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二章 回来了
    李思平告别自己那一干商议着怎么收拾徐饶的损友,直接马不停蹄的奔回李家大厦,甚至没有换衣服李思平急匆匆的坐了电梯,虽然一夜未眠,但是李思平似乎毫无睡意,甚至脑要任何人都要清醒。

    看着电梯一层层变换的楼层数字,李思平怎么都无法让自己的心情彻底平静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一个名字竟然能够让他手足无措这个地步,但是越是如此,李思平越是能够感受到其的严重‘性’。

    一直到楼层升顶楼,李思平急匆匆的离开电梯,直奔向书房的方向,一路打掉了一个员工手的件,但是李思平甚至都没有逗留一分,直接走到书房‘门’前,敲了敲‘门’。

    屋传来微弱的一句进来。

    李思平在声音还没有落下时已经推‘门’而入,书桌是表情很平静的李鹤山,这空‘荡’‘荡’的书房把这个老人的身影衬托的有些落寞。

    “什么事?这么急匆匆的,昨晚官那小丫头的生日宴又喝多了?”李鹤山扶了扶眼镜,看着额头已经冒出汗珠的李思平。

    也许是因为终于见到了这老人的原因,李思平的表情也慢慢平静起来,深深吸了几口气说道:“老爷子,我在官浮萍的生日宴见到了一个特别的‘女’人。”

    “继续说。”李鹤山看向看起来很不正常的李思平,记忆这个年轻人似乎是一直都是‘波’澜不惊的模样,但是什么让这个年轻人‘乱’了阵脚。

    “我想知道你对李若般这个名字,你了解多少?”李思平终于吐出这么一句,这个他虽然憋了一夜,但是如同憋了整整一年的话。

    李鹤山的表情慢慢静止住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你...在哪里听到了这个名字?”李鹤山虽然极力想要自己的表情平静下来,但是似乎有几分无功而返的意思,甚至是李思平都能够看出李鹤山的几分不淡然。

    “我在官浮萍的生日宴见到了一个叫李若般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从哪里听过,这才来急匆匆的问您,老爷子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李思平说着。

    李鹤山的表情已经彻底的凝固住,跟着凝固的,还有这个房间的气氛,李鹤山似乎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仍然突显的有些慌忙的起身说道:“这个叫李若般的‘女’人长什么样?还有她现在在哪?”

    “很漂亮很漂亮,很有气质,宴会结束她走了,她身边还有一个不出的男人,叫徐饶。”李思平哪里敢怠慢一分,通过李鹤山的表情,他已经知道了这一件事的严重‘性’。

    “这个徐饶什么背景,你知道不知道?”李鹤山问道。

    “不知道。”李思平摇了摇头。

    “你现在去找官浮萍,她肯定认识这两人,无论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这个李若般给我找来,你爸跟你二叔今天下午会到北京,他们到北京后会接手这件事。”李鹤山急匆匆的说道。

    李思平感觉有些傻眼,这到底是什么事情,这已经算是李家最大的能量了,既然会仅仅只是为了这个李若般,这让李思平打心眼里‘摸’不清头脑,还是忍不住问道:“老爷子,这个李若般到底跟李家有什么关系?”

    “现在不是告诉你的时候,现在你只需要用自己的一切的办法,在北京找到这个人,无论会付出什么代价,等你找到人后,我会慢慢跟你解释。”李鹤山督促道。。

    李思平点了点头,知道现在不是执拗下去的时候,匆匆的离开李家大厦。

    一直到离开李家大厦,李思平的心都跳动的离开,抬头看看天,这快要过年的天气,坏到让人难以想象,似乎要不平静起来了,李思平这般想着。

    两人在方十街街口下了车,李若般对于这个地方并不算多么的陌生,但是一直紧紧跟着徐饶,一直到徐饶停脚在了一家面馆下,徐饶才微笑道:“是这儿。”

    李若般看了看这简简单单的面馆,有些稍稍‘摸’不清头脑。

    徐饶领着李若般大步走进面馆,因为这个时候不是饭店的原因,没有什么客人。

    “黄姨。”徐饶冲在柜台看着一本书的‘女’人喊道。

    ‘女’人抬起头,因为这个声音,因为徐饶那一张傻笑的脸,‘露’出一丝微笑,那一张并没有修饰的脸仍然那般的风韵犹存,对于匆匆而归的徐饶,并没有‘露’出太多太多惊讶的表情,也许是因为已然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的原因,她仅仅是微微说道:“回来了。”

    “我回来了。”徐饶郑重的说道,一只手慢慢握紧了身边‘女’人的手。

    黄菲含笑看着徐饶,不由的多看了几眼徐饶身旁的‘女’人,当然注意到了空紧握的手,黄菲的脸多了几丝复杂,但是转眼又变成了释然,也许是心莫名遗憾了什么,但是却不惋惜什么。

    “她叫李若般,是我媳‘妇’。”徐饶‘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介绍道。

    黄菲一脸慈祥的看着这个浑身散发着神秘的‘女’人,脸祝福的神‘色’是真真切切的。

    “黄姨好。”被徐饶这么一说,李若般的脸也出现了红晕,有一种见家长的感觉,在这个黄姨身,李若般感觉不到陌生感,反而觉得有些亲切,这还是李若般第一见这么风韵犹存的‘女’人,她甚至可以想到这个‘女’人年轻时会有多么动人的模样。

    黄菲点了点头,很热情的招待两人坐下,完全把李若般看成了自己的儿媳‘妇’一般,这让李若般一阵受宠若惊。

    “饿了吧?”黄菲微笑道。

    徐饶使劲点了点头道:“黄姨,我可想死你这一碗面了。”

    “你别耍嘴皮子了,黄姨的面好吃不好吃,黄姨最清楚。”黄菲虽然嘴里这般说着,但是手却忙活了起来。

    “但是我觉得这是这个世界最好吃的面条。”徐饶拿着筷子,似是感叹一般说着。

    黄菲没有任何隔阂的笑着,似乎这是一件格外轻松的事情。

    “东子跑哪里去了?”徐饶伸了一个懒腰问道。

    “跟研儿一起出去了,估‘摸’着快回来了。”黄菲看了眼店的老钟表说道。

    “这个小家伙最近没有给你惹什么麻烦吧?”徐饶点了点头说道。

    “他可你听话的很,至少不会玩无缘无故的失踪。”黄菲白了一眼徐饶这个甩手掌柜,也许她知道徐饶有徐饶的难处,但是还是多多少少有些埋怨的意思。

    徐饶尴尬的笑了笑。

    “都处理完了?”黄菲当然能够看出徐饶的难言,直接扯了过去这个话题,不喜欢在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牵扯下去。

    “算是吧,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忧的,能够不缺胳膊少‘腿’的熬过这么一段日子,已经算是万幸之的万幸了。”徐饶吐出一口气说道。

    “没事好,没事好。”黄菲喃喃着。

    没一会,两碗热腾腾的拉面端了桌来,徐饶一点也不客气,大口大口解决起来,李若般也尝了尝这看似清清淡淡的面条,口感不是一般的好,说是她这辈子尝过最好的面也不足为过。

    黄菲在一旁看着这小两口风卷残云一般解决完两碗面,似乎两人吃完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虽然她被李若般摘下口罩的模样惊‘艳’了一番,不过在看到李若般完全没有一点淑‘女’形象吃着面条的模样,笑了。

    “妈,我回来了。”玻璃‘门’被打开,身穿白‘色’羽绒服戴着白‘色’棉帽的黄研儿喊道,身后跟着一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孩子,一个皮肤白如‘玉’,长相清秀的孩子,格外的有灵‘性’。

    徐饶跟李若般同时转过头,几双眼睛‘交’汇到一起。

    “徐哥!!”东子大声喊道,好似见鬼了一般,直接扑向徐饶,徐饶一把接过几天没见似乎有长高的东子,似乎东子从离开小兴安岭后,脱变的实在太过厉害,以至于他现在都快认不出了。

    黄研儿则没有像是东子那般的‘激’动,但是脸同样洋溢的笑容,但是等她看到徐饶身旁那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后,小小错愣一刻,眼神之也多了几丝复杂的神‘色’。

    虽然黄研儿心有着很多的猜测,但是还是走到了徐饶身旁,微笑之带着一丝埋怨的说道:“还知道回来?”

    “忒忙。”徐饶放下东子,做了一个很浮夸的模样,似乎打算这样瞒天过海。

    黄研儿心虽然知道一些东西,但是还是微微锤了徐饶一下说道:“真是个大忙人。”

    看黄研儿不纠结下去,徐饶也多多少少的松了一口,让开位置说道:“这是我媳‘妇’,李若般,你们第一次见吧,东子应该见过。”

    黄研儿只感觉自己心咯噔的一下,但是她还是保持着镇定,试探的看着这个美的不像样的‘女’人,这是一个身闪闪发光似乎可以驱散所有‘阴’霾的‘女’人,黄研儿有些郑重的伸出手说道:“我叫黄研儿。”

    李若般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是没有点破那一层纸,微微笑着握住了黄研儿那一只有些微微冰凉的手。

    有时‘女’人的直觉是如此的可怕。

    东子却一脸的疑‘惑’,他怎么也想不到见过这个美的如同小兴安岭清晨‘露’水的‘女’人。

    一直到这个李若般‘露’出特有的神‘色’,似乎完全破坏了她身气质的掐着腰说道:“小兔崽子,我还请你吃过饭呢。”

    东子立马变成了见鬼了一般的模样,小嘴张的老大,心想起那个打扮的如同鬼怪一般的‘女’人,但是无论东子在脑海如何如何的重叠,都无法将眼前的‘女’人跟那个‘女’人重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