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二十章 李般若你愿意嫁给我吗!
    一曲落下。。。

    她已经红了眼哽咽了。

    徐饶已经感觉了台下已经有了不少看似没心没肺的大少也红了眼,似乎在心疼着台那个特别值得人怜悯的‘女’人,不过徐饶却并不觉得这一幅多么值得人感动的画面,而是个很是‘抽’象的画面,也许是从小兴安岭见到了更加沉重的东西,眼前的这一切,也许能够触动徐饶,但是不会让徐饶变成这些少爷的地步。

    黑暗,有人挤在了徐饶的身后,本来徐饶这是正对‘门’口的角落的地方,所以根本没有几个人,正当徐饶慢慢警惕的时候,他嗅到了一股很熟悉很熟悉的清香。

    “有一件事我需要澄清一下,对于今天的男朋友的事情,那只不过是我一个小小的玩笑。”官浮萍擦了擦眼角的泪迹说着。

    聚光灯对向徐饶,一时照着徐饶有几分睁不开眼来,但是正好看到了他身边的‘女’人,白‘色’长裙披肩长发,一张让人一眼万年的容颜。

    这美到让人失声的容颜,让徐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许这是巧合吧,至少徐饶这样认为着,即便是会与整个世界为敌,此刻徐饶都想要大喊,这个仙子,是我的‘女’人。

    官浮萍也有几丝多多少少的惊讶,不过也释然了,因为现实已经替她还了她心底里的东西一耳光,她说道:“其实我跟徐饶是很好的朋友,在徐饶身旁的‘女’士,是他的‘女’朋友,似乎徐先生今晚有一个小小的计划,接下来把话筒‘交’给徐先生。”

    徐饶虽然很是感谢官浮萍这个时候能够给他澄清,但是这无疑又‘交’给了他一个*,心那远离官浮萍珍爱生活的想法也更加的浓烈。

    “我是说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还好是一个玩笑,否则这小子要倒霉了。”阿全吐出一口气说道,但是等他想要看看这个烂蛤蟆‘女’人什么姿‘色’的时候,表情彻底呆滞住了,这似乎是可以洗濯灵魂的美丽,虽然阿全对于官浮萍的憧憬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方,但是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他很不想承认那么一点,这个‘女’人在气质胜于官浮萍太多太多。

    李思平的表情也凝固了,只不过不光光是对这一份惊为天人所震撼住,眼神布满了一种难以用言语来描绘的东西。

    徐龙象手的杯子落地,完全的呆住了,甚至都没有在意溅到他身的红酒。

    站在徐龙象身旁的穆黄‘花’一脸的复杂,甚至看不出到底是震惊,还是如何。但是她只有一种错觉,那是这一切,似乎都是在为这个一条野狗所准备的。

    跟阿全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着几乎在场所有的牲口们,毕竟面对这么一个惊为天人‘女’人跟一只烂蛤蟆,这是一个很值得人揣摩的场景。

    孙临武站在‘门’口,‘抽’着烟,很是解气的看着这一幕,肆无忌惮的笑着,这是一个来自小人物的歇斯底里,虽然在大人物眼看起来是那么那么的‘抽’象。

    主持人挤过人群,把话筒递给徐饶,虽然他已经被这一份美丽惊的走不动道,但是因为职业‘精’神,他还是咬牙杀出重围,虽然此刻他更想一脚把这个烂蛤蟆从这一只白天鹅身边踹出去。

    站在李若般的身后的,是鹤静跟周苍梧,两人虽然算是慢慢适应了这惊为天人,但是此刻又被震撼了,在他们的想象,李若般的男人,算没有三头六臂,也得是一个大罗神仙,但是没想到是这么一个普通到极点的家伙,打扮已经完全不可以用毫无审美来形容,是地地道道的可笑的程度,但是李若般站在这个男人身前,脸的红晕又是那么那么的刺眼,连周苍梧都能够看出了来,这个‘女’人意她眼前这个不堪的男人。

    徐饶接过话筒,他总不能说这是官浮萍的一个玩笑,酝酿着他要说些什么,但是可悲的是,他刚刚摆脱官浮萍那个圈子的敌对者,现在又要面对整个宴会的敌对者,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徐饶清了清嗓子,周围已经传来嘘声,看来是对这个烂蛤蟆很是不屑,但是徐饶却并不觉得什么,只是莫名‘挺’直了他的腰杆,面对一脸担忧的李若般,徐饶给予了她一个温暖无的笑容。

    她笑了,笑的倾国倾城。

    官浮萍虽然心已经释然,但是此刻还是很是嫉妒这一份笑容,但是她眼神盯向着的,是那个把背影对向她的男人。

    他紧紧攥住话筒,努力控制着他自己的情绪,尽力压低他的声音,他脑海在很不合时宜的想起一首歌,他开口说道:“我环顾着人群,在我所能看到的这群人,忽然看到一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异乎寻常的美,这个人是你啊!从我的内心,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我找到了对我最重要的人。是从什么时候,我开始预见,你的未来世界会有我呢,是从什么时候,我开始莫名想着,要是我们的未来紧紧相连,那该有多好。虽然我害羞不敢说出口,可是从今天开始让我们,共同创造一个未来吧。有谁能如此这般,完全的占据一个人的心,虽然这样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不一会有,可我现在告诉你,我是这样的啊。生活的坚强也好,眼泪的脆弱也好,你都太过瞩目,对你这样瞩目的人,我感觉自己有些不知所措了。如果,是这个世的神灵,把你送到我身边,我真是很感谢,说无数次,非常感谢!这是我鼓起莫大的勇气,想要说的,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感想。两个人一起,生病,一起在凌晨三点,从梦醒来相拥”

    这是他因为‘激’动而变的拗口的普通话,这是他似乎太过用感情而变的有些可笑的声音,一切都不算多么完美,跟她起来,更加变的残缺不堪,但是是这残缺不堪的东西,让她落下了眼泪,以至于不顾一切目光的冲向他的怀,尽情的感受这个男人所给予她的,无疑这一刻,她是最幸福最幸福的。

    官浮萍再次红了眼眶,她倔强的不想承认这一切,但是她还是被触动了,被彻头彻尾的触动了。

    穆黄‘花’微微攥紧自己的手,目光也有几分闪烁。

    “什么嘛....”王啸天嘟囔着,但是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有些幽怨,凭什么这样一对组合能够爱的死去活来,这完全不是这个世界应该发生的事情。

    徐饶慢慢推开李若般,然后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他不顾一切,失去所有理智,失去所有理‘性’的跪下,从怀掏出那谁都看不见的戒指,那是他不需要的东西,如果真存在的话,他只想把自己的灵魂永远的囚禁在她的身旁。

    “李若般!你愿意嫁给我吗!”他嘶声力歇。

    她哭的如同一个孩子,好似这坎坷的一生,在遇到他之后,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值得的,所有的伪装都不需要存在了,她终于可以放下那沉甸甸的过去,想着该如何跟眼前这个男人相夫教子,她慢慢伸出了手。

    透明的戒指慢慢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也许错觉,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戒指的印痕,与其说囚禁,不如说他的灵魂终于找到了归属。

    远远看着这一幕的穆黄‘花’真心的笑了,慢慢拍着手,虽然掌声微弱,但似乎这是她用尽全力给予徐饶这么一条野狗的祝福。

    第二个鼓掌的是官浮萍,虽然她已经差不多哭成了泪了,是多愁善感也好,是触景生情也好。

    第三个是鹤静,虽然她一点都不了解这个男人,但是她似乎对于这么一个吃到了天鹅‘肉’的烂蛤蟆并没有多么的反感。

    第四个是守在‘门’口的孙临武,这个男人笑的一脸的畅快,他是由心的祝福这么一个跟他惺惺相惜的徐饶。

    “大妹妹,祝福你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周苍梧那扯着嗓子眼的声音压过了平静之微弱的掌声,但是任谁都能够听出来这声音之的辛酸出来,也许这个男人这是想要用其来掩盖自己心所泛滥的东西罢了,但是这厮也难得的爷们一次,既然得不到,要痛痛快快的送其离开。

    也许是因为周苍梧的声音,周围一时都笑了出来,已然已经没有多少人所关心这个。

    “我这荒废的心会一直一直一直爱着你。”徐饶喃喃着,他说着‘肉’麻的情话,脸洋溢着幸福无的表情,也许这是他曾经嫉恨的人,如今他已经成为了那个他所嫉恨的存在。

    李若般伸出手指,挡住了他的嘴,似乎已经无需多言,她慢慢依靠在他的身,似乎已经什么都不需要思考,什么都不需要去想,一切都由这个爱她的男人所支撑着。

    在远处,触动巨大的李思平仅仅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嘴里喃喃李若般李若般这三个字,似乎觉得这个名字是那么那么的熟悉,但是一时没有记清从哪里听过。

    在最不起眼最不起眼的位置,一个谁都没有注意到的年男人手夹着烟,另一只手拿着酒,饱含深味的看着楼下这么一幕,嘴里喃喃着:“小子,你接下来可是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