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九章 白天鹅
    一辆有些‘骚’气的捷豹xJ停在了别墅的‘门’前,这算是最后的来宾,但是官浮萍扔在迎着风在等待着,这足以说明这位来宾的重量。

    下车的是鹤静,还有跟奴才一般开‘门’的周苍梧,但是这个奴才只给李若般打开了‘门’,引得鹤静恨不得给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一脚。

    “大静,你可让我好等。”官浮萍迎了去,虽然官浮萍身穿的是蓝‘色’的长裙,‘露’出两个雪白的手肘,但是还是寒风走了去,脸也浮现出一股丝毫没有进行任何装掩的笑容。

    鹤静笑骂道:“要不是周苍梧这小子开的太慢,我早到了。”说着,鹤静握住了山官浮萍的手,即便是那一张格外冰凉的脸,也浮现出一丝格外温暖的表情。

    “周苍梧也过来了。”官浮萍往后看过去,是看起来格外打扮了一番的周苍梧,不过这厮此刻正好似伺候着身边的一个‘女’人,官浮萍顺势看过那个‘女’人,表情一时僵硬住。

    对于自己的气质,官浮萍虽然不是什么自负的人,但是用小到大有着一股绝对的自信,她也把自己这无懈可击的外表开发到了极致的地步,也许给予一个斗升小民这么一个外表,都不会驾驭到官浮萍这个高度,但是官浮萍无疑做到了,但是一直到见到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山官浮萍从这个‘女’人身看不到让她忌讳的东西,但是有一点她必须要承认,她如果跟这个‘女’人站在一起的话,会突显的黯淡无光,这是无致命的东西。

    “她是?”官浮萍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声音的‘激’动,她想不到天下竟然还有着这样的存在,这宛如神明一般的‘女’人的出现,似乎把官浮萍从梦境拉入了现实,抛开了那个巨大的世家来说,自己的外表是官浮萍最大的资本,但是这个资本似乎从见到了这个‘女’人后,她最傲然的东西,已经变的一不值一般。

    鹤静似乎很满意官浮萍的表情,她清楚这个‘女’人也许会给官浮萍很大很大的打击,但是鹤静也有些疑‘惑’,官浮萍竟然会不认识这个参加她生日宴的‘女’人。

    “你不认识她?不可能吧,她可是来参加你生日宴的。”鹤静很是疑‘惑’的说道。

    穿着白‘色’的高跟鞋,李若般终于有些艰难的走到官浮萍眼前,虽然周苍梧这个狗‘腿’子一直想要扶着她,但是李若般还是举动了这个男人的好意,因为她只对于那个么一个家伙的搀扶没有抵抗,很傻很傻,傻到让人心疼。

    虽然李若般见过官浮萍,但还是被眼前这个‘精’致的人儿惊‘艳’几分。

    官浮萍翻遍了她整个脑海,但是是搜寻不到跟眼前这个人相关的东西,虽然很是不礼貌,但是心疼已经崩盘的官浮萍还是问道:“你是?”

    李若般脸微微一红,她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又或者官浮萍能够认出她才算有了鬼,微声说道:“我是徐饶的‘女’朋友。”

    官浮萍如同感受到了惊天霹雳一般,再次回想起那一家星巴克,她总觉得这个世界最诡异最诡异的事情这样发生在了她的眼前,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世界,这已经不是能够用扮猪吃老虎也形容了,这完全是扮老虎吃猪啊,又或者更甚。

    与此同时,周苍梧跟鹤静两人也记住了徐饶这个名字,但是他们想了又想,也没有想到这个名字有所‘交’集的东西,他们可不相信这个‘女’人身旁的男人会是一个无名小卒。

    “我终于想明白,为什么徐饶会叫你神仙姐姐。”官浮萍两眼有那么几分空‘洞’,

    孙临武虽然看得了李若般的惊为天人,虽然被这个‘女’人是那天那个小太妹惊的脑袋旋转一般,但是想想这么一个‘女’人是徐饶的媳‘妇’,有些想要笑出来,看了看手表,孙临武打破这一度尴尬的气氛说道:“官小姐,到了你台了。已经到点了。”

    官浮萍这才彻底的回过神来,但是仍然是一副半失魂落魄的状态,甚至没有跟鹤静打什么招呼,转身离开,走着走着,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尽管是备受打击,官浮萍的脸慢慢出现了几分笑意,也许这无残酷的现实,已经够让人从美梦惊醒了。

    “浮萍这是怎么了?”周苍梧挠了挠头,这个智商高到一种境界的家伙,情商却是让人堪忧的地步,也许人本来没有完美无瑕的。

    “你这家伙,真是不懂‘女’人心啊。”鹤静说着,却很亲切的牵住了李若般的手笑着说:“对了妹妹,让我们见见这个名为徐饶的大罗神仙,到底什么模样。”

    李若般皱了皱眉头,她虽然很不想要给徐饶添什么麻烦,但是眼前这个‘女’人怎么看都不是随随便便能打发的,只好幽声说道:“如果见到他,也许你们会失望了。”

    “正因为你这般说,我才更加的好。”鹤静说着,拉着李若般走向那灯火璀璨的别墅。

    在‘门’口吹冷风久了,也许是内心躁动的东西终于冷却了几分,徐饶已经酝酿好了该好好解释这一切,徐饶大步走向别墅,虽然扑面而来的温热让徐饶很是不习惯,但是他还是尽力找着官浮萍的那一道倩影,现在也唯有那个‘女’人能够把这一切解释清楚。

    突然间灯火熄灭,台亮起了灯光,身穿蓝‘色’长裙无耀眼的官浮萍已经站在了台,黑漆漆的台传出一阵口哨声,来自于官浮萍狂热的粉丝们。

    也许是错觉,徐饶从此刻的官浮萍身看到了一丝失魂落魄的东西,是那么那么僵硬的说着客套话,说着早已计划好的行程,也许是台下的这些牲口们早已经被这一份动人所‘迷’醉,早已经被遮掩住了眼,只是一个劲的在发情着。

    对于他们看来,不管台那个‘女’人有没有灵魂,又或者有着何等黑暗的内在,都无所谓,他们早已经被一种叫做荷尔‘蒙’的东西所深深的支配着,这来自于最原始的‘欲’望,早已经胜于了一切。

    突然有那么一丝,徐饶觉得周围都安静了,也听不到了官浮萍到底在说些什么,只是觉得那个台做戏台下做人的‘女’人有一丝的可悲,也许说她拥有了一切,但是与此时同,丢掉了对于她自己来说最重要最重要的东西,如果非要说那东西到底是什么的话,那么可能是一种叫做灵魂的东西。

    “一首执‘迷’不悔,送给能够来此的人们。”

    山官浮萍说着,尽管她此刻感觉自己的心早已经飘离到一个她怎么都想不到地方。

    这一次我执着面对

    任‘性’的沉醉

    我并不在乎

    这是错还是对

    算是深陷

    我不顾一切

    算是执‘迷’

    我也执‘迷’不悔

    别说我应该放弃

    应该睁开眼

    我用我的心

    用看去感觉

    你并不是我

    又怎能了解

    算是执‘迷’

    让我执‘迷’不悔

    我不是你们所想的那么完美

    我承认有时也会辨不清真伪

    并非我不愿意走出这‘迷’堆

    只是这一次

    这次是自己而不是谁

    要我用谁的心去体会

    真真切切的感受周围

    算痛苦

    算是泪

    也是属于我的伤悲

    我还能用谁的心去体会

    真真切切的感受周围

    算疲倦

    算是累

    只能执‘迷’不悔....

    这如同一般的声音,让周围慢慢平静下来,对此徐饶很是佩服官浮萍,即便是他对官浮萍并没有在场的人们,那么的深陷其,但是他还是一时沉醉在那歌声之,官浮萍的声音其实不算多么的空灵,有些沙哑的烟嗓,似乎很容易让人身临其境。

    唱到结束,官浮萍竟然有一丝红了眼眶,即便是演技也好,套路也好,但是这一副尊容也许做什么错事都值得原谅,但是抛开这一切来说,徐饶总觉得这个‘女’人,也会多多少少的有点故事。

    已经唱完的官浮萍微微鞠了一个躬,台下的掌声已经如同雷鸣,有起哄者已经嚷着再来一首,似乎徐饶能够听出这声音来自于官浮萍的一桌。

    官浮萍也许是找到了感觉,看着台下一个黑漆漆的方向,再次握紧话筒,也许又是一种错觉,徐饶总感觉台的官浮萍在看着他自己。

    一首遗憾送给某个人

    未必会来

    未必会走

    早应该懂得这世界没什么不朽

    时间是条狗拼命啃噬它的‘肉’骨头

    再多挑逗也不会回头

    未必会来未必会走

    命运是量身定做也难免出错

    应该想通谁最后不是两手空空

    也不管你有多舍不得

    但多么遗憾不在你身旁陪伴

    抱歉我找不到说服自己的答案

    而多么遗憾我们的故事未完

    只剩下回忆的血在身体流转

    只剩下回忆的血在身体流转

    徐饶第一次在这种美丽到如同一只白天鹅一般的‘女’人身感受到这一股深情,他终于确定了在这个‘女’人身沉甸甸的故事,虽然不知道这一首歌所送给的人到底是谁。

    唱到最后,这个‘女’人哽咽了,也许说是演技有些浮夸,但是徐饶知道,如果没有那回忆的血,是演不出这些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