无所获,这让李信宜一直怀疑这是不是一场竹篮打水一场空。

    李鹤山点了点头,并没有埋怨李信宜的意思,又或者他本来对这个结局不是多么的意外,毕竟连清城商会都盯的人,要是随随便便能够抓到,真的有一点没有什么天理了,他摸了摸下巴说道:“信宜,有些东西,我不好开口,但是事到如今,已经不是我不想开口不能开口的事情了,李若般你还记得没?”

    李信宜愣了愣,看了看身边的李天雄,李天雄拱了拱手,显然没有什么印象,李信宜挠了挠脑袋,想着这个名字,片刻后李信宜张大嘴说道:“是当年跟李思平一起被绑架的?”

    李鹤山微微点了点头。

    “可是她不是已经....”李信宜说道,越说声音越是微弱。

    “她还没死,现在还在西城区,清城商会拿这个女娃来威胁我除掉那个照片的人物,但是我已经有了这个女娃的消息,似乎她真的还活在这个世。”李鹤山微微叹了口气说道。

    李信宜很是震惊,但是震惊过后,表情紧紧皱到了一起,然后慢慢变成恼怒,他咬了咬牙说道:“据我所知,当年绑架案,跟商会也脱不了什么关系吧,商会做到这个份,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了。”

    “商会本来是如此,在他们的利益角度,是不会关心任何人的死活的。”李鹤山很是无力的说道。

    “老爷子,现在我们怎么办?难道真要顺着商会的来?”李信宜同样很无奈的说道,他知道想要在这个城市生存,尽管身后有着无恐怖的世家,但是也有一样东西是无法撼动的,那是那个庞然大物,商会。

    李鹤山慢慢起身,表情同样很是惆怅,背着手来来回回走了几圈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现在该如何,我想问问你的意见,这个偌大的李家,该何去何从,虽然这几年李家已经缓过了气,但是还是处于不能够招惹商会的角度。”

    李信宜表情变的很复杂很复杂,这一种复杂不光光只来自于眼前的事非,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李鹤山拿不定主意的模样,在他的印象之,李鹤山一直是最果断的存在,但是这一次,李鹤山犹豫了。

    “好了,这样问你也难为你了,现在思平已经去查李若般的下落了,如果商会的人真把李若般控制在手,那么思平可能有危险,现在你过去帮思平一般,切记住,现在不要跟商会有任何冲突,但是如果见到了李若般本人,即便是有商会的人在,也要不计一切代价给我带回来,当年我做了一件错事,我已经不能再做第二件错事了。”李鹤山停下了脚步,再次坐下说着,只不过这一次已经没有了起初那般的威严。

    李信宜点了点头,虽然还有很多很多东西要说,但是既然李鹤山已经决定如此,他也不好发言,毕竟唯有眼前这个老人,才是李家的掌舵人,掌舵人的话,是容不得旁人来质疑的。

    “对了,思平还不知道李若般到底是谁,当年他还小,还不记事,如果他要是问你,你告诉他便是,但是如果他没有提,你不用说,我怕他感情用事。”李鹤山叫住了欲要离开的李信宜说道。

    李信宜点了点头,明白了李鹤山的意思,大步带着李天雄离开。

    “哥,这到底是什么事?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出了书房,李天雄问道。

    “我也一时说不清楚,现在天雄你也不需要知道这些,我宁愿一无所知,因为知道的越多,越是能够体会到自己的无能无力。”李信宜说着,也许在旁人看来,他们过着的是所有人梦寐以求一般的生活,但是李信宜可是清楚的很,他这个生活,只不过特定的人所给予的罢了,看似拥有无数的选择,实则同样是毫无选择。

    李鹤山坐在书房之,表情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阴霾,良久之后,唯有喃喃了这么一句:“老了。”

    “如果在商会手硬抢这么一个女人,真的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在李鹤山背后的黑暗处,一直存在着两个男人,两个长相如同一个模子所雕刻出来的男人,甚至连他们身的煞气,都是那么那么的相似,还有那让人仰头才能够触及到的身高,甚至一时都不知道这一句话到底出自于那个人之口。

    李鹤山微微动了动嘴唇,但是是没有说出话来,也许这是他心为什么如此如此犹豫的原因。

    “值得吗?当年我也是这般问着自己,但是如果这一件事我妥协了,我不光光是愧对了这么李家,更是愧对了这一生了,我不想死的时候还惦记的这个,你以为商会能够傻到这个地步?即便是我帮他们处理掉了这么一个人,还会有更多的人等着我去处理,怪怪让不该抓住把柄的人抓住了最不该存在的把柄。”李鹤山终于开口说道。

    “但是这样跟商会宣战,李家可经不起一丝的折腾,如今这个墙倒万人推的时代,没有人敢触碰一丝关于商会的利益,只会有落井下石的勾当。”身后传来让李鹤山心的绝望变的更加更加的沉重的声音。

    “所以到用你们的时候了,照片的男人,交给你们了,总得给商会一个台阶,也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李鹤山说着,如果让人知道这个偌大而又辉煌的李家会用这种无可笑的方法自保的话,估摸着都会笑掉大牙,也许这个时候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们心理才会彻底平衡下来。

    这一次,身后没有了动静,也许是人已经离开,又或者自始至终李鹤山的背后什么都没有。

    此刻,李思平已经赶到了别墅,停下这辆白色的帕拉梅拉,李思平直接杀进了别墅,因为长长出入的原因,李思平没有什么阻拦,一直到楼,李思平才给官浮萍打了一通电话,虽然打扰了官浮萍补觉,但是这已经是此刻李思平都不愿意去思考的小事。

    穿着睡衣的官浮萍下了楼,并没有因为李思平的打扰而决定恼怒,对于无沉稳的李思平,官浮萍知道这厮不会无事不登三宝殿。

    李思平虽然心对官浮萍有一种特殊的爱慕,但是此刻没有欣赏官浮萍那惟妙惟肖身材的心情,没等官浮萍从沙发坐下,开口说道:“浮萍,有一件很严肃的事情问你,这个徐饶,到底是什么人?”

    官浮萍愣了愣,有些一时琢磨不透李思平会问这个问题。

    “为什么要问这个?”官浮萍有些警戒的问道,虽然跟李思平已经有了十几年的友谊,但是官浮萍还是不会傻到一时把所有的东西都告诉李思平。

    “事关重大,我现在需要见那个徐饶,还有他身边的女人。”李思平额头已经急出了几丝汗珠。

    官浮萍看着是动了真格的李思平,犹豫片刻,终于开口说道:“我可以给你徐饶的号码,至于他本人到底在哪里,我现在也不知道,但是你要答应我,事过后要跟我好好解释解释,而且这个徐饶也是我的朋友,我可不允许拿我的朋友做章。”

    “浮萍,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李思平说着。

    “号码你记下,去吧。”官浮萍道出一串号码。

    记下号码,李思平风一般的离开,似乎没有进行一丝一毫的逗留。

    “把这个号码告诉他,真的合适?”孙临武说道,似乎很是不相信李思平,又或者李思平的模样很值得怀疑。

    “我相信他,我知道你对徐饶感觉不错,但是如果李思平真有什么拨测的话,我同样也会让李思平付出相应的代价。”官浮萍说着,似乎他清楚的很孙临武的想法,同时心也多多少少有一种疑惑,那是那个不起眼的野狗,什么能够得到的那个女人的轻睬,为什么让孙临武冲他说出这多余的话来,为什么背后站着一个郭野。

    也许,这是那个男人的魔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