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孤逆时代 > 第十八章 烂蛤蟆
    穆黄‘花’坐下,第一眼所看着的是这个今天生日宴的主角山官浮萍,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无论外表还是内心,甚至是背景都无懈可击的‘女’人,这让穆黄‘花’体会到了一丝刺痛感,似乎跟这个‘女’人起来,自己到底生于一个怎样的世界?

    再往官浮萍的身旁看过去,是一个她自认为的一个俗不可耐的烂蛤蟆,这是一张出现在这个场合特别特别诡异的脸,在这个‘女’人的生日宴,出现任何人穆黄‘花’都不惊讶,但是这个家伙似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意外。

    “徐饶?”穆黄‘花’失声叫出这个名字,脸的表情震惊无,一点也不相信她眼前看到的。

    徐龙象微微皱了皱眉头,顺着穆黄‘花’所看着的方向看过去,在他的‘女’神身旁,坐着一个看起来格外碍眼的烂蛤蟆。

    跟着徐龙象有着相同动作的,还有官浮萍本人,穆黄‘花’的表情让她再次审视起来这个‘女’人,她同样认为自己身边这个不堪的家伙,怎么会跟这个看起来很是棘手的‘女’人有什么‘交’集。

    “龙象,这一位大神可是浮萍姐的准男朋友。”那个白白胖胖的男人添油加醋的说着,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年轻人有着一个很是醒目的名字,王啸天。

    徐龙象愣了愣,跟着穆黄‘花’的表情也有几分难以置信,她从徐龙象的口多多少少知道一点这个官浮萍的底细,处于一个连徐丰年都觉得危险的高度,但是这么一个如同神明一般的‘女’人的男朋友,竟然是这么一只野狗,一瞬间让人很是难以接受。

    “浮萍姐,你疯了?”徐龙象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组织他的语言,只能够恶狠狠的盯着徐饶。

    “这么震惊?我觉得他还不错。”官浮萍直接一把搂住了徐饶,虽然徐饶极力挣脱,但等他注意到官浮萍脸那不像是开玩笑的表情后,叹了口气,想着随这个如同蛇蝎一般的‘女’人折腾,他可不像成为出头鸟,起招惹这些大少,徐饶更不愿意招惹这个‘女’人。

    官浮萍的动作彻底引炸了锅,不过也有几人表情很是平静,那个在厕所撞见的李思平算一个,还有一个坐在角落默默无闻一般的男人,这个几乎没有气场跟这一桌金‘玉’其外人物起来,更像是一个普通人,但是这么一个普通人,一直含笑的看着这么一场闹剧。

    气氛愈演愈烈,那个戴着黑框眼镜但是身材还是很是魁梧的年轻人已经打算跟徐饶单挑,那个白白胖胖的王啸天一个劲的添油加火,虽然官浮萍一脸‘波’澜不惊,但是徐饶夹在间可有了苦吃,一直强忍着这莫名其妙一般的气氛,好似这一些都是早早为他准备好了一般,现在他虽然还想澄清,但是估‘摸’着他已经到了跳进黄河洗不清的高度。

    而穆黄‘花’,通过徐饶那难堪的表情,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慢慢脸爬一丝轻笑,徐饶显然注意到有些幸灾乐祸的穆黄‘花’,冲穆黄‘花’竖了一个指,但是穆黄‘花’笑的更欢了,这小小的举动被徐龙象跟官浮萍尽收眼,前者直接加入了打击徐饶的阵营,后者一脸的深味,好似自己专属的玩具变了‘性’质一般。

    官浮萍最后离开这气氛热闹的一桌,说是招待一些新过来的朋友,徐饶直接被丢进了这虎口狼窝。

    官浮萍一离开座位,那几个男人靠向徐饶,一个个摩拳擦掌,但是李思平咳嗽几声,这几个本打算冲徐饶动手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个个收起了脾气,这一切尽收徐饶的眼,这也让徐饶开始揣摩起来这个能够把这些大少控制的如同小温‘鸡’一般的家伙。

    借着这个劲,徐饶悄悄离开座位,穆黄‘花’也在徐饶刚刚离开时以洗手间为由离开。

    “这小子什么来头?”等徐饶走后,阿全气哼哼的说着。

    “不知道,不过这个烂蛤蟆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打浮萍姐的心思,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王啸天大改以前那软软弱弱的模样,好似被触及到了逆鳞一般,一副大有跟徐饶大战三百回合的意思。

    “算我一个。”徐龙象说着,一点也不怕事大,因为他多多少少能够从徐饶身看到几分的猫腻,又或者他是对徐饶最恨之入骨的存在,先不说徐饶怎么征服了他的‘女’神,他跟穆黄‘花’接触这么久,什么招数都使出来了,但是是没有看到穆黄‘花’的一丝笑容,但是这个烂蛤蟆似乎是轻轻松松的做到了。

    “还有我。”那个萝莉少‘女’跟着起哄道。

    “别闹了,浮萍只不过跟我们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罢了,你们怎么有这么巨大的反应?真的瞧不起这个家伙?”李思平清了清嗓子说道。

    “一个烂蛤蟆有什么值得瞧得起的?他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阿全嘟囔着。

    李思平皱了皱眉头,也许此刻他终于多多少少体会到了官浮萍的用意,又或者官浮萍的心情,这究竟是一个怎样‘抽’象的圈子。

    “刘恩全,你似乎是说反了,是他不在我们的世界之,还是我们不在他的世界之?”那个一直处于角落,很是平凡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开口,这似乎是这个男人今晚所说的第一句话。

    对于这个男人突然的开口,刘恩全有几分震惊,因为他已经记不清这个怪胎一次开口说话是什么时候了。但是片刻后反击的说道:“周子兵,你脑袋被‘门’挤了吧?这个家伙要是有来头,我头给割下来给你当皮球踢着玩。”

    “好了,别吵了,阿全,你觉得浮萍会平白无故的请一个完全没有背景的人来这里?会平白无故的说这么一个普通人是她的男朋友?凡事都要有一个逻辑,所谓事出无常必有妖,你看着便是,如果浮萍不给你一个说法,我也会给你一个说法,在场不光光只有你一个人有怨气,ok?”李思平的声音已经多了几分怒火,表情也变的很是严肃。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见李思平‘露’出这个神情,畏惧了,虽然很是不甘心,但还是老老实实闭了嘴,低头喝着闷酒。

    在别墅‘门’外,官浮萍脸是那招牌似得的笑容,招待着这些贵公子们,估‘摸’着今晚又有不少大少拜倒在了这个‘女’人的石榴裙下。

    对于官浮萍这超乎寻常的演技,孙临武早已经见怪不怪,只是如同标靶一般站在官浮萍的身后,做着自己身为影子的工作。

    等官浮萍招待完这最后一‘波’客人后,孙临武终于开口说道:“官小姐,为什么要说徐饶是你男朋友?”

    官浮萍没有开口,而是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脑似乎在回想着什么,最后喃喃的说道:“本来这仅仅是第一个小小的玩笑,但是等我看到阿全,啸天,怀怀,甚至是思平的表情后,我突然觉得这已经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玩笑了,为什么会存在这种目光,也许是我高处不胜寒算了,好不容易接触到徐饶这么一个怪胎,但是等他被戳着脊梁时,本来我对这一幕很有兴趣,但是不知道为何,现在这种感觉很不好,很不好。”

    孙临武看着似乎是感慨的官浮萍,有些欣慰官浮萍终于说出这么一番话,也许这个生在世界顶端的‘女’人,也终于开始伸手‘摸’向这时代的天空。

    另外一边,徐饶表情糟透了一般离开人群,站在别墅后‘花’园的‘门’口,吹着冷风,但是徐饶宁愿吹一晚冷风,也一点都不愿意回去。

    “怎么不进去跟你的‘女’朋友亲热亲热?你的‘女’朋友可是一个大美人,真是个好命的家伙。”一个不算和谐的音符打‘乱’了徐饶的思绪,徐饶知道发出这个声音的是个怎样的家伙,也明白自己背后有着一个多么水灵的‘女’人,但是这些,都无法让他悲惨的心情缓和一分。

    “穆黄‘花’,现在我已经有一种抱着一把加特林进去扫‘射’一番冲动了,你要是再落井下石,太不朋友了。”徐饶强忍着心泛滥的东西说着。

    穆黄‘花’笑了,对于徐饶的实诚,她从来没有反感过,在徐饶身旁坐下说道:“作为朋友,我打心眼里为你高兴,但是如果你真这样做的话,我在澳‘门’认识的朋友还真能搞到这东西,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徐饶恨的牙痒痒,但是是憋屈的说不出话来,心想着该怎么回去面对那么一桌子大少爷们,还有等会李若般来了,他该如何面对李若般,其实后者还好,毕竟李若般也不会相信这个,但是前者那几个让他不舒服的大少爷是另外一码事了,他总不能对这些背景雄厚的家伙们动手吧。

    “见到你这么难受,我放心了,我在进去等你,可不要在这种光待着,感冒了可不好了。”穆黄‘花’微笑着,虽然此刻徐饶很想要把这微笑给彻底撕烂,但是穆黄‘花’并没有给他机会,蹦蹦跳跳一般走进别墅。